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博覽

“演而優則導”何以成風

   《小爸爸》海報


喬治·克魯尼《晚安好運》海報


在國內娛樂圈,演而優則唱或唱而優則演都不是什么新鮮事,影視演員在不同角色之間的跨界轉換似乎已成為其實力和成就的標桿。不過,今年,徐崢、趙薇的初執導筒便大獲成功,文章、鄧超、楊采妮等明星演員的不甘落后,使得近兩年來的“演而優則導”熱進入到一個高潮階段。為何明星演員熱衷于當導演?難道說明星演員轉型當導演更容易成功?


演而優則導?

最近一段時間,又一波明星演員開始了從演員到導演的華麗轉身——9月2日,文章執導的處女作電視劇《小爸爸》亮相東方衛視等多家電視臺,并登陸視頻平臺優酷土豆,取得了較好的收視反響。而鄧超首次出任導演的影片《分手大師》也即將開拍,據悉,鄧超還將在該部影片中出演男主角。

演而優則導,從老一輩的崔嵬、劉瓊到前幾年的爾冬升、張艾嘉、姜文、徐靜蕾、周杰倫,直到2012年賀歲檔的徐崢、成龍、周星馳以及今年的趙薇、楊采妮等,都是紅極一時的演員。其中,徐崢初執導筒,便博得了13億元票房;趙薇的導演處女作《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后稱《致青春》)戰績傲人,票房輕松突破6億元大關;趁著這波熱潮,楊采妮導演的《圣誕玫瑰》也取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和較好的口碑。

為什么這些演員都有導演夢?答案也是五花八門。徐靜蕾“跨界”當導演是覺得當演員沒有挑戰性:“其實當演員當得越來越糊涂,演到一定的年頭,會突然發現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特別茫然。就這么糊里糊涂地演下去挺沒意思的,自己又不甘心,這實際上就是我當導演的動機。”而同樣也打算涉足導演界的秦嵐,則是想要表達自己:“我一直對做導演這件事躍躍欲試,因為演員拍戲很多時候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你要聽導演的安排,但是我會有非常多的想法跟創意想去表達,所以這個只能放在自己的導演作品中去實現。”

不過,當夢想成為現實,這些明星演員卻發現當導演其實并不是他們當初想象得那么輕松美好和自由。即使處女作《致青春》取得了極大的成功,趙薇卻表示:“當導演不如當演員,演員是舒服又有創造力的工作,怪不得現在中國的女導演這么少。”楊采妮也稱:“當演員,收工后可以睡覺,可導演還要面對一大堆事情。接下來我會做回演員,不會急著再執導筒。一定要碰到把我打動的、我也有感覺的東西才會拍。”周杰倫在首部自導自演的電影《不能說的秘密》完成后驚嘆:“導演要管這么多嗎?”他當時放話,“三年內不會再當電影導演,實在太累了!”


亂拳打死老師傅

在以票房論英雄的國內影視市場中,目前中國電影的最高票房,都是演員導演創造的,例如徐崢、趙薇、周星馳等。為何這些演員導演能夠“亂拳打死老師傅”,取得比那些“純粹”導演更好的票房成績?

近兩年來,大量資金涌入影視產業,尤其是國產影視作品不斷在票房和收視率上接連斬獲佳績,更是對新人導演的出現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而具備先天優勢的演員導演則近水樓臺先得月。在上影集團總裁任仲倫看來,明星導演現象是中國電影產業發展很快但并不成熟的表征。中國電影現在處于所謂“影響力為王”的特殊階段。“在現在的中國市場上,什么樣的電影會取得票房成功,很難判斷。一部電影的票房往往取決于它的‘綜合影響力’。這其中包括了導演、明星的影響力,也包括了口碑好或者差的影響力。”

在今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上,光線總裁王長田說,中國電影不缺錢,不缺項目,但是缺人,尤其缺好的導演。“中國電影票房到今年底有望達到200億元規模,這樣的規模至少需要200個優秀的導演來出作品,但現在我只能看到50個左右。因此我們現在鼓勵很多演員去做導演。對于正在持續高速增長的中國電影來說,導演人才的不足會是一個巨大的制約。”

瑞格傳媒執行董事戢二衛表示,今年是多元化的電影被觀眾接受之年,類型也沒有互相跟風,題材完全不同,導演靠內容本身打動觀眾。“大家對大導演已經不再盲從,或者說,大導演的信用已經基本被消費得差不多了,經過這么多年電影市場、成熟電影觀眾的一次次經歷和判斷,已經不對大導演的信用再寄予什么期望。”戢二衛說,“倒不是大導演的品質下降了,而是他們不夠與時俱進。”如此大背景下,對當前喜劇題材和觀眾需求理解更為深刻的徐崢等此類的演員導演能夠脫穎而出就不難理解了。 


不想當導演的演員不是好演員?

越來越多的明星演員通過拿起導筒實現華麗轉身,于是業界就有評論戲稱“不想當導演的演員不是好演員”。在不少人看來,演員導演有兩大先天優勢:一是明星效應——他們能輕易吸引眼球,獲得各大媒體的海量報道和公眾的普遍關注;二是圈內資源——明星們只需呼朋引伴,動用一下在娛樂圈中的“人品”和“人脈”,就能輕松地給影片配置“豪華明星陣容”,還能在影片宣傳上映階段發動許多微博“大V”為其搖旗吶喊。

對于近來大量的演而優則導現象,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尹鴻認為,演而優則導并受市場認可這一現象至少有三方面原因,一是演員雖然比一些導演也許導演技術略弱,但卻更懂得如何與觀眾交流;二是中國電影觀眾對國產電影的預期和接受越來越更看重其接地氣、有共鳴;三是演員擁有眾多粉絲和超高人氣,在社交媒體時代更加容易產生推廣效果。

其實,在當今好萊塢,除了那些來自專業影視學院的名牌導演,也有很大比例的導演是從演員轉型而來。在海外影視領域中,演而優則導、演員轉型當導演早已成為一個時髦的選擇。在這個陣營里,有許多聲名赫赫的巨星,他們在導演與演員兩者間,進退自如游刃有余,在鏡頭前,長袖善舞,在鏡頭后,指揮若定。好萊塢的不少明星演員都有著導演夢,眾所周知的如西恩·潘,就曾經作為導演執導過《荒野生存》等多部電影。而早前曾以西部片中硬漢形象為觀眾熟知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則通過執導《百萬寶貝》、《廊橋遺夢》等影片,兩次斬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憑借影片《晚安,好運》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提名的喬治·克魯尼就說過:“掌握片場的控制權讓我有一種指揮的感覺,這是在以前做演員時沒有體會到的。做導演很有趣,比表演更有挑戰。”據了解,在2003年的柏林電影節上,喬治·克魯尼的導演處女作《危險思想的告白》不僅獲得眾多評委贊許,還摘取了最佳男演員的桂冠。這突如其來的好消息讓原本只想做“票友”的克魯尼馬上有了新打算,決心結束演員生涯,徹底做個全職導演。而縱覽歐美等國影視圈,克魯尼的轉型軌跡,似乎正在成為全球潮流。

(編輯:黃先昊)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