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博覽

大數據時代:催生出版發行轉型升級

目前,大數據的概念受到各方的高度關注,大數據所蘊涵的價值正在顯現,而大數據的應用正在重塑很多行業的管理模式、商業模式、運營模式和科研模式。前不久,《中國出版物在線信息交換》行業

標準(CNONIX標準)在京正式發布,出版發行企業的大數據應用情況如何?怎樣才能讓數據說話從而延伸價值鏈?大數據對行業有哪些具體的促進作用?在近日舉行的第三屆全國出版物供應鏈論壇上,來自國內外、業內外的專家們就此進行了深入探討。


出版發行業如何利用大數據提高效率值得深入探討。資料圖片


搭建平臺 破除壁壘

在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等一系列新興技術的支持下,出版發行業得到快速發展,全球數據量呈現前所未有的爆炸性增長。在我國,隨著年出版圖書品種逐年遞增,有大量的產品信息需加工處理,但我國出版發行業迄今還沒有一個統一規范的圖書產品信息描述和交換標準。

在線信息交換(ONIX)是自國際標準書號(ISBN)之后最重要、最成功的國際書業貿易標準。CNONIX是對應ONIX的我國國家標準,它以出版者、傳統書店、網店、發行單位、物流、圖書館和管理者等為用戶群,形成出版物信息交換公共服務平臺;以出版系統、發行系統、網店系統、圖書館系統,形成數據交換平臺;搭建出版物現代供應鏈協同服務平臺,同時建設全國可供書目服務平臺,第一時間向市場傳播圖書產品信息,動態更新圖書產品可供應的狀態;建設出版物物聯網,使二維碼應用于每本圖書,射頻識別(RFID)應用于圖書包件物流。該標準發布后,中國出版物流通領域圖書產品信息描述與交換格式將得以統一,滿足出版者向批發商、經銷商、零售商、網上書店、圖書館等終端客戶及其他貿易伙伴傳遞產品信息的需要,對促進圖書業連鎖經營、現代物流和電子商務等出版物現代流通體系建設具有重要作用。

論壇上,大家一致認為,大數據的基本要求就是管理信息整合和共享,行業大數據信息平臺的建設可以消除消減信息孤島現象,從而提高供應鏈協同效率,提升服務能力。

“目前,新聞出版業全產業鏈中數據存在重復錄入、重復加工,數據采集質量和效益較低,信息共享不暢,系統安全防御脆弱,應用基礎不牢等諸多問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有關司局負責人謝俊旗認為,隨著互聯網和物聯網應用的進一步發展,新聞出版業面對大數據時代要改變數據格式不統一,各個平臺對接困難等現狀,必須以CNONIX標準為基礎,盡快搭建中國出版物在線信息交換平臺,以破除數據壁壘和行業壁壘,通過全產業鏈的協同和示范應用,實現出版發行信息數據的共享,為圖書產品在線貿易提供有效途徑,為中國圖書走向世界奠定基礎。

“英國一家公司的一份研究結果表明,那些擁有比較完整和比較正確元數據的圖書,與沒有這些元數據或者元數據不完整、不正確的圖書相比,前者是后者銷售量的兩倍。”國際標準化組織首席數據專家GrahamBell表示,ONIX標準的宗旨是滿足任何語言、任何國家以及任何圖書類型在圖書交易方面出現的各種商業需求,該標準擁有透明的管理機制,自由的商業利益,并且免費提供給所有人使用。GrahamBell說,作為一項開放性標準,它希望使小出版商和零售商也能在相同條件下和大出版商、零售商展開競爭,通過提高協同能力和交互溝通減少重復勞動,為他們掃清在國際競爭中遇到的障礙。“ONIX標準可以促進出版商、零售商的銷售數量。”

在北方工業大學教授吳潔明看來,ONIX的作用是為國際書業信息描述和數據傳遞交換提供依據,為世界書業信息查找識別及選擇獲取提供幫助。“推廣應用CNONIX標準,可以加速信息流動提高流通效率,避免信息重復制作降低成本,消除書業信息孤島打破行業信息壁壘,擴展書業領域優化產業結構,整合全產業鏈信息實現信息共享,促進圖書貿易實現走出去戰略。”吳潔明表示,CNONIX實施的目標是實現全產業鏈信息交換和共享。

“供應鏈的高效率重在標準化。”新華文軒在線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踐認為,要使供應鏈效率更高,運作更有效,就應該有一個標準。上游、下游每家的系統都不一樣,每家的標準都不一樣。“如果我們要跟500多家出版社單獨談的話,難度太大,所以如果有了CNONIX標準,我們就會用這個標準來做。”


直面挑戰 加快轉型

如何應對數據流量爆炸式增長?如何在未來的競爭中贏得主動權?“應該直面外部環境的挑戰,加快轉型。”這是大家的共識。對于出版發行業而言,必須能夠更好地利用大數據,這樣就可以更好地為客戶提供服務,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同時對目前已經積累下的大數據需要以更加智能的方法加以利用,為行業的更大發展奠定基礎。

“海量的、可以細分的;動態的、可以擴展的;實時的、可以追溯的;沉淀的、可以挖掘的;專屬的、可以共享的。”中國信息化聯盟常務理事長鄧壽鵬簡明扼要地向大家描述了大數據的基本特征。他認為,今天人類正在利用大數據的基本特征來開發它的各種應用。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三網融合、寬帶都需要大數據的支持,“把云的理念用到出版發行業潛力巨大”。鄧壽鵬說,作為移動互聯網ISP(Internet Server Provider,網絡服務提供商)之一,出版界可以建立網上書店,實現移動閱讀。“技術進步如此之快,不能適應移動互聯網創新的研發機構和企業,面臨被邊緣化或出局的壓力,出版業也不例外。”

鄧壽鵬認為,技術進步正在引領出版產業的發展。出版機構適于采用哪些信息技術?他建議,省內、省際或者專業性的出版發行公司,可以使用數字化技術、網絡化技術;全國圖書出版發行的物流網絡可以使用物聯網、云平臺;全國出版物的交易平臺,可以使用大數據、云計算、移動互聯網。“數字出版業是建立在數字的先進技術、便捷的傳輸通道、泛在的覆蓋網絡之上,數字化內容的創意、生產、轉換、傳送需要有一個新的平臺,要建設這樣的新形態、新平臺,出版界有很多事情可做。”他說,現在中央提倡信息消費,提出要大力豐富信息消費內容,市場導向,需求牽引,創新發展。他表示,2015年,一個寬帶融合、安全、泛在的信息基礎設施要初步建成,農村寬帶接入能力是4兆,城市是20兆,個別發達城市可以到100兆。“國家釋放政策利好,為出版產業提供了新的機遇。”

“要善于利用大數據的預測功能。”亞馬遜(中國)有限公司數字內容經理韓菲說,大數據應該是大處著眼小處著手,真正的大數據是很細的。“大數據并不只存在于大公司,一個小書店,一個樓層一個臺面,都有產生大數據的可能。”韓菲認為,大數據能給我們提供幫助的就是兩個字“預測”,其中關鍵是數據模型。因此,我們應盡量多地采集數據,盡量合理、及時優化我們的模型,得到相對準確的預測,這樣我們的營銷、供應鏈都會有一定提升。

IBM軟件集團合作伙伴部首席架構師周恒認為,企業要掌握大數據的風險點。“從行業來說,大數據很重要的是信息整合,這個信息整合能夠給你找到客戶,能夠把你的客戶更好地連接起來,給你的客戶一個很好的體驗。”周恒表示,從行業來講,一個是主數據,一個是標準,這是大數據必要的條件。同時要有頂層設計。他提出,第一,要以客戶為中心,分析了解我們的客戶;第二,做出大的戰略規劃及相應的藍圖設計;第三,從現有數據入手,以現有數據改進目標;第四,利用數據逐步提高分析能力;第五,優化目標。


把握契機 拓展商機

大數據是一種高級信息生產力。大數據所帶來的營銷模式、購物模式、生活方式的變化,最明顯的特征就是網民和消費者的界限逐漸消失,在電子商務的平臺下形成新的聚合消費力及消費熱點,促進內需。

談及CNONIX標準,《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采訪中,一些業內人士都表示,CNONIX標準的發布,將解決長期制約出版業發展的信息不暢問題,為建設跨語種、跨媒體、跨區域的開放式出版物流通信息平臺奠定基礎,也為進一步促進出版物國內外貿易打通信息通道。但該標準的應用推廣將是一項復雜的基礎設施工程,涉及整個出版產業鏈信息平臺的升級改造。

如何創建大數據時代的新營銷模式?如何在已有的海量數據中整合線上、線下數據,形成對消費者的獨特洞察力?如何建立全網數據平臺,拓展營銷渠道,提高營銷效率?大家的共識是:把握大數據契機,拓展企業商機。

“在新的形勢下,我們提倡新的用戶體驗要實現兩個方面,第一要有意義,第二要有愉快感。”INFOR公司亞太及日本區解決方案總監CasBrentjens如是說。

從實體店到電商,從博庫書城到博庫網,在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徐沖看來,出版行業的商品沒法做大營銷。“最多也就是大數據時代的小營銷。原因是品種繁多,單品銷售量低,重復消費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代替性極弱。當然,最關鍵的是這個市場總量太小,不足以支撐大數據的概念。”徐沖認為,如果每個縣有一家像樣的書店,每個地級市有幾家像樣的書店,每個省會城市有十幾家像樣的書店,像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有幾十家像樣的書店,我們這個行業絕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但他表示,電子商務為我們這個行業帶來了非常光明的前景。“現在信息沒有障礙,支付沒有障礙,物流也沒有障礙。從這個意義上講,大數據時代給了我們小書店非常大的機會,我們要認認真真地把書賣好了,才對得起這個大數據時代。”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網絡時代對實體書店的沖擊很大,許多大書城的銷量都在下滑,但各書城都根據市場情況另辟蹊徑,采取了行之有效的措施,確保銷量。

如上海書城從2008年下半年以來,銷量每年以1000萬碼洋的速度往下降,但是這幾年下降的速度明顯減緩,達到了基本持平。上海書城總經理沈勇堯說,原因有兩個:一是網上增速慢了,另一個是實體書店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他說,這幾年書城一直在探索,把市場重新細分,看哪些讀者群到網上去,哪些繼續留在實體書店。在這個基礎上他們做了兩個調整:第一是調整了營業時間,第二是引進了一些互動。“另外,對陳列內容進行了調整,這幾年銷量一直上漲的少兒、教輔、藝術、生活類圖書,都調到比較好的位置。”沈勇堯表示,細分市場之后,書城加強了團購、館配和對機構的銷售。“這幾年做下來,我們的團購已經達到了幾千萬碼洋,館配做到了7000萬碼洋。”

“大數據提供營銷新思路。”韓菲認為,送貨時間實際上是一種營銷。“比如你在多長時間下單,我什么時候送到。我們還開通了夜間送貨。”做渠道的手里應該有一份這樣的東西,比如全年一共有多少門考試,這些考試有多少人報名,本省的有多少,這些數據對營銷是產生決定性作用的。

“實體店、網店互補長短。”沈勇堯認為,在受到網上沖擊以后,實體店應該把網上書店的長處搬到實體店來。比如上海書城就把在天貓開網店的網址貼在書架上,讓讀者感覺到買賣自由,你在我這里買我歡迎,你不在我這里買最好在我的網上買。“要把實體書店真正做成體驗書店,就能夠吸引更多的讀者到店消費。”

“大數據時代不是純粹的數據大和小的問題,更多的是一些運用方式問題。”張踐表示,做更細更深、小而美的供應鏈。

“要把線上線下終端讀者服務好。”徐沖認為,年輕人選擇線上,選擇數字閱讀和消費,這對于整個閱讀來講是一次轉機。“線上線下這兩者并不矛盾,是對全域市場的區分問題,線上的滿足線上的,線下的滿足線下的,兩手抓兩手都要硬。要把兩端的讀者都服務好。”


專家觀點


以CNONIX標準為基礎 破除數據壁壘和行業壁壘

目前,新聞出版業全產業鏈中數據存在重復錄入、重復加工,數據采集質量和效益較低,信息共享不暢,系統安全防御脆弱,應用基礎不牢等諸多問題。新聞出版業面對大數據時代要改變數據格式不統一,各個平臺對接困難等現狀,必須以CNONIX標準為基礎,盡快搭建中國出版物在線信息交換平臺,以破除數據壁壘和行業壁壘,通過全產業鏈的協同和示范應用,實現出版發行信息數據的共享,為圖書產品在線貿易提供有效途徑。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有關司局負責人 謝俊旗

整合全產業鏈信息 實現信息共享

ONIX的作用是為國際書業信息描述和數據傳遞交換提供依據,為世界書業信息查找識別及選擇獲取提供幫助。推廣應用CNONIX標準,可以加速信息流動提高流通效率,避免信息重復制作降低成本,消除書業信息孤島,打破行業信息壁壘,擴展書業領域優化產業結構,整合全產業鏈信息實現信息共享,促進圖書貿易實現走出去戰略。

——北方工業大學教授 吳潔明

供應鏈的高效率重在標準化

要使供應鏈效率更高,運作更有效,就應該有一個標準。上游、下游每家的系統都不一樣,每家的標準都不一樣。如果我們要跟500多家出版社單獨談的話,難度太大,所以如果有了CNONIX標準,我們就會用這個標準來做。

——新華文軒在線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董事長 張踐

不同規模出版機構采用不同信息技術

技術進步正在引領出版產業的發展。出版機構適于采用哪些信息技術?建議省內、省際或者專業性的出版發行公司,可以使用數字化技術、網絡化技術;全國圖書出版發行的物流網絡可以使用物聯網、云平臺;全國出版物的交易平臺,可以使用大數據、云計算、移動互聯網。數字出版業是建立在數字的先進技術、便捷的傳輸通道、泛在的覆蓋網絡之上,數字化內容的創意、生產、轉換、傳送需要有一個新的平臺,要建設這樣的新形態、新平臺,出版界有很多事情可做。

——中國信息化聯盟常務理事長 鄧壽鵬

善于利用大數據的預測功能

大數據應該是大處著眼小處著手,真正的大數據是很細的。大數據并不只存在于大公司,一個小書店,一個樓層一個臺面,都有產生大數據的可能。大數據能給我們提供幫助的就是兩個字“預測”,其中關鍵是數據模型。因此,我們應盡量多地采集數據,盡量合理、及時優化我們的模型,得到相對準確的預測,這樣我們的營銷、供應鏈都會有一定提升。

——亞馬遜(中國)有限公司數字內容經理 韓菲

大數據時代給了小書店大機會

出版行業的商品沒法做大營銷,最多也就是大數據時代的小營銷。原因是品種繁多,單品銷售量低,重復消費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代替性極弱。當然,最關鍵的是這個市場總量太小,不足以支撐大數據的概念。如果每個縣有一家像樣的書店,每個地級市有幾家像樣的書店,每個省會城市有十幾家像樣的書店,像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有幾十家像樣的書店,我們這個行業絕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但是,電子商務為我們這個行業帶來了非常光明的前景。現在信息沒有障礙,支付沒有障礙,物流也沒有障礙。從這個意義上講,大數據時代給了我們小書店非常大的機會,我們要認認真真地把書賣好了,才對得起這個大數據時代。

——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公司副總經理 徐沖


鏈接


《中國出版物在線信息交換》行業標準如何制定?

隨著我國年出版圖書品種逐年遞增,大量的圖書產品信息需要加工處理,其中產品信息多環節重復加工、記錄不完整不一致、更新維護不及時、共享程度低等問題尤為突出,究其緣由,是因為我國缺乏統一規范的圖書產品信息描述和交換標準。而廣泛應用于歐美書業的在線信息交換(ONIX)標準,則有效解決了書業供應鏈現代化和書業電子商務發展中圖書產品信息共享問題,并獲得國際書業組織的高度評價。鑒于此,2009年,在原新聞出版總署的指導下,全國出版物發行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向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提出采用國際ONIX標準制定《中國出版物在線信息交換》行業標準(CNONIX標準)的項目申請。當年11月項目申請獲得批準,被列入2009年第二批國家標準制定計劃。

據全國出版物發行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秘書長周清華介紹,該標準制定項目于2010年7月正式啟動,按照產學研用相結合的原則,組建了由出版物供應鏈各環節參與方代表組成的工作組,確定了承擔單位和工作方案及職能分工。標準制定經過大綱討論、意見征求、會審、函審等主要工作階段。2013年3月,《中國出版物在線信息交換》三項行業標準報批稿正式呈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經審核批準,于2013年6月14日發布和實施。標準制定完成后,配套的標準實施指南編制工作也委托北方工業大學啟動。2013年3月底又與北方工業大學共同成立了中國ONIX標準聯合實驗室,作為我國在線信息交換標準的技術研發基地,支持標準應用推廣和普及工作。

CNONIX標準統一規范了我國出版物流通領域圖書產品信息描述與交換格式,出版者可以向圖書批發商、大型零售商、圖書館、數據集成商以及供應鏈的所有參與者提供豐富而標準化的出版物元數據,從根本上解決了制約出版發行業多年來產品信息不共享或共享程度低的瓶頸問題;該標準以XML語言作為交換語法形式,通過特定的文件類型規則來定義字段屬性,并有指引手冊詳述每一字段的標準定義,是一套專業性較強的標準技術規范。

為保障該標準在書業供應鏈現代化和電子商務發展中的推廣應用,中國出版集團公司在標準制定期間就開始著手推動CNONIX標準的推廣研發和產業應用工作。2012年9月,在原新聞出版總署科技與數字出版司指導下,中國出版集團公司牽頭邀約行業內24家重要的出版發行單位,聯合發起關于《中國出版物在線信息交換》標準應用與推廣的倡議書。同年12月,集團公司又承擔了《中國出版物在線信息交換》國家標準應用推廣工程可行性研究項目。

(編輯:黃先昊)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