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博覽

鏡頭親吻世界:談邵華澤攝影的特色


《祝福祖國》,2009年10月1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之夜邵華澤攝于北京天安門城樓上。



《人之初》,邵華澤2000年5月攝于以色列特拉維夫。



《仙境》,邵華澤2002年6月攝于瑞士盧塞恩。


邵華澤同志是我國新聞宣傳戰線的一位老領導,他為推進我國新聞宣傳事業的發展所做的貢獻是多方面的。長期以來,許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位著名的理論家、評論家、書法家,卻不知道他還是一位成就卓著的攝影家。

邵華澤本行是搞理論宣傳的,在邏輯思維領域,他縱橫馳騁幾十年,得心應手,但對于屬于形象思維的攝影則從來沒有接觸過。他從事攝影完全是“半路出家”,這個“半路”始于上世紀80年代末他受命擔任人民日報總編輯,當時他已56歲。

邵華澤擔任總編輯后,深感隨著“讀圖時代”的來臨,廣大讀者在報紙上看到生動感人的文字報道的同時,還希望看到更多精彩動人的圖片報道,希望報紙真正實現“圖文并茂”。但是,當時在報紙的宣傳報道中普遍存在重文輕圖的偏向,圖片報道是個明顯的弱項,遠不能滿足讀者的需要。他想,要改變這種局面,一是要提高對新聞攝影重要地位和作用的認識,二是要提高新聞攝影作品的質量;而要實現這兩個“提高”,關鍵在報社的領導,特別是總編輯。

1990年8月,在銀川召開的首屆全國報紙總編輯新聞攝影研討會上,邵華澤作了“兩個提高,一個關鍵”的重要發言。他的觀點和主張,同穆青、蔣齊生分別提出的“兩翼齊飛”、“圖文并重”一樣,得到與會者的高度贊同,成為新時期指導中國新聞攝影事業迅速發展的重要指針。

邵華澤不但提出了“兩個提高,一個關鍵”的理論,而且率先垂范,帶頭實踐這一理論。為了提高報紙攝影報道的質量,他感到自己需要懂得攝影,從外行變成內行,這樣才能取得更大的發言權,同時也能起到一種示范作用。于是,他虛心向攝影記者學習新聞攝影,很快掌握了基本要領。

從此,他隨身帶著一部“傻瓜相機”,遇到合適的機會和場景就拍上幾張。由于工作性質所限,在國內適于拍攝的機會不多,出國訪問期間他就抓緊時間盡可能多拍一些。不過,出訪時他常常擔任團長,需要應對許多外事禮儀方面的事務,個人可以支配的時間有限,這樣,他為了多拍一些照片,不得不早出晚歸,付出加倍的辛勞。

日積月累,20多年過去,邵華澤走訪了五大洲40多個國家和地區,拍攝了數以萬計的攝影作品,其中佳作達數百幅之多。他對攝影的感情越來越深,對攝影的興趣越來越濃。如今,攝影已成為他晚年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

邵華澤的攝影作品題材十分廣泛,既有自然風光,又有文物古跡;既有各色人物,又有動物花卉,體現了他對我們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博大深沉的愛。在他的攝影作品中,人物特別是婦女和兒童的肖像作品占了很大的比重,一個個鮮明的人物形象各具特色,令人過目不忘。人物題材的偏好,折射出邵華澤對人類當今與未來命運的深切關懷。

邵華澤作為老新聞工作者、理論家、書法家,具有多方面的深厚造詣和學養。新聞的敏感、理論的清醒、書法的優美,三方面的素養相容相濟,潛移默化地融入他的攝影作品之中,使他的攝影作品呈現出獨特的風格。他的作品,構圖和諧,光影分明,于平實中見優美,于沉穩中見深邃,于親近中見悠遠,反映出他對社會、對自然、對人生的獨特體驗與深刻思考。有專家稱道,邵華澤的攝影作品是“理性的詩、感性的畫、立體的藝術”。

新聞攝影與紀實攝影主張抓拍,反對擺拍。邵華澤的攝影作品的突出特點之一就是抓拍。他的那些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佳作都是抓拍的精品。比如:《深情的感嘆》,這是1994年9月4日邵華澤在遠東及南太平洋殘疾人運動會開幕式上拍攝的。當時,他在主席臺上聽到后面不斷傳來一聲聲:“真是壯觀啊!”原來是一位盲文專家在聽他的夫人現場講解而發出的贊嘆。于是邵華澤立即轉身用相機記錄下這難得的鏡頭。這幅照片在《人民日報》發表后,得到殘疾人的廣泛好評,成為關心、支持殘疾人事業的一幅佳作。

又如:《老人、孩子與海》,拍的是夕陽映照下的海灘,一位身著泳褲的銀發老人兩腿跪在沙灘上,雙手撐地,正同身穿泳裝的三四歲的小孫女對話,表現出老人對小姑娘無限疼愛之情。海面平靜,陽光和煦,畫面十分溫馨。這是邵華澤1998年11月在夏威夷訪問時,路過海灘時偶然遇到的,他被這一場景吸引和感動,于是立即舉起相機拍攝下來。機遇只給有準備的人,好場景是給那些熱愛生活、關注生活、時刻準備捕捉“決定性瞬間”的人準備的。

“好馬配好鞍”。好的攝影作品,也要配上畫龍點睛的好標題,才能相得益彰,放大其時空穿透力和社會影響力。邵華澤對于自己的攝影作品像對理論、評論等文字作品一樣,十分講究標題與說明的推敲、制作。范敬宜曾高度評價邵華澤的攝影作品和文字說明,認為“幾乎每一幅圖像后面,以及那些頗為抒情的文字說明,都蘊含著他深沉厚重的思考——歷史的、哲學的、文化的、人生的思考,耐人咀嚼,耐人尋味”。為好的圖片配醒目傳神的好標題和簡潔生動的文字說明,需要淵博的學識、良好的文字修養,也需要相當的機智和幽默。翻翻邵華澤的多部攝影作品集,這樣的例子俯拾皆是。

在邵華澤家的客廳里,懸掛著一幅他的攝影巨作《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畫面是茫茫大海上一只海鷗展翅飛翔,一條大魚正要躍出水面,場面宏闊,催人遐想。這是2000年5月邵華澤在雅爾塔訪問時在海邊抓拍到的。照片拍得好,場面難得一遇;標題也做得好,既貼切又提神,是作者胸襟開闊、志向遠大的生動寫照。

當人們問到邵華澤對攝影的認識時,他滿懷深情地回答了四句話:攝影是件需要下功夫去學習和探索的事情;攝影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攝影是件很快樂的事情;攝影是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編輯:黃先昊)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