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地帶

嘆早茶

    竹制蒸籠冒著熱氣,隔座大爺吐著煙云。七八個親朋好友,九十碟精致點心。話匣子儲備好唾沫,少言者捎上份報紙。午時入,未時離。不是消耗,而是消遣。這就是我們廣東人口中的“嘆早茶”。

  “早茶”一詞產生于咸豐年間,隨著供應茶水糕點的茶樓出現而得到普及。而今看來,該名頭與實質行為并不相符。因為人們嘆早茶的時間并不太早。酒家通常于十點開市,十點半后店內開始喧囂。周一至五,晨練完的老伯,跳完舞的大媽,數人成席,隨意而坐。汗巾朝椅背上搭,綢扇往飯桌上放,拉家常,聊養生,氛圍一下就熱乎了。老廣們對評論時政可不感興趣,比起飄渺空洞的政治他們顯然更愿意談論昨晚的TVB電視劇。鄰里巷里的小消息也備受關注:哪兒買菜便宜?誰家生娃了?誰家中獎了?就連誰家的母狗生了小崽也可以被大媽們生動地描述成一部奇妙的“未來科幻片”或一部感人的“家庭倫理片”。

  周末的茶市更是喧鬧———對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來說,嘆早茶不僅是對一星期辛苦勞碌的最佳撫慰,更是讓全家人溝通情感的溫馨聚會。用本地人的話講:周末都是被拉腸、蝦餃、流沙包饞醒的!懶覺過后,攜著一家老小前往目的地,平日長輩們的“茶友”在酒家里碰面,紛紛向對方介紹:“這是我的………”照面打多了,幾家人也就熟了,過年過節相約出游,為旅途增添不少歡聲笑語。

  老廣做生意的多,嘆早茶“嘆”出合作伙伴的不少,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匙一筷營造的酣暢氣氛。茶市還是老年人黃昏戀的頻發場所,通過“吃”而喜結良緣的故事總是甜蜜又美好。更不用說那些從茶友變密友的“普遍案件”了,這種情誼對于老年人顯得更加真摯可貴。想想這也正常,飯桌旁一坐一聊就是三四小時,怎么會沒點事發生?

  當然,早茶可并不只是茶,光喝茶怎么能填飽我們貪婪的肚皮呢?茶市點心總分為干點和濕點:干點顧名思義是糕點和蒸籠點心類,大都精致可口,賣相甚佳。濕點則為粥類和湯粉燉品類,十里飄香,價廉物美。而在干點濕點中又根據不同的規格分出“小點、中點、大點,頂點、特點、超點”。

  至于價格,自然是芝麻開花節節高。“小點”一般三五元錢,包括彈牙爽口的缽仔糕,金銀饅頭,還有軟硬適中的芋頭糕……“大點”的做工細膩,煎炸恰到火候,不油不焦卻酥松香脆,其中以皮薄餡香的榴蓮酥為典型代表。“超點”則以食材的精貴出名,因此價格較高,通常幾十元上百元一份,如燕窩椰汁露,金絲魚翅湯等,是商務宴請時拿得出手的好菜品。每張桌上的點心卡是埋單的依據,不同等級的點心印上不同顏色的印章,結賬時服務員只需把每種顏色印章的數量相加即可得出總價。

  廣式茶點中,豉汁蒸鳳爪、水晶蝦餃皇、姜蔥牛百葉、狀元及第粥等都是老少咸宜的傳統佳品。尚記得幼時,最興奮的就是每周六和家人去酒樓飲茶,有時還會和鄰居阿珍家一起。我和阿珍最喜酒樓的魚池,池里有青銅色的假山,成群健碩的鯉魚游趟在假山旁的小石橋下。你若扯下一塊肉汁滿溢的叉燒包扔入池內,鯉魚們便會發瘋似地朝食物撲去,熱鬧極了!我和阿珍就喜歡看這些小東西搶食,于是總趁大人們不注意,偷偷地把餐桌上的點心“偷渡”到魚池旁。

  在那里,我們不知累計投下了多少個金牌叉燒包和蟹黃燒賣,收獲的卻是滿滿的歡聲笑語。坐落席間,懶陽灑下,耳邊,是杯盤輕碰,密友暄敘;筷間,是珍饈美味,精致點心;不要急躁,不必倉促,只需珍惜眼前,這段和親人朋友在一起的美妙而溫馨的時光。

  嘆早茶,嘆即享受;享受的不單是美食,更是一種隨意自然的交際方式,一種慵懶無爭的生活態度。一壺香茗,幾件茶點,細細嚼咽的,除了美食,還有一種叫做“人生”的美味。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