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視點

世界大潮中中國大學需乘風破浪

王恩哥

我們有幸生活在這樣一個激動人心的時代——人類從未像現在這樣既擁有巨大機遇,同時也面對著嚴峻挑戰。一方面,飛速發展的科學技術造福大眾,改善了醫療服務,提高了生活水平,加速了信息交流。另一方面,人類依然被戰爭和災難的陰影所籠罩——核擴散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泛濫,生態環境的惡化,國家和文明之間的沖突威脅著人類的生存和發展,人類還遠沒有擺脫仇恨、貪婪、自私、種族主義和恐怖主義的夢魘。



在洶涌的世界大潮中,中國,這個擁有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大國,正以迅猛的發展速度重新回到全球舞臺的中央。毋庸置疑,中國是否能夠繼續發展成為一個開放現代的國度,一個地球村里負責任的成員,對世界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




機遇和挑戰呼喚新一代的領軍人物:他們深入了解并熱愛文學藝術和科學技術;他們具備建立在理性思維、批判性思維和創造性思維之上的遠見卓識;他們懷有高貴的信念和百折不撓的意志。中國大學,應義不容辭地肩負起培養新一代領軍人物的使命,而北京大學這所中國歷史最為悠久,也最具影響力的高等學府,正是其中之一。




北大在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歷程中始終發揮著巨大的影響力。她始自清朝的京師大學堂,在二十世紀初轉型為現代的研究型大學。自誕生以來,她既是中國近現代史上幾乎所有重要社會變革的有力推動者,又是一座促進東西方文化交流互鑒的橋梁。北大老校長嚴復翻譯赫胥黎的《天演論》,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和約翰·米爾斯的《自由論》,為中國的思想啟蒙鋪墊了道路。蔡元培校長是奠定整個中國現代教育基本理念的巨匠,他點燃了“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火炬,為一代代北大人薪火相傳。蔡元培和胡適、李大釗、陳獨秀、魯迅等北大人,領導了“五四”新文化運動,高揚科學和民主的大旗,對封建文化發起猛烈的沖擊,照亮中國社會前進的方向。北京大學也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策源地,成為中國共產黨最早的活動基地,陳獨秀、李大釗和毛澤東等北大人后來成為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和重要領袖人物。蔡元培、胡適、傅斯年等建立了第一批中國科學院和人文社會科學院的研究所,強力地推動了學術研究。當前,北大依然挺立改革開放的潮頭,以高水平的學術研究成果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智力支持,以高質量的人才培養成果,為民族復興偉大事業培養一大批優秀的領軍人物和中堅力量。




在北大,教育的首要任務是激發學生志存高遠。領軍人物與技術型人才有著質的不同:領軍人物具有高遠的理想和強烈的使命感。在一個實用主義充斥的世界里,北大始終堅持個人成功與理想主義完美結合的理念。北大的目標從來不是培養技術專精而心胸狹窄、格調低下的人物。在我們的教育目標里,除了對學生進行具體學科領域的扎實訓練外,還非常注重鼓勵和幫助學生建立理性思維、批判性思維和創造性思維,從歷史的廣度和哲學的深度來思考各種問題。




我們堅信綜合的人文通識教育將會使學生終身受益。北大從人文、社科到科學技術的全部領域,都匯集一流的學者執教任課,為我們進行全科綜合性通識教育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人文藝術對學生是不可缺少的素質,綜合的科學技術知識教育同樣是現代公民,特別是領軍骨干的立身之本和思維之基。現代科技知識使藝術家、作家、律師、社會科學家更加富于想象,通過量化的手段更深入地理解人的本性。因此,我們在堅持人文通識教育的同時,還大力推行數、理、化、生物、信息等科學的綜合教育。




如此深廣多樣的培養需求帶來了一個實際的問題:如何避免過度緊張帶來的厭學情緒,如何給學生留下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自由地探索,深入地思考,甚至無憂無慮地想象?和世界各地的同行一樣,我們還沒有完全解決這個問題,但我們一直在認真地探索和嘗試:第一,課程需要更新和重組,變得更有效率;第二,科學與人文教育需要形成交叉融合的一個整體;第三,諸如互聯網、互動學習軟件、開放課程等新的方法應該被用以提高教學質量。這是一個很難且工作量很大的工作。所幸的是,北大的師生對綜合的人文科學通識教育理念堅定不移,各種教學方法實驗百花齊放。




諸多實驗中的一個,就是我們對推進辦學國際化所作出的不懈努力。中國要融入地球村,世界也要了解、尊重和接受中國。那么,對話和交流就是第一步。我們不僅在課堂上為學生講授人類燦爛多樣的文明,而且為師生提供了大量出國訪學的機會,北大60%的學生,90%的老師都有國外訪學或工作的經歷。另一方面,北大面向全球爭取優秀師資,招收優質生源。以2012年為例,北大有1000多名外國專家授課,2000多人次的國際專家交流,2400多名國際學生在攻讀學位,6000多名國際學生來做非學位訪問學習。目前,北大的計劃是把燕園變成國際優秀學者、研究人員、創業者云集的家園。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正在為中國和國際學生建立一整套的英文課程體系。




改革是教育發展的動力,創新和實驗是改革創新的基本形式,我們充分認識到教育教學改革是一個不斷“試錯”的過程。于是,我們創辦了元培學院,作為改革的一塊試驗田。在這里,我們大膽嘗試招生、綜合培養課程、通識教育等方面的新方法和新機制。




世界和中國都處于一個關鍵時期。作為中國最有影響力的大學之一,北大正在不斷地改革前行,立志盡快發展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頂尖高校。




世界的舞臺風云激蕩,我們希望北大培養的“船長”,能在洶涌的世界大潮中帶領艦隊破浪前行。(北京大學校長 王恩哥)




(王恩哥 中國科學院院士,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美國物理學會會士,英國物理學會會士。曾任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所長(1999-2007),中國科學院副秘書長、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2008-2009),北京大學研究生院院長、物理學院院長、副校長、常務副校長等(2009-2013),現任北京大學校長。王恩哥主要從事凝聚態物理研究,在納米新材料探索及其物理特性、原子尺度上的表面生長動力學以及受限條件下水的復雜形態等方面做出了有重要影響的工作。)



(編輯:覃紅梅)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