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地帶

悲喜相映的清明文化

    “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春風送暖,清明將至,值此之際,我校子衿漢服社于4月2日下午,在48教小亭旁舉辦了寒食文化活動。紅棗杏仁粥,杏仁燕麥粥、青團等冷食和翻紅繩、猜字謎等傳統游戲,讓人在融融春風中觸摸傳統節日的脈搏。下面就跟著小編一起來了解更多的清明文化吧。

“百年節歲同寒食,萬里封疆立介休”

  最早之時,寒食節和清明節是兩個節日,寒食在清明之前一兩天。然而唐宋以來,寒食節漸漸式微,清明節的地位不斷上升,再加之寒食節和清明節時間上非常接近,于是寒食節和清明節就融合成了我們今天所說的清明節,寒食文化也隨之成為清明文化的一部分。

  寒食禁火的習俗相傳源于紀念春秋晉國介之推。當年介之推與晉文公重耳流亡列國,割股肉供文公充饑。文公復國后,之推不求利祿,與母歸隱綿山。文公焚山以求之,之推堅不出山,抱樹而死。于是文公下令于之推焚死之日禁火寒食,以寄哀思。

  寒食的典故曾引發無數騷人墨客的感嘆。唐代詩人盧象曾做《寒食》一詩寫到“可嘆文公霸,平生負此臣”為介之推鳴不平,明人謝榛曾在《綿山懷古》中表達“歲歲逢寒食,其為惆悵人”的悲戚惋惜之情,宋代黃庭堅則在《清明》一詩中贊到“士甘焚死不封侯”以此表達對介之推糞土功名之高格的欽佩……斯人已逝,英魂長存!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古時無論是民間還是皇家都把清明祭祀看得非常重要。在民間,清明這天一族人一同到先祖墳地致祭、填土、掛紙錢,表達對先人的哀思。皇家祭祀自然更加隆重。唐貞觀時規定皇祖以上至太祖陵寒食設祭,宋代更是“禁中前半月發宮人車馬朝陵”。明代“上陵之祀,歲凡三舉,清明也,中元也,冬至也。事天下無事,天子于清明日亦時或一行”。除了民間和皇家祭祀外,還有一種半民半官性質的祭祀:祭祀孔林。歷代規定孔林祭祀一年兩祀,即春用寒食節,冬用十月朔日,祭奠儀式由孔子后裔衍圣公主祭。

  焚香祭祀、追懷先人使得清明時節的中華大地上總會彌漫著一些憂傷。對逝去親友的緬懷、追思和感恩縈繞心頭,那份哀傷伴著細如愁的無邊絲雨點點滴滴侵入心頭……發軔于悠遠歷史深處的清明文化,飽含著國人對生死的深沉思考,成為我們精神生活中彌足珍貴的組成部分。有人在清明墓前發出“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的慨嘆,有人表達“清明愁思撩人心,紅塵觸景憶故人”的哀思,更有癡情路人,在清明時節的蒙蒙細雨中傷心欲斷魂,當然還有詩人產生“千載賢愚誰知是,滿眼蓬蒿共一丘”的哲學思考……

“江上冰消岸草青,三三五五踏青行”

  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羅楊曾表示,從傳統文化的角度去審視清明,會發現清明這個節日里既有祭掃墳墓、追思緬懷的悲痛哀思的淚水,又有踏青游玩熱鬧喜慶的歡聲笑語,這是一個富有豐富內涵的文化節日。古人在清明時寫下表寄哀思的詞很多,但是描寫清明出行嬉戲游玩歡樂熱鬧的場景的詩詞也不在少數。如柳永就曾描寫過這樣熱鬧的清明場景:“風暖繁弦脆管,萬家競奏新聲”,“斗草踏青,人艷冶、遞逢迎”。《清明上河圖》更是以圖畫的形式生動形象的展現了當時清明節桐花爛漫、車馬如流、新聲競奏,傾城歡樂的繁華景象。

  清明踏青在唐代就已經相當廣泛普及,北宋時期的清明踏青更是我國歷史上踏青活動的極盛時期。明清以來,對于清明踏青國人依舊樂此不疲。除了踏青,清明時節的歡樂還來自多種形式的民間游戲:蹴鞠、秋千、拔河、斗雞卵、放風箏等大大豐富了清明時節人們游玩嬉戲的內容。

  可見,清明節中華文化中一個絕對獨特的節日:既莊重肅穆又歡樂祥和。清明的含淚祭祖與縱情歡樂構成了清明節的兩個不同側面,一方面是奠酒灑掃的沉重;一方面又是歡歌游戲的輕狂。這種悲喜交集看似難以兼容的場景,千百年來卻一直共同并存,這也許正是清明文化的迷人之處。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