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地帶

分離,你做好準備了嗎?

    “慢慢地、慢慢地你會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目送著他的背影漸行漸遠”,這是臺灣作家龍應臺的《目送》里面的經典段落,這本書中盡展了一位母親對于兒子逐漸長大,走出自己生命的深情與不舍。同樣的,作為子女,當自己慢慢長大,逐漸地脫離父母的羽翼,開始獨立人生的時候,內心同樣也會充滿焦慮、迷茫、擔憂與恐懼。

  曾經在咨詢室里,有位女孩子這樣向我表達她的思鄉之情:“內心總是空蕩蕩的,就像無根的浮萍,不知道自己要漂到哪里?以前,總想著離開家庭,離開父母,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當自己獨立面對生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什么都不會。想爸爸媽媽、想同學老師,甚至當看到爸爸媽媽這幾個字,都會有流淚的沖動。”這是典型的分離焦慮的表現,當然這也是面對分離時,我們內心非常正常的一種狀態。

  不舍,是因為那里充滿愛的回憶;恐懼,是因為未來還有挑戰。而面對未來的挑戰,很多新生可能心理上還沒有做好準備。如果你還沒有做好分離的準備,下面的建議也許會幫得到你。

1、接納自己的情緒。

  首先就是接受自己這樣的情緒狀態,而不是壓抑自己的淚水。因為淚水本身就具有治療意義,讓自己的悲傷、不舍、難過的情緒合理地表達出來,而不是認為自己很沒有用,排斥自己的情緒。當然,難過的時候,可以向同學、老友傾訴一下,也可以給父母打個電話,告訴父母,我很好,只是很想你們,我現在很難過,但也請你們相信我可以的,請給我一段時間去調整、適應,你們現在做的就是聽我的傾訴、安慰我,這樣就好。慢慢地開始這樣的生活:好渴望帶著父母上大學,但他們不來也能承受;好希望父母從此能夠自己一個自由空間,也還愿每周與父母通個電話。

2、把注意力轉到當下的生活中。

  心理學家帕爾斯的觀點是:要以體驗當下的幸福為目標。所以,在新的環境中,我要帶著過去父母之愛、朋友之愛、親情之愛體驗當下的愛與溫暖,以欣賞、感激之情對待自己,對待自己身邊的人和事。也許當下的朋友、同學、老師在你眼中沒有曾經的朋友、同學那么友愛,也許當下的人際關系和你理想中的人際關系有差距,這些都沒有關系,找時間問問自己的內心,你對他人有什么期待?對自己有什么期待?而這些期待中哪些是合理的、哪些是可以修正的,時間上的反思、觀念上的調整對適應新的人際關系有良好的幫助。同時,在生活、學習中,多去感受美好的東西、發現美好的情感,從積極的角度看待自己遇到的挫折,從微小的行為、快樂中定義自己的幸福。

3、把分離看成自己成長的機會。

  分離是伴隨人一生的課題,可以說從人出生的那一刻起直到離開這個世界,都是在大大小小的分離中度過的。可也就是有了這樣的分離,我們才能不斷地成長,加深對自己的認識、對他人的理解,對生命有不同的感觸。

  出生、上幼兒園、上小學、上初中、上大學,還有以后的結婚、工作等等,都是我們和父母逐漸的分離的過程,也就是“漸行漸遠的”過程。而我們的內心,也會在一次次的分離中經受不斷的洗禮、沖刷,變得堅強,這個過程就是一個人不斷成長的過程,從這個角度看,分離具有成長意義。例如嬰兒和子宮的分離獲得生命、幼兒從母親的懷抱分離獲得獨立、少年從家庭分離走向學校獲得知識、青年從父母身邊分離獲得新的家庭。

  真正的父母之愛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愛。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幾乎所有的愛都是以聚合為目的的,可是只有父母的愛是以分離為目的的。最成功的父母之愛,就是如何讓孩子從自己身邊成功地分離出去,獨立、自信、樂觀、負責地過自己的生活,這種愛可以說是超越種族的,具有生物學的意義。自然界里,母獅在小獅子長到2歲左右的時候,會主動找機會離開,給小獅子自己捕食狩獵的機會,增強小獅子的生存能力。從這個意義上講,“拒絕分離,就等于拒絕成長”。而對于大學新生來講,青春中很重要的議題就是和父母完成精神使命的分離,只有完成這樣的分離,青年才能獨立、自信地開始自己的人生。

  我在工作中看到了很多“茶杯”式的學生,很多已經成年的學生,沒有發展出和年齡相當的思考方式、行為能力和情緒的管理能力,也就是說處在“心理發展延緩期”。導致的直接問題是“茶杯”式新生越來越多——他們像“茶杯”一樣是如此脆弱,稍稍碰壁,就有可能碎掉。哈佛大學講心理學家丹·肯德隆表示,如果孩子不曾體驗痛苦的感覺,就無法發展“心理上的免疫力”。“這就像身體免疫系統發育的過程”,“你得讓孩子接觸病原體,不然身體不知如何應對進攻。孩子也需要接觸挫折、失敗和掙扎。”

  所以,開始轉向吧!把上大學作為一個機會,逐漸脫離被保護的環境,去體驗生命原本的顏色,感受苦與痛。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地增強自己的適應能力和應對能力。相信自己,讓自己去嘗試,哪怕失敗,都能讓自己更好地成長!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