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地帶

肯尼亞:永生難忘的八周志愿行

    2012年12月5日,明星志愿者頒獎禮上我捧著明星志愿者的獎杯,著實感慨良多,讓我想起了自己在志愿活動這個道路上經歷的諸多酸甜苦辣,尤其是在肯尼亞做志愿者時的五味交雜的心情。

  非洲兒童的雙眼在我看來有種令人心碎的感覺。志愿者,這一美好的身份,讓我有機會踏上前往非洲、前往肯尼亞的征程,讓我有機會為非洲處于水深火熱中的兒童做些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因此,我義無反顧的踏上了那片熱土———肯尼亞,一個將一輩子刻在我生命中的一個名字。

  我在肯尼亞工作的地方是一所由教堂資助運營的學校,因此各種教學條件、學習環境都比較艱苦。學生一學期的學費是300先令(24RMB),飯費300先令,但仍然有很多學生上不起學。學生一旦打架被抓就會被辭退,因為這么便宜的上學機會很多人都想抓住;他們的早飯是面糊粥,午飯是玉米粒,從幼兒園到八年級,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都是同樣沒有營養的飯;他們的校服由姐姐傳給妹妹,破洞隨處可見;他們沒有足夠的課本,三或四個學生共用一本書;他們沒有足夠的錢打印試卷,一份卷子先在一個班抄一份然后傳到下一個班;他們教室沒有燈,通過太陽取光;他們沒有足夠的粉筆,一根粉筆是要用到最后手都抓不到的狀況;他們玩游戲時不穿鞋,因為跑跳太損鞋;他們的足球是拿塑料袋裹成的圓球;他們跳的皮筋是用捆東西的塑料透明短皮筋一根一根栓起來的……如此種種的條件里,孩子們上課也是混亂不堪:有睡覺的、做鬼臉的、發呆的、交頭接耳的……而老師,有的就坐在講臺上呼呼大睡,讓學生整堂地念課本;有的因家中事多就不去上課;有的只顧自己掙錢,捎帶上個課———這就是他們的學習狀態。

  我也訪問了他們的貧民窟生活。貧民窟,如似《貧民窟的百萬富翁》里的貧民窟———很多孩子的家庭很龐大,小的5口人,大的15口人,家里一張床擠著所有的人,沒電,沒水,有的沒有父親,有的沒有母親,有的沒有雙親。我常常和他們在他們家里聊天聊到哭,看到他們的家庭,他們的環境,再看看他們的學習狀態,我為他們感到難過。因此,每到一家我都對他們說:要想改變生活,改變軌跡,只有好好學習,才能走出貧民窟,讓你的家庭以你為耀,讓你自己以自己為耀。他們聽了,開始認真對待學習了,即使有時聽課依舊吃力,也會非常認真地對待每一堂課。

  雖然我可以暫時性的在經濟上幫助他們,給他們買筆,買本,買各種學習用品,買吃,買喝,買衣服,但那又有什么用?讓他們自己意識到現在的狀況,意識到自己還有希望、有前程,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才是最重要的。雖然我只能在知識上教他們五個星期,但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到了讓他們在未來的5年,或者更長時間的自我覺醒。我想我做了我能做的,也做了我該做的,將真正意義上的志愿者精神留在了肯尼亞!

  出去做志愿者,住在interhouse,也是一個很好的與他國志愿者相處、交流的好機會。同時,我們也要注意我們代表的不僅僅是一個人,代表的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個人的行為直接影響到他國志愿者和人民對中國的印象。身處異國他鄉的志愿者彼此大多不認識,一旦聚集在一起就應該互相照顧,彼此照應。對于AIESEC長遠發展而言,志愿者質量重于數量,因為中國國家形象一定程度上系于這些志愿者的身上,中國AIESEC的名聲也系于他們身上。

  在肯尼亞的八周志愿者經歷,無法用只言片語來形容和描繪。它帶給過我歡笑、淚水,帶給過我感動、無奈,帶給過我思考、懷疑,帶給過我動力、悲傷,更重要的是它帶給過我成長:它讓我真正意識到了志愿者精神的偉大、人性的光輝和我個人對于一群人的意義;讓我意識到自己,也可以為世界做些改變,為他人的生活增添色彩!因此,我會將我心中的這份志愿者精神植根在心中,繼續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為需要幫助的人的生活做些事情。

  但個人的力量是微弱的,我們能做的不止是此,明星志愿者活動的意義也不止是為了獎勵曾經做過有意義的志愿活動的志愿者,而是要以此為基,感染大學生,并號召和鼓勵更多的大學生加入到志愿者的行列中來,為無論是中國還是為世界其他國家需要幫助的人奉獻自己看似微弱的力量。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每個人的一小動,中國、世界的一大動;每個人的一善舉,中國、世界的一大舉!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