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地帶

“廣院有夢不是夢”——致師弟師妹


    【編者按】楊蕾,本科就讀于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系、后獲復旦大學新聞碩士學位,現為上海電視臺主持人、專欄作者、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主持上海收視率最高的日播談話節目。

    我剛入大學報到的時候,校報上有篇文章叫《廣院有夢不是夢》,把播音系的成長之路描繪得像通向天堂之路。彼時上戲剛開招主持人專業,浙廣仍是大專,中傳根正苗紅一枝獨秀,是通向全國名主持之路的唯一可觸及的夢之天梯。當然,我在中傳學習生活的四年也的確是“天堂般的”四年,回憶起來幾乎是一片流光溢彩。

  結果我們的“中傳夢”實現了沒有呢?十多年后,我們都在全國各地的電臺電視臺成為了熟臉兒的播音員、主持人,混著大小頭銜,奔向自己立業成家后的中年。好像,它是實現了。可是直到現在被請去大學講座的時候,我仍然很是別扭:“在主持人這個崗位工作的人不算名人,不算明星,不算成功人士,我們是正常職業人士,只不過恰好在一個公共傳播的平臺上,作為人性化的符號代表。白巖松不是說過嘛,每晚八點,放一條狗在電視上,它也會是條名狗。”沒錯,就是這樣:真正成功的職業人士不是借工作平臺被社會知曉,而是在這個平臺上工作非常出色,真正做到了有社會影響力并且貢獻了社會價值的人,比如奧普拉,或者至少你有著不可被取代的光彩和價值。其實,作為觀眾想一想,又有多少節目主持人不能被替換呢?這樣,這個“中傳夢”,若只是走到臺前,和即便已經走到了臺前,又有什么值得驕傲的呢?

  2001年,作為新任的當班直播播音員,我親歷911。在那一夜,華人世界的傳媒指向是鳳凰衛視。那以后我離開了時事新聞領域,帶著一顆不禁挫折的鑲嵌著水晶理想的玻璃心,同時行進著廣播電視兩個領域,涉及過財經、新聞、娛樂、體育之后,我來到一個民生類談話節目。可以說從業許久以來,這是我作為媒體人真正能夠接觸到社會底層、接到地氣的節目。社會的辛酸苦辣、人間百味,這突然的滋養刺激了我的成長。回首過去,才看清自己有時沉浸在“幻象制造機”里,也才明白作為一個傳媒人,首先要自己跳出幻象、獨立思考。

  十多年,好像經歷了許多,也好像只經歷了一點點。午后陽光正好之際,有時還會恍惚于走在八號樓前綠樹成蔭、陽光灑上肩頭的那一刻。現在,女生住的八號樓沒有了,男生的七號樓也沒了吧,甚至聽說操場也開始了重建。但是我們的青春還刻在如今的中傳、當年的廣院里,在你們也走過的每一步土地,在你們也呼吸的那一方核桃林的空氣里。而我們當初的夢……實現了嗎?好像沒有。因為年輕的理想不小心跌碎和粘合過;因為廣電行業以及主持人這個崗位的社會影響都發生了變化,而且我已經調整了我的夢,重新定義了“成功”和“成名”;好像它又實現了,因為我成為了一個隨時準備調整風帆的傳媒人,能夠以一個傳媒人的眼光,去看待和應對這個社會。只有傳媒行業能有這么廣的觸手和靈敏的視聽嗅觸覺,能夠對社會資源的各方面進行了解學習和整合。所以,站在這艘船上的學子,你們仍然有通向社會各個層面的路線圖。

  曾經的廣院已經更名為“中國傳媒大學”,而傳媒這艘大船也在不斷地調轉方向。所謂傳統媒體、新媒體之稱,不過是為了區分。事實上媒體這艘大船上沒有什么新和舊,只有不停的改變和航向的調整。我們做了內容,要正視它在影院或是電視屏幕或是網絡上的受眾流量的飛速轉變。令人慶幸的是,網絡將世界變成平的,而移動客戶端會將世界變成即時的。在廣播電視行業慨嘆廣告份額轉移之際,其實更大的藍海市場正在打開,即便對于身在廣電單位的人,也存在著兩種選擇:堅守著下沉,或是在學習中轉移和開辟新疆場;那么對于身在校園的學子而言,更是有一個美麗新世界等待著你由傳媒大學的大船出發,在自己的帆船上繼續航行,揚帆抵達。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