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風采

60后的視角,80后的生活——訪我校戲劇影視學院周涌老師

    在與周涌接觸之前,你也許很難想象,“鳳凰男”“屌絲逆襲”這樣的新潮詞匯會從戴著眼鏡充滿書生氣的他的口中說出,你更不會相信,《裸婚時代》(以下簡稱《裸婚》)《來不及說我愛你》(以下簡稱《來不及》)等受年輕人追捧的劇集竟然出自這位“60后”之手。

  今年三月,由周涌編劇、黃圣依主演的35集電視劇《第22條婚規》(以下簡稱《婚規》)在各大衛視熱播,收視持續保持黃金時間段冠軍寶座,成為了2013年當之無愧的首部熱播大劇。本報記者借此機會,來到戲劇影視學院對周涌老師進行了采訪。

關注現實

    從《裸婚》到《婚規》,周涌創作了很多展現年輕人愛情婚姻狀態的劇本。作為60后的周涌對于當下年輕人的生活狀態也有著自己的看法:“社會的發展,給人們提供了更多的機會。面臨更多的機會,實際上是面臨更多的誘惑,而同時也面臨著選擇的焦灼。”“裸婚”便是周涌所說的這種“焦灼狀態”的體現:“60后甚至是70后的婚姻其實都是裸婚,根本沒有房子、車和鉆戒的壓力,而現在的年輕人卻面臨著這樣的壓力。”

  正是源于這種對社會的觀察和思考,周涌才得以在劇本中真實準確地展現年輕人的現狀,表現年輕人的心理。他也希望借自己的作品為年輕人傳遞一種向上,向善的能量,去肯定生活中感情本身的重要性:“我在《裸婚》中想傳達的是,年輕人在面對情感和婚姻時,實際上需要面對生活中的很多壓力,要做好這個準備,否則,現實會讓你的感情體無完膚。”相對來說,最近的《婚規》則更理想主義,它雖然也涉及到了這種物質的壓力,但卻側重表現了一種超越了金錢的情感的可能性,在周涌看來,無論什么年代,這種真正的感情是最重要的。

關于創作

    作為一個成熟的編劇,周涌老師也有著自己尋找素材、抓取靈感的方法:“一些細節肯定是依靠生活積累,另外經常看小說、上網看帖子也很有幫助,這樣你就會明白生活中其他人是怎樣過的,他們是怎樣面對和處理他們的生活問題的。”但生活經驗畢竟有限,面對職業編劇的時間壓力,周涌也難免遇到瓶頸,這時他總會選擇硬著頭皮繼續寫下去,等到劇本完成之后再進行修改和調整,他說:“所謂好的狀態是很難保持的,但靈感會在不斷修改的過程中產生,最終找到一個最合適的表達方式。”

  劇本創作作為影視作品的一個初始環節總會受到各種限制,雖然它奠定了故事的框架和走向,但畢竟沒有具象化,因此最終的作品常常會與劇本存在差異。周涌說他很少會將劇本與電視劇對比,因為自己創作之初總會有一個設想,假定由哪個演員來演,但這些設定又有往往與拍攝時不同。“我覺得大多劇本影像化之后都在減分,但這也屬于正常損耗。”他笑言,“我寫《婚規》時還不知道宋小寶這個演員呢,我想象的演員肯定比他好看啊。”

  不同于廣大觀眾對經典臺詞的津津樂道,周涌自己更看中的是劇中人物生活態度的變化以及在這種變化背后他們還在堅持什么:“比如說劉易陽,剛開始肯定不是完美男人,他沒有做好準備去承擔責任,但他始終是很善,脾氣也很好,我覺得這些都是他不會變的東西。從男孩到男人之間的一個很重要的區別是他懂得怎樣去承擔責任,他懂得責任是生活的一部分,是愛情的一部分,我覺得這點是非常重要的。”

謹慎改編

    不同于《婚規》的原創性,周涌之前的《裸婚》是由唐欣恬《裸婚》改編而來,《來不及》是由匪我思存的小說《碧甃沉》改編而來,它們都有著小說原型作為參照。

  談到這點不同,周涌坦言,他本人其實比較排斥改編小說,因為重新架構小說會受很多限制,倒不如自己原創。因此在選擇改編之前,他都會謹慎考慮:“以前我沒有太意識到裸婚會是一個大眾關注的社會現象,看到小說的名字之后我上網搜了一下,覺得我可以寫一個裸婚的年輕人愛情和婚姻的波折,這是小說本身給我提供的創意源頭。”

  至于《來不及》,周涌在劇中著重刻畫了男主角胸懷天下的野心:“我們在其他小說里看到的頂多是爭財產、股權,其實這些東西都很小兒科,當一個男人的野心到了爭天下的時候,我覺得這就是極致了。小說里展現了男人的野心和責任與愛情的沖突,這讓我覺得挺有意思。”但即便有了原著小說,周涌最終完成的劇本也已經改頭換面了。比如《來不及》中的人物走向和結局,也早已脫離了原著,“最終結果還是感情為重,不能以江山為重,生活中可能就完全不同,但是劇里總是要愛情至上的。”周涌笑道。

寄語后輩

    校外是著名編劇,校內是教授導師,但在周涌看來,這兩種角色并沒有太大不同。

  “它們其實是同一種身份,既然要教編劇,就一定要會寫才行,”周涌說:“我自己的創作會對教學有幫助,反過來學校生活也對我的創作有益,我可以接觸更多的人,尤其是比我年輕的人。”

  周涌的劇本創作不僅為教學提供了實戰經驗,更為學生提供了親身參與的機會,他說:“我自己比較注意帶學生進行創作,為學生增加收入,同時也增加創作經驗,慢慢地學生自己就成長起來了,最后成為獨立編劇,甚至發展得比我更好,這也給我帶來了成就感。”

  采訪的最后,周涌提出了對后輩學生的希冀:“我自己以及很多編劇都很難說是科班出身,專業學習也只是教授一些技巧,最重要的是自己多讀多寫,畢竟任何技能都是在訓練中得到的。”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