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博覽

小劇場戲劇:小空間要有大格局

圖片從左至右:《紀念碑》《浮生六記》《空中花園謀殺案》


倘若繪制一幅有關當前戲劇生態的藝術圖譜,小劇場戲劇無疑將作為重要的創作類型,成為人們觀察戲劇文本創作、審美走向、文化趣味、市場選擇時難以繞開的藝術形態。近10年來,京滬兩地的小劇場戲劇發展迅猛,出現了一批深受觀眾喜愛、市場與社會效應俱佳的作品,但也暴露了一些問題和隱患。2010年前后,由于小劇場戲劇的創作水準、演出門檻比較低,個別制作團體在片面追求票房和市場效應的過程中,上演了一些制作淺浮粗陋、草率倉促的劇目,這些劇目不僅沒有得到好口碑,反而造成了小劇場戲劇藝術質量良莠不齊的狀況。在這樣的背景下,2011年9月,文化部在上海召開了首屆全國小劇場戲劇優秀劇目展演,希冀通過展演加研討的方式為國內小劇場戲劇的健康發展理清方向。此后,與小劇場戲劇相關的展演活動日益增多。這些不同類型、規模的小劇場戲劇展演活動,不僅助推了小劇場戲劇的觀演熱情,帶動了創作者藝術理念、市場觀念的調整、變化,而且體現了相關文化主管部門對小劇場戲劇的關注程度和扶植力度。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引導和扶植后,時下的小劇場戲劇創作又呈現出怎樣的發展態勢,體現了哪些值得注意的新特點、新問題?由文化部藝術司、北京市文化局主辦,北京東方文化經濟發展集團有限公司承辦的2013年全國小劇場戲劇優秀劇目展演剛剛在京落幕。這是今年以來規模最大的小劇場戲劇展演活動,無論是作品的題材、樣式,還是參與人員的組成、制作團隊,乃至商業化過程中積累的正反經驗,都為我們留下了諸多值得探討的創作話題。


新團體、新力量促進小劇場戲劇耳目一新


據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長吳然介紹,2012年北京舞臺演出的票房總收入是15.27億元,全年營業性演出21000多場,其中,小劇場演出占整個演出的1/3;而截至2013年上半年,小劇場戲劇的演出依舊占整個演出場次的1/3,這就相當于在北京每天60場的營業性演出中,小劇場戲劇就占到20場。這一系列的數字表明,我們的戲劇創作生產格局正在發生顯著的變化。

國有話劇院團難以一枝獨秀,它們推出的劇目也不再是觀眾走進劇場的惟一選擇。眾多小劇場戲劇演出的背后,是越來越多民營戲劇團體、制作機構的崛起,以及隨之而來的民間戲劇創作演出的活躍,像北京的李伯男戲劇工作室、優戲劇、黃盈工作室、開心麻花、哲騰文化、盟邦戲劇、木馬劇社、戲逍堂、龍馬社等,都是伴隨戲劇市場的逐漸成熟、穩健,在小劇場創作領域形成了各自的特點和一定的票房號召力的。與此同時,在小劇場戲劇的創作實踐中,也涌現了一批優秀的青年戲劇編導人才,如李伯男、王翀、黃盈、邵澤輝、趙淼、周申等。他們有各自的創作理想和審美追求,都在積極打造屬于自己的藝術風格和舞臺標識。種種探索努力為他們贏得了穩定的青年觀眾群和藝術追隨者。

新團體、新力量的加入,使得小劇場戲劇的創演面貌發生變化。從本次展演看,民營劇團制作的劇目約占參演作品總數的一半,在戲劇評論家童道明看來,“民營劇團已經成為小劇場戲劇的主力軍”。此外,以國有戲劇院團為主導,基層話劇團體、轉企改制的戲劇院團的加盟,也基本上反映出當下小劇場演出市場兼容并包、多元并存的現狀,它們共同推動著小劇場戲劇演出的繁榮。吳然認為,與前幾年相比,小劇場戲劇創作顯現出積極向上的發展態勢,反映時代特色和主流精神的作品多了起來;同時,通過鼓勵不同藝術樣式的參與,小劇場戲劇已逐漸擴展到了各類演出樣式、各種表現風格,演出形態更加豐富,令人耳目一新。


文學性不足仍是薄弱環節


在此次參展的25部作品中,除了改編自國內外優秀文學作品或者對歷史上經典劇目進行創新演繹的作品外,共有15部原創劇目。就原創作品而言,現實題材無疑是最大的亮點。像《彼岸》《建家小業》《女人初老》《向上走,向下走》《招租啟示》《妄談與瘋話》等作品,都把視角放在了探討現實生活中愛情、婚姻和家庭的問題上,描述現代都市青年的生存狀態,展現出青年一代奮力打拼、追尋夢想的歷程。雖然都在關注當代人的所思所想,但清一色的“致青春”系列,難免讓人覺得缺少點豐富和多元的風格色彩。有評論者認為,這種創作傾向的出現與走進劇場的大都是青年觀眾不無關系,因為表現年輕人的情感和生活,很容易讓觀眾產生共鳴。但現實生活是豐富的,適合小劇場表現的不僅是私人的情感,其話題理應具有更為深刻的社會性和前瞻性,理應在把握人的復雜性和現代性上有所作為。這就涉及了文學性的話題。

北京劇協秘書長楊乾武認為,從近一個時期小劇場戲劇的創作內容看,有些劇目不是在用文學思維、劇場思維進行創作,而是習慣于單向度的影視思維,不自覺地就把影視劇創作中曲折離奇的故事、家長里短的人情、缺乏內斂的人物形象搬到舞臺上,劇情略顯拖沓。童道明認為,如今的小劇場戲劇演出,笑聲有時候會成為衡量演出成敗與否的市場杠桿,像“一個半小時200次笑”這樣的宣傳賣點也時常見諸報端。“我們希望小劇場戲劇能為觀眾帶來笑的愉悅,但是這樣的笑不能是廉價的,而應富含文學基因和思想力度。”童道明說。在喜劇性與形象塑造的結合上,小劇場戲劇的創作者還應該繼續努力。


“小劇場”不是“大劇場”的縮小版


新時期以來,小劇場戲劇一直是在兩個向度上向前發展,一個是叛逆、實驗、先鋒,注重劇場性、個體性的探索,尋求戲劇發展的多種可能,像《絕對信號》《屋里的貓頭鷹》《思凡》《切·格瓦拉》等;一個是回歸現實、關注民生,像《留守女士》《同船過渡》《情感操練》《www.com》等緊跟時代跳動的脈搏,展現社會轉型在人們內心世界掀起的波瀾,呼喚人間的真善美。兩個向度雖然藝術風格不同,但卻都在充分利用小劇場空間小的特性,積極探尋戲劇與當下對話、互動的方式、路徑。此次展演,我們依然可以看到這兩種創作傾向。像《向上走,向下走》《保爾與冬妮婭》《彼岸》《紀念碑》等劇,都在小的空間演繹和呈現出歷史、時代的大格局,用一幕幕悲喜劇傳遞著人性的復雜與困惑。

導演査明哲認為,小劇場戲劇在新時期的重新崛起,“救亡”是它的重要責任。雖然如今的小劇場戲劇已經占據了話劇演出的半壁江山,但無論其發展規模如何,小劇場戲劇的藝術特性和思想鋒芒不能丟。首先,小劇場戲劇不是大劇場的縮小版,真正帶有小劇場戲劇藝術個性的作品,兩種劇場空間是不能隨意置換的。其次,小劇場鼓勵開放的思維,要堅持現實主義,但也要不拘一格、兼容并包。然而,現在看來,我們在這方面的探索層次較淺,雖然學到了西方的不少表現手法、吸收了中國傳統戲曲的美學養分,但是對內容的思想把握、精神開掘還不到位。


小劇場戲劇要有清晰的文化定位


面對市場與生存、商業選擇與藝術堅守之間的沖突,小劇場戲劇應該如何找到自己的文化定位?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陶子認為,商業化帶來的問題之一就是同質化,很多從事小劇場戲劇的人往往看到某一個題材、某一種藝術類型火熱后就都一擁而上,向著同一個方向挺進,這樣一來,觀眾很容易產生審美疲勞。藝術探索離不開大的文化背景,為了走市場,把一切商業化的元素都塞進小劇場的做法并不可取。

此次展演中,很多劇團選擇了經典文學作品、經典劇目的改編、新排,不容否認,有些作品充滿新意,利用當代意識很好地激活、豐富、發展了原作的精神蘊涵,但也顯示出創作者在藝術表現形式、探索方向上趨同的弱點。解放軍藝術學院教授王敏認為,像《雷雨》《霧都孤兒》《黃粱一夢》等劇都不約而同地選用了敘事體的形式,添加了過多的情感闡釋,這些評價意識、間離效果的出現,使得演員的表演張力大打折扣,影響了觀眾對劇作精神的把握。她認為,質樸的演出并不見得文化內涵缺失、簡陋的舞臺并不意味著藝術質量低下,有了好的劇本,創作者還是應該在精湛細膩的表演上多下功夫。這些真正考驗演員功力的東西不能虛化。

(編輯:黃先昊)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