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博覽

網絡文學呼喚新評價體系


用傳統文學的標準評價網絡文學,總會顯得矛盾重重。

對于傳統文學,幾十萬字已經是鴻篇巨制,可是對于網絡文學,100萬字才剛剛起步。傳統文學更講究語言精美,言辭細密,網絡文學只要故事情節夠精彩,文字本身魅力似乎還在其次。寫作方式上,傳統作家與網絡作家更是不同,傳統作家需要那一瞬間的靈感,網絡作家則更需要讀者每天的付費認可。

幾乎種種用來評價傳統文學是否優秀的標準,用在網絡文學上都顯得那么“不合時宜”。

傳統文學派試圖對此作出改變。在日前一場由作協主導的起點中文網網絡文學作品研討會上,中國作協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陳崎嶸提出,網絡文學需要重新建立評價體系。他的觀點也得到了在座十余位傳統作家以及網絡作家的認同。


網絡文學是“先鋒實驗”領域

傳統文學的評價體系沿襲了幾百年,已經非常完整、完美。但對于網絡文學來說,它卻并不那么適合。

傳統文學講究的篇幅、布局、結構、語言,在網絡文學上都不存在。網絡文學成功的最高標準,是讀者的點擊量以及付費率。“如果我們用傳統文學的特征去要求你們這些網絡‘大神’,你們的創作會全部崩潰。”北師大教授博士生導師張檸認為,這就是為什么要重新建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的原因。

“從業十年,我越來越覺得一些傳統的文學審美和評判標準,對于網絡文學來說既是不公正的,也是不恰當的。”起點中文網常務副總編輯廖俊華談到,用傳統的眼光評價網絡文學,就好像用評判傳統汽車的標準來看F1賽車,“那是不可思議的。”他認為,網絡文學觸及到的是傳統文學觸及不到的地方,它是比較先鋒、比較實驗性的領域,要用更前端、更寬容的角度來進行評判,“這也是我們從業者的一個愿望。”他很誠懇地說道。

知名網絡作家徐公子勝治認為,符合傳統特征的小說可能并不適合在網絡上傳播。“我見過網絡上寫小說思想性、藝術性、結構非常好的,他并不亞于一個優秀的傳統作家,但是大家不可能在這兒(網絡作品研討會上)看到他。為什么?因為從網絡閱讀機制的選擇上,他幾乎沒有機會在網絡上出頭,所以他沒有成為一個網絡小說家或者知名網絡小說家。”徐公子勝治認為,網絡作品有很殘酷的選擇機制,傳統文學可能反而并不適應。


網絡文學有自身評價機制

經過十多年的發展,網絡文學自身已經積累了很多創作和評論體系。但是,“這些體系都在網絡文學的內部,沒有得以提煉,需要把這些體系提升到科學化水平的理論中,從而推動網絡文學創作以及整個漢語寫作在中國話語構建中的作用。”中國青年出版社副編審莊庸認為,網絡文學的評價有必要出現一套新的理論。

“這樣一種有著眾多受眾群體,并且閱讀感受上并不差,語言、細節、情節的設置都有一定高度的文學形式,它一定有我們尚未發現的規律。這種規律是要靠年青一代的理論家、批評家去閱讀去總結,建構起來。”張檸說。

徐公子勝治也認為,網絡文學有其自身的選擇機制,“不論是怎樣的網絡作者,故事性一定是第一位的。”他談道,“現在市場閱讀選擇機制太厲害了,它可以裹挾到你的創作。尤其在互動的過程中,文章的細節不可能不受讀者的影響,你可能會隨著讀者的意見修改一些人物的設置,因為你不可能與讀者對抗。”

張檸也談到,網絡文學研究最重要的是建構起一個新的評價體系,讓傳統的文學評價體系在你面前并沒有高高在上、居高臨下的感受,他覺得你的理論相當有說服力。

“網絡文學的出現有可能給瀕臨死亡的傳統長篇小說注入活力,是否能創造一種新的學術規范和評價體系,這是我最關心的問題。”張檸這樣認為。


成功網絡文學必備幾要素

在研討會上,10位傳統作家對5部網絡文學作品進行點評。盡管作品題材各異,風格不一,但它們最大的特點是,都在連載期獲得了巨大成功。比如《很純很曖昧》,就曾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在移動閱讀基地占據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作品得到認可的同時,這些網絡作家也都成為“大神”,名利雙收。

在全國網絡文學重點聯席會議網絡研究專家馬季看來,這些成功的網絡文學作品有其共同的特征,這些特征或許可以作為評價網絡文學是否優秀的標準。

這幾部作品中,不管是男性網絡作家還是女性網絡作家,都有幾個共同特征。首先,這些作品基本是“有根”的,不是人們誤解的空穴來風,“這5部作品都與我們的傳統文化有著深刻的關系。同時這些作家都有講故事的能力,并且講故事的能力特別強,能每天持續更新幾千字。”馬季認為,網絡作家能在寫作中保持高度的興奮狀態,很大一個原因是由于讀者的互動性。“如果沒有和讀者的互動,他是不可能保持這種跨度的,比如一年、兩年,這樣每天更新的狀態讓他保持高度的興奮,可以說讀者對一個作家的成長,一部作品的寫作,發揮的作用是相當大的。”

其次,網絡小說并不太強調社會性,注重描述的是人際關系,對人際關系的切入點很深入。同時,網絡小說有很強烈的畫面感和動作感。“人物出現都是有畫面感、動作感的,這種感覺非常強烈。盡管畫面感和動作感有時候是虛擬化的,有一點類似童話式描述,甚至類似于動漫式描述,但是它是有動作的。這一點也是可以吸引讀者的重要因素。”

最后,馬季還認為,網絡作品的語言非常生動,這一點也是能夠成為網絡文學有影響力作品的標志性特征,“語言生動活潑,甚至在有些地方是很犀利的。它的遣詞造句打破了常規,所以得到了網民的認可。”

(編輯:黃先昊)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