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風采

不忘最初的夢想——訪戲劇影視學院教授、《都市童話》導演梁明

    敲開梁明老師辦公室的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鋪天蓋地的書,桌子上、地上、沙發上到處都是,旁邊還立著幾幅畫。隨之而來的是梁老師那讓人瞬間融化的熱情和親和力,他敏捷地從辦公椅上站起來,微笑著示意我坐下,令記者本來緊張的心情完全放松了下來。

時間是海綿里的水

    梁明老師是我校戲劇影視學院教授、攝影系系主任,同時還擔任碩、博士生導師。另外,他多年來一直游刃有余地游走于導演、攝影、編劇、作家之間,非常忙碌。這次采訪就是在梁明老師剛剛回到學校,還沒來得及休息的情況下進行的,采訪期間他的電話總是響個不停。
  “時間真是海綿中的水,你使勁擠,肯定有,只要你肯堅持,一直堅持。”梁老師坦言有時候確實很累,但一切都是值得的。“電影是一門偉大的藝術,對電影藝術的追求是無止境的。在學專業知識的同時要廣泛涉獵,不斷積累,這對電影藝術的把握和理解都是很有幫助的。”
  對于電影藝術的追求,梁老師打了一個生動的比喻:“電影就是一盆水,隨著不斷的拍攝和創作,水總是會灑的,即使你拼命捧著它,祈禱千萬不能灑,但事實是不可能的。電影太偉大了,你永遠不可能做到極致。”對于商業片與藝術片的界定,梁老師有自己獨到的見解:“電影本身就是藝術,我們人為地把它分成藝術片與商業片是不準確,也不科學的。只要觀眾花錢進電影院看的電影都是商業片,電影的藝術屬性是與生俱來的。”
  梁老師一直用行動踐行著他的信念,雖然現在很忙,仍堅持每周一定的觀影量。他反復強調沉下心讀書的重要性,“現在社會能夠踏踏實實地靜下來,搞點藝術、做點學問的人真的不多了。”
  忙碌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梁老師很注重自我調節。從他那硬朗結實的身板看得出他是個運動愛好者,打球是他鍛煉身體的主要方式。畫畫也是他的一大愛好,可以隨時保持身心愉悅。

堅持夢想最初的方向

    梁明老師是第五代導演的代表之一,1986年他拍攝的作品《假期》獲國際青年電影作品金獎;1989年由他導演的《黑樓孤魂》電影曾引起極大轟動,至今人們還記憶猶新,也是新中國第一部立體聲恐怖片。對于這次自己導演的電影《都市童話》斬獲德國科隆國際電影節最佳故事片和最佳男主角兩項大獎,梁老師表現得很平靜,“能夠獲獎是當然是對我們付出的肯定和激勵,但我們拍電影的初衷不是為了去獲獎,而是出于自己的興趣、藝術追求和價值觀。”
  在看待導演與其余電影創作人員的關系上,梁老師強調術業有專攻,“電影分工是很明確的,把自己擅長干的事情干好就行了,不要包攬的太多,導演的任務就是將劇本視覺化。”梁老師是攝影出身,但是電影是他最初的夢想,也是這么多年一直堅持的方向。他多年來不斷閱讀大量小說,篩選適合改編成電影的優秀劇本。
  新片《都市童話》以一個智障青年的視角,去審視原本虛實相生的復雜社會。主人公的行為看似愚鈍,卻在不經意間展現出最本真的智慧和可貴的人性。“該片既不是再行歷史,也不是再現,而是實實在在的反映社會現實的一部‘童話’。我們把它稱作證據,是有一點反諷,我們只是在講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它本身的故事情節就很吸引觀眾,現在的觀眾的審美水平提高了很多。影片的質量好壞觀眾自有定奪。”
  本片從確定劇本到拍攝完成一共歷時四年,對于期間遇到的困難和坎坷,梁老師描述得很輕松:“一步一步走唄,這么多年了,什么風風雨雨沒見過,只要堅持就能走完。”影片從劇本到演員都經過了精挑細選,男主角鄒俊百為了能夠更加真實地詮釋好劇中“智障少年”的角色,還特意到天津智障學校去體驗生活,與智障兒童交朋友。這部影片能夠取得這樣不凡的成績也離不開每一位參與者的努力。

扮演好每一個角色

    電影《都市童話》的男主角鄒俊百這樣評價梁老師:“工作中的好導師,生活中的好父親”,梁老師不僅是一位教師、一名導演,同時也是一個大一女孩的父親。然而他沒有中國傳統父輩的那種“家長式”的教育觀,不論是孩子還是學生,在他看來與自己都是平等的。或許正是這種開明的價值觀,讓他與學生和工作人員之間沒有隔閡,很輕易就建立起了一個直言不諱的平等交流的世界。
  “我和學生們都是‘哥們’,我們之間沒有什么隔閡,他們有什么事都愿意跟我說”,梁老師的新浪微博是學生幫他申請的,他的辦公室也是學生自愿幫忙整理的。
  梁老師坦言,在眾多職業當中,自己最享受的還是導演,這剛好與他的教學工作相輔相成。“教學需要理論研究,拍片也是為了通過實踐獲得真實有效的反饋,更好的融入教學。理論與實踐必須結合。我的作品中有學生參與的從《夏天有風吹過》到現在已經有五部了,主創人員基本上都是我們的師生,形成了一個從編劇到攝影的完整團隊。”
  在教學上,梁老師一直堅持與時俱進,他笑著說道:“講課不能一直講一些老掉牙的東西,我們必須跟在時代前沿。”作為導演,他跨界技術與藝術之間,一直走在把握最新科技的最前沿。
  梁明,這位慈父與導師的化身,帶著那顆對電影的熱愛,帶著那份對夢想的堅持,帶著那種對教學的嚴謹,為學生們燃起一盞指明方向的燈,讓他每個人都能在屬于自己的方向上發光發亮,勇敢前行。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