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地帶

李商隱的傷隱

    清風掃過秋霜中的枯荷,你站在塘邊獨賞著月色。酒杯中映出混濁的目光,而心已不知這酒是誰釀。我在夐若千里的歷史原野中,聽著那一唱三嘆的無題之聲,尋找你縹緲的印象。

李商隱之傷

    傷者?何也?痛也。苦也。心有余思而情隔天涯,兩相遠望而不得長相廝守也。是那“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飄燈獨自歸”的落寞,是那“十歲裁詩走馬成,冷灰殘燭動離情”的傷感。

  柳絮飄飛的時節,東風纏絞著最細密的心結。短暫的相見,剎那間便成為了留戀。時間與世間的不容,成為隔斷心弦的枷鎖,讓你與相思之人等到思方盡卻仍不得相見。這求索卻不得的感受,如一把鋒利的匕首,一次又一次刺中你心中最柔軟的一面。它將溫馨化作悲傷,將美好化作追念,一個毫無預料的轉變讓你猝不及防。

  世間的一切外物皆能入你悱惻的詩篇,你化用一切東西來寄托自己的情感。無題便是最好的題目。那是不可名狀卻又能夠描摹的情愫。不需要有什么樣的題目來美化這一切,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所書的內涵。任憑后人去進行再多的猜測,誰也不能真正理解你內心真實的思想。“新知遭薄俗,舊好隔良緣。心斷新豐酒,銷愁斗幾千。”那是一個心思敏感的詩才對于愛情的理解與詮釋,那是一個向往美好的文人對于思戀的執著與惆悵。

  雖然后人將你與杜牧合稱“小李杜”,把你與溫庭筠合稱“溫李”,但是你所擁有的感受是其他兩人無法比擬的。杜牧雖有“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后庭花”,那種感受又怎能與你的輾轉徘徊,讓人無法看清的詩韻相比呢?

李商隱之隱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獨守閨房的女子,悵然若失。只有看那金蟾嚙鎖,玉虎牽絲。熏香從香爐里徐徐飄出,氤氳在整個精致的房間之中。窗外細雨淋濕了久遠的思念,心扉不知該向何人打開。恍然若隔世的感覺,彌漫在女子的心中,溢滿在作者的心底。遙想當年賈氏、甄宓之事,只嘆今日女子的無奈。這又何嘗不是在寫自己呢?

  你是最清醒的。曾經的紅顏,只留在了忘記時日的當年。也許你畢生無法忘記遇到的知己,也許你一世無法抹去刻在心尖的傷痕,但是,隱藏在愛情之后的,是更深層次的對于仕途、對于人生的思考。

  玉谿生,號則不凡。潤玉經清澈的泉流滌蕩至凈,如你的心境一樣明澈無瑕。官場與情場是有相似之處的,仕途的不得意使你無法盡情施展自己的才華。落日惶惶,大唐一去不復返,最后的茍延殘喘,與你這樣一位才思敏捷的人相遇,只能勾起的是你內心的憂郁與感慨。

  可是,生逢晚唐,生逢黨爭,誰又能表達出內心真實的想法呢?只有借古諷今,以晦澀之句喻內心之情。或許你這時最需要的,是一己知音,能夠明白你此時的感受。“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休問梁園舊賓客,茂陵秋雨病相如。”你將歷史與現實巧妙地結合在一起,隱藏在詩歌里面的那份嘆惋與傷感,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那是一位遠在中原一角,依然對于國家憂心忡忡,希冀君王能夠清醒的士人的胸懷,那是一位連遭貶謫,卻仍想要整基業,恢復初唐盛況的詩人的夢語。

  怎奈歷史終不遂人愿,玉谿生又能如何?惟看落花歸去,斜陽殘暉,映照故里,百尺長的連綿愁意,只有融進那飄飛的杏花香,一去不返了。

  誰可知你內心之痛,誰可知你內心之傷,別離與重逢,交織在你短暫的一生之中。在年華逝去之時,兩鬢斑白,默默回憶,那份隱在心里的真實。那曾經的滄海月明,那前塵的望帝春心,時光就是這樣流走了一切,流走了那只待成追憶,而當時已惘然的情結。或許這時你的感覺是最平靜的。經歷過愛情的折磨,仕途的坎坷,回首一切,一切灑然。

  玉谿生,如果詩壇沒有了你,該不知有多少人依然彷徨在無盡的思戀之中而找不到真正抒感的方式?如果詩壇沒有了你,該不知有多少人依然平白無味地直抒胸臆而不知婉轉悠長的纏綿悱惻的韻味?

  我閉上眼睛,眼前仿佛又出現了你的身影,孤獨的月光伴隨著孤獨的你,在歷史之中成為不解的永恒。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