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地帶

櫻花時節

   “櫻花啊,櫻花啊,暮春三月天空里,萬里無云多明凈,如同彩霞如白云,芬芳撲鼻多美麗,快來呀,快來呀,同去看櫻花……”日本民歌《櫻花》,清遠中略帶幽冷,空靈中透露出的一股濃濃的物傷情結。

  暮春三月,身邊同學大都商量著出行計劃。舍友問我:“玉淵潭公園的櫻花節就在這個月的21號,好多櫻花呢,聽說很漂亮,咱們有時間去看看怎么樣”。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在北京也有美麗的櫻花。這讓我想到前不久日本櫻美林孔子學院的學生到我們學校作京劇匯演時的一件事,櫻美林的學生彩排完之后,需要我們文學院的學生進行陪同和一對一的交流,我和一個日本女孩真井美菜子聊到了櫻花。當我用簡單蹩腳的日語說出了:sakula(櫻花)時,她開心地笑了,說日本這個時候到處都是櫻花,很美很美。她問我:“中國有地方可以看到那么多的櫻花嗎?”我遺憾地搖搖頭說:“應該沒有,有的話也不多吧”。

  其實櫻花也不見得是非常珍貴難得的花種,但像日本這樣在各地都精心栽培,或漫山漫野成燎原之勢、或高大茂盛夾著河道落英繽紛,甚至還誕生了“櫻百選”這樣的賞櫻名勝錄,獨此一家。有了情趣和氣勢,自然就成了景觀;有了那份誠意,自然就成了唯一;有了全民捧場的氣氛,自然就成了特有文化。日本人賞櫻,不僅是看花看景,更是一種民族文化和審美情趣的極致體驗。最近無意之間看到一些關于櫻花的歷史和故事,據史料《櫻大鑒》里記載,日本櫻花最早其實是從中國的喜馬拉雅山脈傳過去的。“櫻花爛漫幾多時?柳綠桃紅兩未知”“小園新種紅櫻樹,閑繞花枝便當游。”古人對櫻花也有記載。只是在櫻花傳往日本后,在精心培育下,在日本不斷增加品種,成為一個豐富的櫻家族。成為日本國花后,它更受關愛,也更受培養,出現觀賞性更強的高等品種。

  因為種種原因,和舍友們的玉淵潭賞櫻之行,一直拖到了清明節。幸得櫻花節一直持續到四月份,尚且可以看到一些晚櫻。北京的清明時節并沒有紛紛細雨,陽光用看似柔軟的光刀刮擦著我們的皮膚。我們到了公園門口,才發現節日真的不是出游的好時機,售票處排起了5條20米的長隊,游客摩肩接踵,道路兩旁賣冰水冰棍的擠成一排,紙屑和各種垃圾夾雜著漫天飄飛的柳絮……隱約中料想道此行可能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盡心。

  同伴興致卻很好,大踏步著拉著我買完票直奔公園,我卻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直到看到前方人頭攢動。一片粉紅和淡白隱隱約約引入我的眼簾,這層色彩的薄紗激起了我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這位東瀛來的紅衣美人啊,你是否還多情地綻放著笑靨?

  這片櫻花林雖不是大得一望無際,卻美得沁人心脾,櫻花花瓣在空中飛舞,如潮的賞花者涌到櫻花樹下,粉色的櫻雨悠悠然飄落,一份絢爛歸于平淡的感動也會翩然而至,靜靜融化在心底,之前的不快隨著櫻花一消而散。在日本有一句名諺語叫做“櫻花七日”,指的是櫻花花期很短,從含苞待放到凋謝只有七天時間。櫻花,一段短暫的甜蜜。

  一個短發小女孩帶著櫻花花環,頭上別了一個粉色的蝴蝶結,蹦蹦跳跳地站在櫻花樹下讓父母照相,像個小天使,路過的游客都不禁感嘆:小姑娘真可愛!看到這一家人和睦而幸福的笑容,不知怎的,我突然有一種公園里的人還不夠多笑聲還不夠大的感覺。我們也進到櫻花林中嬉戲,舍友提議:我們找人幫我們合個影吧!還沒等我們開口,旁邊一位阿姨便笑呵呵地走來,自告奮勇地給我們照相。原來,我們的快樂也被她看在眼里!突然間,我豁然開朗,原來賞櫻并不是一個人或幾個人的事。人與人在互相凝望中交流,在欣賞別人的快樂時也傳達著快樂。

  最后,我想以一首仿卞之琳《斷章》的打油詩結尾:你站在樹下賞櫻,賞櫻的人在旁邊看你,櫻花裝飾了你的窗子,你也點綴了別人的世界。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