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視點

高校應該偏愛“偏才怪才”嗎?

CFP

 

  編者按

 


    進入12月,高校又迎來自主招生季節。作為我國招生制度改革的重要環節,自主招生其實是給每一所高校以機會,去根據自己的辦學實際招收符合自己培養目標的學生,最終是讓學生能夠得到價值最大化的發展。自主招生在一片小天地里給予高校的自主意志,往往能讓人們看到一所高校的選才標準,這樣的標準在考生、考生家長,甚至基礎教育階段學校那里都會引起“發酵”。本文作者曾任北大招辦主任,是“北大不鼓勵招收偏才怪才”觀點的始作俑者,在此他詳細敘述自己這一觀點的立腳之處,有助于我們對高校自主招生有更全面的了解。


 


為何不鼓勵招收“偏才怪才”


 


    近年來,社會輿論要求大學——特別是“985高校”——應當向偏才怪才敞開大門的呼聲越來越高。“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才”,主要指的是偏才和怪才。經常被人津津樂道的例子的是,上個世紀初葉,羅家倫數學得0分,被北京大學錄取;吳晗數學得0分,季羨林數學得4分,錢鐘書數學得15分,被清華大學錄取;臧克家數學得0分,被山東大學錄取,等等。現在大學通過統一高考錄取的都是全才,難見偏才怪才,所以中國總是涌現不出杰出創新人才。這個觀點由于錢學森先生臨終前的拷問而更加流行。


    關于偏才怪才,我一直心存疑慮。2011年,北京大學招生辦公室曾明確表示了“北大不鼓勵招收偏才怪才”的立場,在社會上引起巨大爭議。贊成者有之,反對者更多。對此,北大招辦也闡述了“為什么北大不鼓勵招收偏才怪才”的四點理由: 


    首先,中學教育是一個人成長的關鍵時期。它不是大學教育的預科班,不是為了上大學而開設的培訓班。教育的核心是實現人的全面發展。既然如此,偏才、怪才就不是中學教育的目標,而只能是一個不可預知的結果,有則喜,無亦可。 


    其次,偏才、怪才的標準很難給予準確界定。到底哪些領域算是偏、算是怪?什么程度算是偏、算是怪?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即使是不同領域的專家,也很難給出明確的標準。 


    第三,大學的選拔標準帶有“指揮棒”性質。如果大學把偏才、怪才作為選拔錄取的標準,那就一定會出現一大批根據這個標準制造出來的偏才、怪才,出現一大批制造偏才、怪才的培訓機構。你需要什么條件就給你出具什么條件。但實際上,這樣的偏才、怪才絕不是大學希望的拔尖創新人才。歷史上已經多次出現過類似的教訓,它對基礎教育的不利影響是十分嚴重的。


    第四,隨著時代的發展,不能再用一個世紀以前的偏才、怪才標準去培養今天的學生。事實上,如果沒有良好的學習能力和研究潛力,偏才、怪才即使能夠進入大學,也很難完成正常的學習,更談不上畢業后實現創新。相反,如果真正破除“唯分數論”的羈絆,學生們可以憑著自己的興趣去主動學習,未來的偏才、怪才就可能不斷脫穎而出。


    今天,我依然堅持上述觀點——這也許會招致更多的批評。遺憾的是,由于各方面條件的限制,當時并未就這一問題展開深入的討論,也在社會上造成了一定誤解。據說,相當多的人對此感到不滿和失望,甚至認為北大已經喪失了她最寶貴的大學精神。現在看來,有必要在一些似是而非的問題上做出說明,進一步闡明我的觀點。


 


推崇“偏才怪才”是刻舟求劍


 


    一位歷史學家曾經說過,“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這句話反過來也成立。一切當代史都是歷史。任何一個問題和事件都有它特定的時代背景。我們不能脫離具體的歷史情境去抽象地討論某一個范疇和概念,而只能是“同情地理解”。仔細分析上述幾個關于偏才怪才的“典型案例”,不難發現,幾乎所有這些大師表現出來的都是數學很差。要么是國文優異,要么是英文滿分。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國文得0分。既然是偏才怪才,就不應當只瘸數學一條腿,這不合邏輯。至少也應當瘸國文這條腿。但好像很難找出一個數學滿分但國文0分的案例。其實,稍有歷史常識就會理解,出現這一現象并不奇怪。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國家風雨飄搖,動蕩不安,中國剛剛廢除科舉興辦新學尚不足二十年,國民普遍沒有接受完整系統的基礎教育,長期被封建士大夫視為“末技”的數學等學科遠未普及。 


    當時全國有多少人具備現代數學知識呢?又有多少人能把數學學得很好呢?也就是說,數學考0分在當時并不稀奇——也許大多數中國人都會考0分——既算不得偏,也算不得怪。把數學考0分的人看成是偏才、怪才,只是當代人用當代視角去看待的結果。與此相類似的,還有英文考0分的聞一多。但是,從另一方面看,這些大師的國學功底卻極為深厚,那也是因為當時中國廢除科舉興辦新學尚不足二十年的緣故——對于有一定經濟基礎的人家來說,孩子們最開始接受的教育就是誦讀儒家經典。也就是說,無論是智力還是非智力水平,他們都是當時中國人中最出類拔萃的一群人。吳晗、錢鐘書等人能夠被清華大學錄取是因為他們達到了清華大學的錄取標準——當時清華大學的入學標準并沒有明確數學必須要考多少分以上。很可能的情況是,這些大師之所以數學或英文考0分,是因為他們此前基本或根本沒有學過相關內容的緣故。


    但是,在近一個世紀之后的今天,我們就不能再用同樣的眼光和角度去看待同樣的問題,否則就是刻舟求劍。今天的高中畢業生,已經在和平穩定甚至是安逸的環境中接受了完整的義務教育和高中教育,至少在數學和英文上達到了一定水平——相比一個世紀以前。換句話說,一個世紀以前的學生在大學入學考試中數學或英文考0分并不稀奇,但今天,一個經歷了12年教育的學生在高考中數學或英文還考0分,那就真的是稀奇了。至少說明他(她)沒有學習或不具備學習能力。真正讓我們憂慮的,倒是現在學生的國學功底和一個世紀以前相比水平相差得太多了。


 


高校應該偏愛“偏才怪才”嗎


 


    高校應該偏愛“偏才怪才”嗎?我曾就此問題請教過國外一些世界一流大學的招生同行,我很好奇他們對于偏才怪才有什么看法。令我沮喪的是,他們聽不懂我的問題是什么——不是語言溝通的障礙。在他們的腦海里,只有符合不符合大學錄取標準的問題,至于什么是偏,什么是怪,他們對此毫無概念。


    其實,才就是才,既無所謂偏,也無所謂怪。之所以有一個偏和怪的概念,是因為有一個不偏不怪正常的參照系的存在。參照系換了,結論自然就變了。打一個可能不太恰當的比方,在一個正常人的社會里,瘋子可能被認為是瘋子;但在一個精神病醫院里,一個正常人就可能被認為是瘋子。也就是說,如果社會上對人才的評價標準只有一個,只有這個唯一的標準是參照系,那么,不符合這個標準的,就會被認為是偏和怪的。


    對于大學招生來說,在全國統一高考錄取模式下,因為只有高考分數一個參照系,所以凡是不符合這個標準的,要么意味著他(她)不是優秀學生,要么意味著偏和怪——特別是在某一科目上瘸腿而在另一科目上表現突出的學生。對于那些雖然不符合高考分數的標準但人們心里確認為他們是優秀學生的,人們就稱之為偏才和怪才。現在,當我們的自主招生不再以高考分數作為唯一評價指標,而是一個包含高考分數在內的高校招生綜合評價系統,是不是人才一目了然,可能就不存在偏才和怪才的問題而只存在是否符合大學招生標準的問題了。由此可見,建立起大學的招生錄取標準而不是唯分數錄取才是至關重要的,我想,未來的高校招生,仿佛是建一所大房子,墻上開了很多道門,每一個門口都貼有標簽,提出選拔要求,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特點選擇其中的一道門,經過門檻的考核進入適合自己發展的大學——而不是像現在只有唯一的一道門。 


    對所謂的偏才怪才進行爭論沒有意義。真正的教育,應當是幫助學生形成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能夠進行有創造力的思考,形成科學的思維方法,養成終身閱讀和學習的習慣,發展自己的興趣和特長,不斷改變自己,也改變他人,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只要能夠實現這些目標,學校培養出來的就是人才。


    (作者系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



(編輯:覃紅梅)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