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地帶

帶不走的茶香——校報記者團暑期實踐手記

    8月29日,中國傳媒大學校報的校報暑期實踐記者團的成員們開始了臨渙茶文化的調研之旅。在出發之前,我們的成員就已搜集了大量關于臨渙的資料,我們對臨渙的茶文化、當地的風土人情心向往之,期待著能早點見到這個彌漫著茶香的小鎮。當我們真正走近臨渙時,發現此次調研真是不虛此行!

臨渙茶文化

    臨渙,是淮北平原上的一個小鎮,不大的地方,沒有高大的樓宇,沒有華麗的廣告牌,沒有步履匆匆的上班族,沿著小路拐過幾個彎,就能遇見來時的路。小鎮里街頭巷尾的人都是熟識已久的,遇見了,打個招呼,爽朗一笑,偶爾駐足聊上幾句。每逢周二周四趕集時,原本就不寬敞的街道顯得更小,卻不擁擠,街上的人群信步而行,見著想買的了,便在小攤位前細心挑選,一派悠閑的樣子。也許正因為是這樣的小鎮,才能孕育出深厚的茶文化。

  臨渙古城擁有幾千年的歷史,茶文化也延續至今。臨渙最出名的是“棒棒茶”,說來有趣,“棒棒茶”并非某種茶葉,而是源自茶梗。這種茶梗價格低廉,只賣5毛錢一壺,而且可以免費續水。千萬別小瞧了這5毛一壺的茶水,第一度水沖泡時,入口甘甜滑潤;第二度水,少了份甜,多了份清爽;第三度水,澀意稍顯,回味無窮。據說,“棒棒茶”還有春生津、夏消暑、秋提神、冬生暖的奇效。

  如此價廉物美的茶,真是巴不得多帶些回家,天天泡上一壺,那你就錯了,“棒棒茶”的美名離不開當地的水。回龍泉、金珠泉、飲馬泉和龍須泉是臨渙有名的四大泉。只有這里的水,才能泡出“棒棒茶”應有的茶味,離了這水,“棒棒茶”就只是普通的茶梗了。飲了口普通水泡制的“棒棒茶”,確實相去甚遠,也只好收起買上好幾斤“棒棒茶”的小心思。也許不少人都是如此。

茶友眾生相

    臨渙曾有不少茶館,但由于各種原因,衰敗了不少,但依舊有茶館天一亮就燒起熱水,開門迎接來往的客人。茶館對當地人的意義遠遠超出了喝茶這件事,茶館已成為了他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來茶館最多的便是上了年紀的當地人。天還沒亮透,茶館也剛開門,這些老人便陸陸續續地來了,家里近的,步行而至;家離得遠的,踩個三輪車,或者乘個公車過來,來時往往帶著熱乎的早飯,一坐就是大半天,天天如此。老人一進茶館,就熟稔地取個茶壺,放上“棒棒茶”,倒上水,找個座坐下。老人有的喜歡打牌,湊成一桌便開始;有的喜歡聊天,抿口茶,聊聊莊稼,聊聊哪家又添了個孩子;有的喜歡靜靜地坐著,吸口煙、喝口茶,看看路上過往的行人,他們的眼里是小鎮點點滴滴幾十年的變化。提到煙,不得不單獨拎出來說兩句,這里的老人喜歡用煙桿子,煙桿子看著挺舊了,有著溝溝道道說不完的歷史痕跡,應該已經伴隨他們很久了。他們填上煙絲,點燃,吸一口,輕輕吐出,煙霧裊裊;也有老人將一張紙直接卷起煙絲,點燃。無需過多的裝飾,無需模特般擺出時尚的造型,他們靜靜地坐在那兒,便是一幅畫,一幅有故事的畫。

  來茶館的也有年輕人,來聽老年人講故事的,來歇腳的,來談事情的……有位年輕的媽媽,抱著幾個月大的孩子來茶館歇腳,孩子含著胖嘟嘟的小手,大眼睛瞅瞅這瞅瞅那,忽的轉過腦袋來,對著鏡頭笑,真是可愛極了。

  當然,還有許多慕名而來的國內外的人。在我們調研的這幾天,就來了好幾波人,有自行車隊,因為騎車運動,定期會來茶館喝茶歇腳;有兩個攝影愛好者,帶著裝備來拍茶館;還有一個攝影愛好者組成的組織,特地帶著模特來茶館拍照。當地人都非常熱情好客,完全不用擔心因為陌生而無法交流的問題,他們非常健談,從不把你當外人,你有時可能會懷疑自己是否已和他們認識多年。

茶館中國夢

    近幾年來,臨渙茶館由二十七八家減少到十六七家,茶館的衰弱,是無法回避的現實,但也有人一直堅守著這份文化,鄭同川和他的妻子張秀俠便一直經營著怡心茶樓。怡心茶樓是當地最大的茶館,據老板介紹,這家茶館是祖上傳下來的,到他手中已是第四代了,以前茶館就三間門面,“棒棒茶”2分錢一壺,還是用柴火燒水,到他父親那一代,門面擴建,在原有的基礎上增加了三間。即便有更新,茶館內還是保留有當年的味道,現在茶客隨便坐著的長凳,就可能是已有兩百多年歷史的古董。

  老板堅持開茶館,一方面,是因為來喝茶的有很大部分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他們的子女在外面打工,老板想給這些老人提供一個類似敬老院的地方,讓他們沒事就來喝茶,消磨時間,找個樂趣;另一方面,老板自己推崇茶文化,他希望將茶文化延續下去。

  茶館老板也有自己的茶館夢,他說:“現在怡心茶館一年能賣六七噸茶葉棒,我希望以后將茶館進行吃、喝、住規模化,分成高、中、低檔,窮人富人都能來喝茶,再搞個攝影基地,多多宣傳,讓臨渙茶館、茶文化走向世界。”

  來臨渙調研的這些天,我們體驗到了當地的茶文化,深刻體會到了臨渙人的熱情與善良。調研時,我們的成員分工明確、互相配合,采訪當地人、跟拍茶館老板一天的生活、采訪老板、拍攝照片……各項任務有條不紊地進行。調研過程中,我們也遇到一些問題,如當地人說話較快時,我們可能聽不懂,我們會仔細詢問,當地人非常善良,他們會放慢語速解釋給我們聽。拍攝那幾天,我們的成員非常辛苦,天還未亮就得背著機器到茶館,觀察茶客的生活狀態和茶館的經營狀態。雖然辛苦,但是我們每位成員都非常享受整個過程,希望我們的調研及宣傳能為臨渙茶文化的宣傳與傳承出一份綿薄之力。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