原創地帶

趁著年輕,遇見斯里蘭卡

    2013年暑假,我在家里刷“人人”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Aiesec的海報,那句“趁著年輕,不如去闖”的話很觸動我。出去做海外志愿者,我給自己想了很多理由:我想給自己一個挑戰,做一些從來不曾設想的東西;我想去看看這個世界不一樣的地方;我想在自己年輕的時候,做一些不計得失,不計回報的事……萬幸的是,我不僅想了,也那么做了。

  開學后,我報名了Aiesec,經過兩輪面試獲得了海外志愿項目的機會。在挑選項目時,我幾乎是一眼就選中了這個國家———斯里蘭卡,無論從風景人文還是宗教文化上都值得我把它當作第一次拜訪的國度。

  我在蘭卡的項目屬于特殊學校的教育類項目,日常工作在唐氏綜合癥患者學校和殘疾人療養院展開。由于我的專業是電視編導,Aiesecer將項目短片的任務分給了我。從我住的地方到學校要搭乘約一個半小時顛簸的巴士。蘭卡的生活節奏很慢,但巴士和突突車可以用瘋狂來形容。沒有門的巴士上,嘈雜的鄉村音樂伴隨著我們一路從極度繁華的科倫坡一區到垃圾遍地,臭水橫流的貧民窟。

  我們服務的學校在科倫坡郊區,校長是當地德高望重的女舞蹈家,70多歲高齡卻仍為校舍的修建、善款的募資而奔走。“校舍”其實只是水泥平臺上搭起的篷布,“孩子們”也有不少成年人。每天見面,他們都會放下手中的事情立馬奔向你面前,用左手托著右手恭恭敬敬地和你握手。愛笑的小姑娘每次畫了漂亮的畫總要拿給你看,用大眼睛期待你的表揚;憨厚的大男孩在做手工地毯時規劃和布局的巧妙總能讓你驚嘆;因車禍喪失記憶的大叔每天在離開時緊緊和你握手確定你明天一定會再來……他們就像上帝因為疼愛而多咬了一口的蘋果,雖然有缺陷,但也有自己的天賦。在拍攝時,留在我鏡頭里最多的也是他們的眼睛,干凈,不沾染一絲塵埃。

  1月27日,為籌集善款舉辦的演唱會在科倫坡大學舉行,500名觀眾到場參觀。從舞臺的布置,油燈的準備,到每一個節目,都是我們項目的海外實習生完成的。蘭卡的舞蹈總是充滿了故事,農耕、求愛、上學,他們就像活在離自然最近的地方,活得自由而熱烈。盡管他們是唐氏綜合癥患者,生命的節拍依然坎坎踏響。當天,我也穿上了蘭卡的傳統服裝———沙麗。幾個mama(學生家長)圍著我為我細心的穿沙麗,目光柔和,就像悉心對待自己將要出嫁的女兒。這一天,我也把自己當作蘭卡的女兒。

  回顧在蘭卡工作的兩周,滿滿的都是感恩。在和學校里的老師、學生、mama們告別的時候,淚窩子淺的我一接到禮物就哭了。老師們說,中國的女孩子們總是非常友好善良。那一刻我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很偉大,不是因為我們做了多偉大的事情,而是在這一刻,來自不同地方的年輕人,都懷著一顆想要為這個世界的偉大貢獻所有的心。一個月的海外生活讓我意識到,語言差異、文化差異、生活環境艱苦、缺乏網絡資源等障礙讓我們這些自視甚高的大學生多么不堪一擊。但好在我們足夠勇敢堅強,其實志愿者并不在這個資源分配不均的社會中的幸運者帶著優越感去幫助別人,而是我們帶著責任感去參與另一種生活。學會聆聽、學會思考、學會將觀點和立場傳達給不同背景的人,也學會尊重每一種文化和信仰。

  在蘭卡的這一個月,我會用一生去回憶。只有在這個國家,你能看到一望無際的湛藍天空和印度洋,中部茶園和Ella峽谷的清透碧綠,燈火搖曳的古剎,奇幻叢生的野生公園;只有在這里,流浪狗隨意地躺在路邊,蜥蜴慢悠悠地穿過馬路,猴子隨意拿獻給佛祖的祭品,當地人或羞赧或熱情地注視著你。28天里,我們為殘疾人和唐氏綜合癥患者辦了一場四個小時的音樂會,我結識了來自智利、黎巴嫩、越南、印度的小伙伴,我嘗試和在公交車站“撿到”的墨西哥小哥一起攀巖去看瀑布,我走到了霍頓平原的世界盡頭……當我第一次用驢友的手勢搭上了皮卡的后座,車行駛在ellagap的山間,你不會覺得腳下是萬丈深淵,只會驚嘆這個世界的博大。這些人和故事,都值得我用一生去回憶。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