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視點

一流研究型大學的責任和作為——“一流大學建設系列研討會”C9高校負責人發言摘登

姜勝耀

王樹國


陳曉漫


陳 駿

程 旭


林建華

侯建國


程光旭

張 杰


制圖:陳旭


本期主題

 


    “C9”是我國首批進入“985工程”的9所著名大學聯盟的簡稱。這9所大學都是中國高校中的佼佼者,分別是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浙江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科技大學、南京大學和西安交通大學。因此,C9一年一度的“一流大學建設系列研討會”,也往往成為媒體的焦點和全國高校關注的熱點。


 


    10月10日,由中國科大承辦的2013年“一流大學建設系列研討會”在安徽合肥召開。參加此次研討活動的不僅有C9高校負責人及其代表,美國、歐洲和澳大利亞三個大學聯盟的負責人以及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和中國香港的3所大學的校長也悉數到會。研討會期間,中外4個大學聯盟共同簽署了旨在闡釋現代研究型大學主要特征與使命的《合肥宣言》,首次就現代研究型大學的主要特征與使命達成共識,圍繞“面對變化的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學的責任與作為”這一主題開展了深入探討。本版今刊出C9高校負責人及其代表的發言摘要,以饗讀者。


 


把一流大學建設放到國家發展的大舞臺上


 


    我們需要擁有當代中國與世界互動的寬闊視野,站在教育、科技、文化和經濟社會結合的高度上,把握研究型大學的使命與功能,在精英人才培養、服務國家戰略、文化引領社會等方面作出表率,進一步探索中國特色的大學制度,構建中國特色的教育思想理論體系。


    一是培養精英人才。中國需要進一步實現經濟發展、科技創新、文化繁榮、環境宜居,這就決定了中國研究型大學要培養具有優秀綜合素質、寬廣國際視野和卓越領導能力的創新型人才。清華大學明確提出,將辦學資源重點投入到人才培養和師資隊伍建設中,實施“優勢轉化戰略”,如實施“清華學堂人才培養計劃”“卓越工程教育改革計劃”,創辦蘇世民書院項目,培養未來世界的領袖。下一步,我們將“激發學生的學術志趣”作為教育教學改革的切入點,激發學生探求知識、探索真理的內在動力。


    二是服務國家戰略。中國的研究型大學面臨雙重挑戰:既要努力縮小與世界先進水平之間的差距,也要為中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提供智力支撐。把追求世界一流水平同滿足國家戰略需要緊密結合,就有可能走出一條跨越發展的創新之路。清華大學近年來明確提出,要把一流大學建設放到國家發展的大舞臺上。對大學來說,盡快構建協同創新平臺與模式,建立體制機制,通過推進協同創新提高人才培養質量和科學研究能力,是當前面臨的關鍵任務。


    三是引領社會文化。對中國的一流大學而言,需要進一步拓展開放的胸懷和多元的視野,不僅僅關心中國或中國周邊的問題,也要關心并致力于全球的問題解決。同時,我們還應有學術獨立的文化擔當,不能長期滿足于跟蹤研究,要有最終實現超越乃至領跑的決心和勇氣,要有獨立探索的精神。(清華大學副校長 姜勝耀)


 


評價大學要看學術水平和社會貢獻


 


    我認為,中國目前發展的現狀具有很強的特殊性,中國大學需要去考慮這些問題的特殊性,來應對世界的變化。


    首先要建立自信,樹立起“辦學水平與貢獻相一致”的大學評價觀。在建設創新型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的歷史關鍵時期,中國大學一定要建立起學術自信、文化自信、環境自信、制度自信,要敢于做有開創性的工作,要弘揚我們大學傳統中的優秀部分,建設適合自己發展的環境和制度。同時,要有正確的大學評價觀。對大學的評價不只是排名問題,更是指導大學辦學的方向問題,應堅持學術水平和社會貢獻相統一的評價,評價體系要引導大家更務實,不能片面地用一些具體的數字和指標來進行評價。服務國家和區域發展,為國家富強和民族振興作貢獻,才是我國大學最重要的任務。


    其次,要營造和傳承良好的大學文化,促進大學可持續發展。一流大學的競爭優勢在于良好的大學文化,一所大學的發展必須堅持自己有特色的文化土壤。大學精神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賦予新的內涵,但其最基本、最核心的價值追求是不變的。現在我們缺少這種堅守。


    哈工大新生入學時,一定要先學這四句話:“銘記責任,堅守風險的愛國精神;求真務實,崇尚科學的求是精神;海納百川,協作攻關的團結精神;自強不息,開拓創新的奮進精神”。凝練后,我們用“規格嚴格,功夫到家”作為校訓。


    近年來,哈工大瞄準國家重大戰略需求和國際學術前沿,在載人航天和探月工程研究、神光III原型裝置及主機裝置研制、智能機器人靈巧手研制、星地激光通信試驗、小衛星研制等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績。可見,只要心中裝著民族,裝著國家,裝著人類共同的事業,大學的使命、責任、定位就不會走偏方向。(哈爾濱工業大學校長 王樹國)


 


加快建設一流研究型大學的幾個著力點


 


    第一,更加主動地服務國家。作為國家長期重點建設的大學,我們有更大的責任為中國的自主創新、跨越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在剛結束的復旦大學第十四次黨代會上,學校把服務國家戰略作為面向2020年發展的五大戰略之首,提出要更加主動、更加自覺地在國家戰略前沿謀大事、干大事,進一步提高站位,開闊視野,提升境界,樹立服務國家、敢為人先的宏大志向,大力推動學校人才培養模式、科研組織方式和發展形態的轉型升級,通過在服務國家的前沿領域取得的重大突破,帶動學校加快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的步伐。


    第二,進一步提高人才培養質量。中國的一流研究型大學是我國最有實力、最有聲望的大學,招收了國內最優秀的學生,我們有更大的責任為這些學子提供最優質的教育,把他們培養成各行各業的棟梁之才。目前,研究型大學教師的任務都比較重,面臨的一個非常迫切的問題是:怎樣使教師關心課堂、關心學生,上好每一節課。要更加強調把人才培養放在學校工作的首位,并要有資源和制度保證。長期以來,大多數學校都是以科研指標為導向。我校從去年開始,對崗位津貼體系進行了梳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老師教學的質與量在崗位津貼體系里占到非常大的比重。在今年的黨代會報告里,我們明確提出在教師的職務晉升和績效考核中,要把教書育人放在首位。


    第三,建構中國特色的現代大學制度,這是建設世界一流大學非常核心的問題。必須調動兩個層面的積極性,一個是院系負責人的積極性,一個是師生員工個體的積極性,只有把這兩個積極性充分發揮起來,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的目標才能夠實現。(復旦大學常務副校長 陳曉漫)


 


賦予學生最大的學習自由度


 


    近些年,我們要求各個院系要研究國際一流大學同類專業的課程體系和人才培養,修改本院本系的人才培養方案。我們發現,世界一流大學本科專業教育改革的重要趨勢是:以學生為中心,賦予學生最大的學習自由度。


    第一,實行通識基礎上的專業教育。例如,哈佛大學2009年啟動新的教育方案,以“通識教育”取代盛行達30年之久的專業教育。新方案讓學生通過八個領域的核心課程的學習,培養學生全球意識,關注現實問題,重視科學教育,強調多元價值。其中一個根本的問題就是要把教育和社會緊密地結合起來,宗旨是為學生進入社會做好準備,讓學生能夠理解自身既是傳統的產物,同時也是傳統的參與者和創造者,讓學生具備批判性、建設性。


    第二,實行跨學科的專業教育。比如普林斯頓大學在47個本科專業的基礎上,設立了10個跨學科的教育項目。跨學科專業最重要的特點是教學隊伍的多元化,如斯坦福大學著名的跨學科專業“地球系統科學”,我國一般按照大氣圈、生物圈等設置不同的專業,但斯坦福大學將其綜合在一起,目標是讓學生掌握各方面的知識,用系統的跨學科的方法來解決問題,教學內容涉及地質學、生態學、經濟學等,教師隊伍來自斯坦福大學的各個學院。


    第三,鼓勵學生自主設計專業。1971年,哈佛大學最早開始讓學生根據自己的興趣選擇專業,如果沒有感興趣的專業,學生可以自己設計專業。到2013年,在指導老師的幫助下,經過教學批準,哈佛大學學生自主設計的專業已有六個。


    第四,鼓勵學生早期從事科研。這方面做得最好的是麻省理工學院的本科生研究機會項目。另外像加州理工學院,幾乎所有的學生都有這樣的機會。(南京大學校長 陳 駿)


 


卓越的大學必定有著強烈的使命自覺


 


    明確大學的使命與定位,是推動大學特別是研究型大學在變化的世界中找準根基、強化核心、實現跨越發展的客觀要求。


    一要深刻認識大學使命的重要意義。所謂大學使命,是指人們對大學應有價值的判斷、追求和選擇,以及人們賦予大學所承擔的社會責任,具體體現為大學的宗旨、理想、目標和責任。大學使命的核心要素是大學自身角色定位和社會責任定位,體現了大學的辦學目標、辦學方向、辦學思路、辦學原則和辦學品位。綜觀中外高等教育發展史,一所卓越的大學,必定有著強烈的使命自覺。大學的使命已經內化為全體師生的共同價值追求和精神氣質,并成為大學文化的核心。


    二要準確把握研究型大學的當代使命。中國大學特別是研究型大學,其當代使命可以表述為:通過教學、研究和服務,為人類自由和幸福,創造、保存、傳播、使用知識和文化,為中國和世界培養各領域的領袖人物。第一,培養人才是研究型大學的根本職責。過去幾十年,世界高等教育的發展存在著某些方向性的偏差,主要表現為越來越“見物不見人”。在任何時候,大學都不能忽略了“人”的價值,促進“人”的全面自由發展才是大學的意義所在。第二,探索真理、創新知識是研究型大學的關鍵職責。第三,服務社會是研究型大學的社會責任。第四,文化傳承與創新是研究型大學的核心職責。


    三要不斷深化研究型大學的使命自覺。既要高度重視個人使命自覺,又要著力提升集體使命自覺。大學培養的不是只精通某些技藝的技師,而是要培養兼具理想抱負和文化知識的高素質的人才,所以必須具有高度的使命自覺。(北京大學校長助理 程 旭)


 


人才培養始終是大學最核心的使命


 


    中國經歷了30多年的改革開放、高速發展,目前正處于社會轉型期,經濟結構、文化形態和價值觀念都發生了變化。對當前的中國大學來說,面臨著雙重挑戰:外部世界的變化對大學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大學內部機制體制尚未完善。


    面對新形勢,我們要始終堅持大學的根本價值、使命和內涵,包括以學生為本、重視師資和學術獨立。首先,我們要堅持人才培養的根本使命。無論大學的功能怎么變化,人才培養始終都是最核心的使命;其次,教師是大學最重要的資源,要調動教師的潛力,鼓勵他們追求學術卓越;再次,學術獨立是立校之本,作為中國的一流大學,我們更應該保持學術獨立。


    現代大學制度的建立是變革的基礎。大學的綜合改革應以人才培養為切入點,建立起面向未來的人才培養體系,制定大學發展戰略。同時,充分調動教師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在人員聘用、評價與晉升、薪酬體系等方面進行變革,打造學術獨立、寬容自由的學術氛圍。


    在教學改革方面,目前最大的困難是:能否把教學看成學校的核心工作,老師對教學的投入能否得到保障;傳統的以知識灌輸為特征的教育模式是否能夠得到大的改變。


    目前,國家之間、大學之間的教育壁壘在削弱,優秀學生在全球流動,這對我們提出了一個問題:十年、二十年后,中國各行業的主要領導、中堅力量是否是由我們自己的大學培養出來的?承擔著服務社會責任的大學,在我國目前的經濟轉型和企業創新能力不足的情況下,必須作出相應貢獻。這也正是中國大學的特色所在。(浙江大學校長 林建華)


 


大學既要堅守使命也要變革創新


 


    經過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的發展,中國進入經濟社會轉型的關鍵時期,在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也面臨著一系列突出的矛盾。在高等教育界和科技界,矛盾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專利申請數量多,但專利轉化率和產業化低;二是科研論文數量位居世界第二,但篇均被引用率遠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三是中國當前經濟發展增長的模式轉變和創新型國家的建設需要大量具有創新能力的科技人才,而由于社會觀念、價值趨向的多元化,愿意選擇科學作為職業的年輕人卻正在減少。


    中國的研究型大學在轉型發展中必須面對這些社會矛盾,承擔起時代賦予的使命,在經濟健康轉型和社會可持續發展中起到支撐和引領作用。為此,大學既要堅守使命,也要不斷的變革創新。一所大學的目標和使命決定了這所大學需要堅持什么和如何變革,也最終決定了大學的特色和優勢。以中國科大為例,建校55年來,始終堅持規模適度、精英教育的理念。同時,學校適時改變教學模式、教學方法,實現因材施教,個性化培養;堅持以學生為本,給予學生百分之百選擇專業的自主權,培養他們的獨立創新能力。


    研究型大學還必須堅持學術優先,堅持基礎前沿的科學研究,建立良好的學術生態,給教師提供一個自由探索的空間。在中國科大,對教授的考核指標沒有硬性的要求,不與個人收入掛鉤,實行柔性的長期考核制度。同時,我們完善了職稱評審、人才引進等工作制度,行政權力決定程序的規范與完整,學術權力決定結果的公正與公平,形成了以學術成就決定人才晉升、以學術潛力決定人才聘用的健康機制。


    一流大學要贏得世界的認可和尊重,必須要有國際化的視野和胸懷。為此,我們正在加強與世界一流大學和著名科研機構的科研合作,以科研的國際化帶動人才培養與科技創新的國際化。(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校長 侯建國)


 


社會的變革與大學的責任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特別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形成,對經濟基礎到上層建筑各個方面都產生了深刻影響,使大學出現一些新的變化。研究型大學在推動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的進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同時也面臨著如何正確處理好市場機制與大學責任的相互關系問題。


    第一,要重視人才培養。當前,有一小部分教師的價值觀,如愛崗敬業、關愛學生、刻苦鉆研、勇于創新和淡薄名利等逐漸淡化,功利化的價值觀逐漸形成;一些大學生的價值觀也發生了變化,部分學生集體主義和利他主義的認同感逐漸減弱,這些都對大學教育提出了挑戰。大學的責任或者本質,是把青年學生培養成為能承擔社會責任的合格公民。


     第二,倡導“人文包容”和“學術批判”,這對一流大學建設非常重要。開放的中國要堅持文化的民族性和多樣性,一流大學應該有足夠的信心來包容不同的民族和國家的文化,人文包容與學術批判應該成為大學文化和理性思維的基本內容,并貫穿到人才培養的全過程。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大學教育必須承載人格的培養,使學生清楚人性的善惡,懂得生活和生命的意義。


    第三,基于上述兩個方面的思考和共識,近幾年來西安交大在建設一流研究型大學的過程中,大力推進教育教學、科學研究與社會服務體制改革,建立學術特區,為青年學生創造成人、成才的良好環境,并在區域協同創新和社會服務等方面進行了一些有意義的探索和實踐。例如,推行以人格養成和第二課堂教育為宗旨的本科生住宿“書院制”,強調學生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積極踐行“思想活躍、學習活躍、生活活躍”的書院文化。(西安交通大學副校長 程光旭)


 


用“制度激勵”激發師生創新活力


 


    大學在人類文明發展的漫長歷程中保持著輝煌而持久的地位。大學不僅僅是知識的堅守人、傳承者和創造者,更是人類思想、精神和道德的制高點,是整個社會良心、公平和正義的最后堡壘,大學之于社會的根本生命力在于創新。


    目前的大學管理模式主要有三種,即企業化管理模式、政府式的管理模式、教授自治模式。然而,大學發展的深層動力,源于師生全面發展和自我實現的內在需要,因此,大學管理的本質是通過“制度激勵”的方式不斷激發師生員工的創新活力。


    近年來,上海交通大學在“制度激勵”的管理理念下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著力打造卓越的三大體系。主要舉措包括:塑造學術追求的大學靈魂;制訂《交大2020》戰略規劃;建設知識探究、能力建設、人格養成“三位一體”的創新型領袖人才培養體系;推動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戰略需求的問題導向研究;系統推進對學校學科發展的中長期國際評估;推進大學行政管理的制度化、規范化和人性化等等。


    上海交大實行的管理制度改革,目的是希望完成三個轉變:在發展模式上,要實現由“行政主導”向“學術主導”的轉變;在管理模式上,實現由“學校辦學院”向“學院辦學校”轉變;在激勵方式上,實現從“學校要求教師發展”到“教師追求自我價值實現”的轉變,其變化的核心就是大學的管理要通過服務變成一個“制度激勵”的體系。


    20年前,中國大學與世界一流大學的主要差距在硬件上,現在我們的硬件水平差距逐漸縮小,但是仍然存在文化層面的軟件差距。我們所追求的一流大學,應是能夠帶來文化認同感、情感歸屬感和心靈愉悅感的大學,進而達到“近者悅而盡才,遠者望風而慕”的境界。(上海交通大學校長 張 杰)


    (本版內容由中國科大新聞中心提供,本報記者李陳續整理。人物素描:郭紅松)



(編輯:覃紅梅)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