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視點

“立德樹人”與大學使命

蔣承勇 文學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浙江工商大學黨委書記、浙江省社會科學界

聯合會主席,中共十七大代表,浙江省特級專家,中國外國文學學會教學研究會會

長,教育部中文學科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教育部本科教學評估專家,中宣部、教

育部“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與建設工程重點項目”《外國文學史》首席專家之一,

全國優秀教師,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


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為我國教育改革發展指明了方向,對大學履行好時代使命具有指導意義。

首先,這一根本任務要求大學回歸和堅守育人之正道。通常說認為大學的基本功能是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文明傳承。“人才培養”是大學的首要任務,這是毋庸置疑的。不過,這并不意味著這四者在并列關系中僅有先后之別。科學地理解這四項功能,后面三項都是由第一項派生出來的,并且它們首先是為第一項服務的。大學作為學校或者“學堂”,一開始就以培養人為初始目標,也以培養人為自身存在的終極旨歸,離開了初始目標和終極旨歸,大學就不成其為大學,而是別種社會機構。如,若以科學研究為根本目標,那就是研究院。因此,大學的科學研究、社會服務總體上要圍繞和服從于教學與人才培養,教學過程和人才培養也是大學傳承文明的主渠道,所以,育人在四項功能中不僅是首位的,而且居于核心地位,所以是“根本任務”。從世界高等教育發展史來看,即使是以強調科學研究和學術自由著稱的德國教育家洪堡,也是圍繞著學生培養的需要來強調科學研究與課堂教學相結合,以達到培養學生良好的思維和高尚的品格的目的。英國教育家紐曼的核心思想是:大學的使命是培養獨立人格、高尚情操和強烈責任感的人。這種思想集中體現在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的學院制模式上:師生共同生活,共同探討社會、人生和學問,目的在于培養人格健全、知識豐富、視野開闊、體格健全的人。哈佛大學前校長勞倫斯·H·薩默爾說:“對一所大學來說,再沒有比培養人才更重要的使命。假如大學都不能承載這一使命,我看不出社會上還有哪家機構能堪當此任。”

然而,一段時間里,我們許多大學教育工作者割裂了大學功能的四者關系,弱化育人功能。不少大學把可以量化的學科建設和學術研究作為關注的中心,并冠之以“以學科建設為龍頭”的理由充足之詞,隱去了或弱化了學科建設、科學研究必須為人才培養服務的根本目的。一些教師更是在這種理念與相關政策的引導下,理直氣壯地重科研輕教學,重社會服務,課內課外均淡化了育人的根本任務,有的更是遠離了教學,遠離了學生,甚至遠離了學校本身(專注于校外職業,甚至將其視為第一職業)。一言以蔽之,育人不再是大學的根本任務,學生也因此喪失了應有的主體地位。也許,我們今天的大學之所以備受社會的詬病,其重要根源之一就是辦學不同程度地遠離甚至背離了自己的根本宗旨。

其次,這一根本任務要求大學育人以德育為先。我認為,“立德樹人”最基本的含義是:教育以樹人為本,樹人以立德為先。然而,與上述原因相仿,一段時間以來,育人觀念從學校到社會都被一種強大而無形的力量所牽引:重技能的訓練而輕德行的培養,違背了教育傳統和育人本原。中華民族歷來就是重視德育的民族,我國古代先哲對德育在人的發展方面的首位作用很早就有很深刻的認識。《左傳》有道:“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謂之不朽”。人生的最高境界是立德有德,實現道德理想,其次是事業追求、建功立業,再次是有知識有思想、著書立說。這三者是追求人生之不朽的途徑,其中“立德”是第一位,就一個志存高遠的人來說,無德則無以立功、立言;德劣則無以建善功、立善言,自然也無以“不朽”。故而,評價人才,正如《資治通鑒》所說:“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引申到人才的培養上,就是:德為人才之魂,樹人必先立德。孔子育人的“孔門四科”:“德行、言語、文學、事政”,其中“德行”為先。所以,“立德”是“樹人”的前提,“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

黨和國家一直強調“德、智、體、美”的全面發展,德育是首位的。黨的十八大報告第一次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這既是對我國德育為先優良教育傳統的堅守和繼承,也是對建國以來我國教育方針的貫徹和強化,更是對當下育人過程中德育淡化的一種批評與糾正。

需要強調的是,從“以人為本”理念出發,“立德”不能僅僅理解為思想政治教育,它的內涵還要寬泛得多。“立德”的更高層次的內涵應該是:對人的精神的提升和靈魂的塑造。人的精神是豐富的,人的靈魂是高貴的。道德有兩個層次,一個是人的社會性層次,它是維護社會秩序的手段;另一個是人的精神性層次,它是靈魂的追求。兩者均不可少,但精神層次是根本的,如果沒有這個基礎,只在社會層面上談道德,那么道德就僅僅是維護社會秩序和處理人際關系的手段,是一種功利性的東西,是他律。我們說的“立德”,就是要從人本入手,使人們意識到人的靈魂的高貴,在行為中體現出這種高貴。所以,德育應該是多層次的,既要重視政治品德的培育,又要重視學生公民之德的培育,還要重視職業道德的培育,更要重視高尚之德和精神境界的培育,實現人性的不斷提升。這就涉及到了大寫的“人”的培育。

第三,這一根本任務要求大學以培養綜合素質優良、人格健全的完整的“人”為最高目標。在經濟市場化、文化多元化的今天,人文精神的缺失使得教育失之功利,模糊了培養“全面發展的人”的目標,以致有發人深省的“錢學森之問”。由此觀之,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旨在強調教育回歸育人的本原,育人回歸人本傳統:提升學生的人文精神和綜合素養,使之成為富有創新精神、人格健全的“全人”。大學之所以為大學,不僅在于它是一種傳授知識、發現知識的場所,更因為它是一種精神陶冶,靈魂提升的圣地。蔡元培先生在《教育獨立議》中就指出:“教育是幫助被教育的人,給他能發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類文化上盡一分子的責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種特別器具,給抱有他種目的的人去應用的。”蔡元培這一關于教育發展人的能力、完成人格的兩大教育功能是對傳統“大學”理念的現代詮釋。今天,無論大學的功能如何多元,都必須堅守這種傳統,永葆大學之本真。

總之,強調“立德樹人”是大學的“根本任務”,對當下的高等教育改革具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具有正本清源的意義。



(編輯:覃紅梅)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