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風采

你看見了美麗的世界,美麗的世界才能看見你——專訪中華小姐環球大賽冠軍王瑾瑤

    即使重返學校已有一段時間了,王瑾瑤在經過播音學院新大樓時還是停下腳步,拿出手機,一臉笑意:“拍一下我們學院的大樓,出去比賽的時候它還沒修好呢。”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個比賽已經改變了王瑾瑤的人生軌跡。

  2013年10月26日晚,鳳凰衛視“2013年中華小姐環球大賽”決戰之夜,我校10播本的王瑾瑤一舉奪冠,同時獲得最佳上鏡獎。一夜之間,她成為了鎂光燈下的焦點。

一個特別有品位的比賽

    王瑾瑤的小課組老師柴蘆徑老師一直在給“中華小姐大賽”做語言培訓,當時她也是力薦王瑾瑤參加這項賽事的人之一:“這是個知根知底的比賽,有機會被鳳凰衛視錄用的承諾對播音主持專業的學生來說也是有吸引力的。”

  事實上,早在王瑾瑤之前,我校08級播音專業的艾楚怡就曾斬獲2011年中華小姐冠軍。而王瑾瑤自己參加比賽的初衷則很簡單———通過比賽證實自己,有助于對今后人生的規劃。

  長久以來,一些觀眾對“選美”一詞抱有成見,選美小姐也大都被看作“花瓶”,但王瑾瑤卻很自然地將“中華小姐”歸類為了“選美比賽”,這反倒讓記者感到驚訝。她說,自己也曾是帶著有色眼鏡看待選美大賽的眾多人之一,不理解女孩子為什么要穿比基尼給其他人看,覺得這是一種消費女性的行為。

  最終打消王瑾瑤顧慮的,是三個多月參賽過程的親身體驗。有一次,有人提出在總決賽中加入泳裝環節以博收視的建議,被組委會中的一位女領導果斷拒絕,理由是“舞臺并非海邊,在一個封閉的空間里穿泳裝令人無法接受”。這個小細節一直在王瑾瑤的腦海里,“特別欣慰,覺得我來了一個特別有品位的比賽。”

  與舞臺上的淡定自若、優雅大方不同,王瑾瑤卻說自己其實并不適合參加選美:“我們比賽時都有專門定制的晚裝,別的女孩子都能扭得出那種曲線美,我走的時候就直愣愣的。”除了這些,跳舞也曾經是她最大的困擾,一段要求穿著高跟鞋跳的12分鐘的舞蹈,她每次從熱身開始就和別人節奏不一樣,“但好在時間很長,比賽前幾天每天都要排練12小時,最后我還是跟上去了。”

  中華小姐的整個比賽歷時3個月,完全實行軍事化管理:嚴格控制手機使用,即使身處北京也不能與家人見面,這對從小就生活在北京的王瑾瑤來說也是個不小的挑戰。“我從來沒有參加過這么長時間的比賽,整天都在外面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所以特別想家,想念學校。”但王瑾瑤如今回憶起那段經歷,仍覺得相當寶貴,“當時挺痛苦,可后來想想還是很愉快的,以后有機會還是會去推薦咱們學校的師妹去參加。”

努力地調整好自己,就是王道

    王瑾瑤在北京的一個傳統家庭長大,從小跟隨姥姥姥爺生活,一直以來受到的教育是不要驕傲,得到的稱贊也只是“還可以吧”之類,這讓后來的王瑾瑤一度不太自信。在柴蘆徑老師眼中,王瑾瑤“表情嚴肅,說話的感覺“收著”,不是愛爭先恐后表達的孩子。但是愛提問,問得實在,而且總是能讓我感到專業交流的會心。”事實上,在記者對王瑾瑤老師同學的采訪中,收獲最多的對她的形容就是“低調”。

  從生活中的“不愛表現”、“低調”,到舞臺上的大方自信、神采飛揚,王瑾瑤自己也經歷過一番變化:“參加比賽之前自己是一個挺有棱角的人,沒有那么包容,所以一開始到了比賽的大環境下還是挺痛苦的。”最初和王瑾瑤一同參加夏令營的是37個來自世界各地的女孩,在王瑾瑤看來“每個人都帶著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故事就會產生不同的性格。”她第一次不得不去面對這么多的女孩子,要去和她們溝通好,打好交道,這對她來說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她學會了去欣賞不同的人,不同的個性,也打磨了自己的棱角和心性。

  比賽帶給王瑾瑤最顯而易見的變化是“采訪變多了”,同時“身上的責任也變多了”。在比賽的三個月期間,每天都有記者對選手進行采訪,在王瑾瑤這個專業記者看來,一些問題的確無聊,比如‘你會用什么詞形容今天的海?’,但是她還是要用心去回答,要自己去創造關注點。

  現在,每次發微博之前考慮一下“這樣發好不好”幾乎已成為王瑾瑤的一種習慣:“在華姐結束之后,我還沒有發什么特別私人化的微博就已經有很多人給我留言了,就會覺得心累,但也不想因為這個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就會多考慮一下。”網絡上,王瑾瑤也能看到一些不友善的話語,她說:“自己有時候自己也會想,為什么要去參見這個比賽,參加這個比賽能提升到哪里。”

  困擾難以避免,面對誤解和非議,王瑾瑤自有自己的疏解之道:“當你走入到一個小社會中,不可能什么事都如你愿,在這個時間段,你去努力地調整好自己,就是王道。我覺得我能拿冠軍,那就證明沒有那些貓膩的存在。”

美麗是一種內心的感受

    “瑾瑤體會毒辣端莊”是王瑾瑤曾近的微博ID,這個被她自己調侃為“挺非主流”的名字來源于作家方希的散文集《毒辣端莊》,書中語言優雅從容但又極盡刻薄毒辣之能事,很對王瑾瑤的胃口。

  最近,為了更好地宣傳“大病醫保”這項公益政策,呼吁大家給湖南古丈縣的女孩婉珠捐款,她將自己的微博ID改為了“王瑾瑤_Grace”。無論是“毒辣端莊”,還是代表優雅的“Grace”,她的追求都永遠直指內心,就像總決賽時她的自我介紹:“美麗是一種內心的感受,你看見了美麗的世界,美麗的世界才能看見你”。

  王瑾瑤說:“美麗僅就外表談真的很膚淺,內在可能是更重要的事情。可能你外表不是大眾審美里面所謂的漂亮,大眼尖臉,但由于你內在的氣質很獨特,就能散發著不一樣的美麗吧。”她欣賞湯唯那樣“內心強大的女子”,因為湯唯做到了一件她一直在嘗試的事情,那就是“堅持做自己”。

  在中華小姐大賽中,王瑾瑤其實已經做到了這一點,在她看來,贏得評委和觀眾喜愛的方法也有很多,但那多是依靠選手的舞臺經驗,而并非故意討好:“我在舞臺上的底線就是不媚眾、不諂媚,如果是私底下一個樣子,臺上又是一個樣子,那就是媚眾。”

  在各路媒體對王瑾瑤的報道中,另一個跳不開的標簽就是“女漢子”。“我大概是那個時候被叫女漢子的,”她回憶道,“我們從大巴上下來的時候,并沒有專門的工作人員幫我們去提箱子行李,都是平常跟我們朝夕相處的導演來幫我們提。大部分女孩子就在一邊看著,但我覺得大家都很辛苦干嘛讓別人提呢,于是我就過去幫大家提。后來帶隊老師就跟我說,‘表現不錯,王瑾瑤你是女漢子吧?’這個說法就是這樣叫下來。”面對這樣的調侃,王瑾瑤欣然接受。“我覺得學新聞的女孩子嘛,不能嬌氣,要能吃苦,有責任有擔當,這是一個新聞工作者應該做的。”

我是一個非常愛中傳的人

    看過中華小姐總決賽的觀眾應該都會對評委問答環節中王瑾瑤的表現印象深刻,當時,主持人尉遲琳嘉形容臺下的三位男評委———導演張堅庭、作家李純恩、和文化學者張信剛———分別像蛇、猴子和小強,并要求王瑾瑤解釋,正當全場大呼難度太高時,王瑾瑤卻不急不慢地回應道:“蛇意味著身材好,猴子說明聰明,小強則代表打不倒的精神。”頓時收獲了臺上臺下一片掌聲。

  王瑾瑤的班主任劉卓是這樣評價自己弟子在比賽中的表現的:“她展現出了真實的性格和穩重的心態,將‘美’的定義不僅僅停留在端莊的外表,更讓人感受到了她豐富的內涵和堅韌的個性,這與她平時在校期間的努力和積累是分不開的。”王瑾瑤也選擇將這些成績歸功于自己的專業訓練:“其實選美和播音主持有很多方面是類似的,學播音主持讓我知道了在舞臺上有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怎么說更好,在舞臺上會更自信吧。”

  王瑾瑤說自己是一個非常愛中傳的人,大學三年,她在廣播臺“校園直通車”的主播臺、“中傳夢工廠”的舞臺上留下過自己的身影,也曾在“廣院之春”中感受過中傳獨有的噓聲:“我在臺上主持時也被噓過,我覺得觀眾噓我是喜歡我的感覺,要是對我冷漠那就太可怕了。有了這樣一個心態后,我再來中華小姐這樣的舞臺就都不怕了。”

  更多的同學是通過一條投票微博了解中華小姐和王瑾瑤的,最先發出微博呼吁同學們投票的是與王瑾瑤同班的彭石夢。“雖然參賽的人不是我,但我們都屬于同一個集體,將心比心,但凡能為她盡一份力,我還是會義不容辭的。”彭石夢說他尤其感謝轉發微博響應他的同學,“一方面,我們學校的同學對微博這樣的媒介比一般大學生使用效率要高,另外一方面是中傳人真的很團結,基于這兩點才使得這條消息能夠得到廣泛傳播。”

  每一次轉發微博和每一張投票都讓王瑾瑤十分感動:“那個時候我才真的懂得為什么明星在頒獎晚會上都會說,感謝粉絲們的支持。”

  采訪的最后,記者也不能免俗地與王瑾瑤合了一張影,令我們感動的是,身高173、穿著高跟鞋的她,為與矮了她近十厘米的記者保持一致,還體貼地彎下了腰,照片上的她,笑容自信而堅定。

  我們衷心祝福王瑾瑤能夠一直堅持做自己,收獲夢想。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