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動態

【校友風采錄】 老畢的夢想

【寄語母校】光陰荏苒,一轉眼,中國傳媒大學已經55歲了。核桃林,白楊樹,還有我們的校歌(校園里有一排年輕的白楊》,當年的白楊畢福劍至今仍記得學校的一切。55歲了,老白楊只能說祝學校生日快樂祝同學們愉快。萬一有個什么活動,不要忘了校園外面的那棵老白楊。

——畢福劍

【造夢】     

入學考試險勝

1985年1月,畢福劍所在的第一海洋船調查大隊,接到中央軍委的命令,原地脫軍裝,集體轉業,交青島市海洋局管轄。離開部隊很長一段時間,畢福劍心里空蕩蕩的,天高地闊卻沒有自己的容身之所。盡管還是做著原來的工作,盡管還是那樣受寵,用畢福劍的話說,魂丟了!那些日子,他沒有了往日的激情。他常常和戰友下飯館喝酒,以排心中的愁云。4月初的一個星期天,畢福劍和好友到市內玩,午飯過后,兩個人正要回單位,突然一幅巨大的廣告牌吸引了這兩個熱血青年:北京廣播學院的招生簡章。好友熟知畢福劍在才藝上的造就,就鼓勵畢福劍報名試試。“得了吧,湊那個熱鬧,咱是不是那塊料自個兒知道!”畢福劍嘴上推辭著,內心卻另有隱衷。那個時候畢福劍一個月的工資只有6元,而報名費就要花去4元錢,好友知道畢福劍的苦衷,“我給你交報名費,考取了算你的,考不取算我的,行嗎?”畢福劍當然不會讓朋友幫自己交這個報名費,不過朋友的鼓勵卻燃起了畢福劍心中的斗志。排了兩個多小時,交了報名費畢福劍順利通過了初試。復試時,畢福劍又取得了專業課第一名的成績。回想起那次考試的經歷,畢福劍還是津津樂道。

畢福劍:那天考做集體小品,當時是七個人—組,考試題目是《火車站臺》,題目一出來,其他六個考生都迅速地確定了自己的角色,有警察、有司機、有打架的……只有我還傻傻地站在一個角落里,沒有得到任何的角色。表演到了三分之—的時候,老師問我,畢福劍同學你怎么沒有表演呢?我當時就急中生智地說,我參加了,老師我是表演看熱鬧的,我在觀察。就是這么一句話,我贏得了老師的青昧,給了我七個人中的最高分。我這以靜制動用得還不錯吧。其實啊,說實話,我當時腦中一片空白,但是我沉著冷靜的態度博得了老師的好感。

接下來的文化課考試中,由于我利用自己的業余時間念過兩年的夜大,對于文化課的學習從來沒有放松過。經過嚴格的三試和丈化課考核,華東地區就錄取了我一人。招生的老師說:“我看他第一眼,就覺得他滿身是戲,能錄取他我們是真正的不拘一格選拔人才喲!”    .

廣院的全才生

27歲的畢福劍進入北京廣播學院開始了為期4年的大學生涯。現在有的觀眾曾經形容他“滿臉滄桑”,其實,進入大學的畢福劍也確實比同班同學的閱歷要豐富得多。當時班級里最小的同學只有19歲。

《夢想劇場》導演李國營向我揭秘說:“當時,畢福劍進宿舍樓的時候,傳達室的大爺就高喊;哎,那位同學家長你不能進去。排隊的時候,有的家長還讓他靠邊站,都誤認為他是學生家長呢。”

畢福劍進入廣院后,他的藝術潛質就被完全的挖掘出來了,27年所有的準備都發揮得淋漓盡致。在廣院的舞臺上,聲材形表他樣樣精通。每次學校的大小文藝匯演總少不了畢福劍的身影。拉二胡、山東快書、說快板、書法繪畫,這些別的同學所不具備的特長使畢福劍很快便從同學之中脫穎而出。他還寫了很多的原創歌曲,自己填詞。其中最得意一首名為《小船翻了》,被當時導演系的同學們傳唱一時,在優美的小調中還不乏他的“畢氏幽默”。

畢福劍不但在文藝上拔得頭籌,而且在廣院的各項比賽中更是屢屢得冠。由于有小時候中長跑的訓練經歷,他是廣院800米紀錄的保持者。方方面面表現出眾的畢福劍,在學生會的選舉中,高票當選為北京廣播學院電視系的學生會主席。    

盡管學生會工作繁忙,畢福劍仍把學好文化課、學精專業課作為自己大學時的主要任務。每天不管學生工作再多、再忙,他都會留出固定的時間復習老師課堂上所講的各項知識。畢福建學的是導演專業,但他在校期間對攝像、錄音技術及節目主持也有一定的興趣,他認為要想成為一個好的電視工作者,就應該正確處理好廣和博之間的關系,俗話說,藝多不壓身嘛!

大概與生活的經歷有關,從小就受人歧視、在農村吃盡苦頭的畢福劍,格外珍惜這個能夠來到廣院學習的機會,他表現得格外勤奮與鉆研。從大一的基礎課、大二的專業課、大三的實習以及大四的畢業論文答辯,他都一步一個腳印,勤勤懇懇,踏踏實實。采訪的時候,他還特意叮囑廣院的師弟師妹們,不要希望.一蹴而就,要放正心態,去掉浮躁。在學校時候,關鍵還是在于自己,不要把希望都寄托在別人身上。老師只是起到引路的作用,最終是靠個性發展、靠個人的努力!

畢福劍:能取得一點進步,都靠在校時認真努)b——大—的基礎課、大二的專業課,大三的實習,大四的打拼。確實這些東西都不能忽略。在校的時候不注意,等你畢了業,你想再重回學校,那就沒時間了,那會兒你會留戀這個學校。在學校的時候沒有見過天,還經常怨天尤人。我說這些話建議我們在校生,應該借鑒老白楊的經驗,學一天、是—天。

【追夢】

夢的轉點

大學畢業后,畢福劍有幸進入中央電視臺文藝中心工作。大學時自己訓練出來的攝像功底為畢福劍爭取來一次大型電視劇拍攝的機會。當時在大型電視連續劇<三國演義)任攝像工作的著名攝像師劉書亮,將剛剛參加工作不久的畢福劍推薦進了劇組任攝像助理,很快畢福劍的攝像功底就被總導演王扶林發現,他將畢福劍的職位由攝像助理升為主攝像之—。

當時的拍攝工作進行得很是辛苦,一連數月都在野外進行拍攝。那時候的畢福劍完全是晝伏夜出,每天也顧不上洗臉、刮胡子,就連睡覺他都要抱著攝像機,幾個月下來人消瘦了許多。

畢福劍:我的攝像機從來不讓別人碰,睡覺我都守著它。休息的時候我就把第二天的機位圖事先畫好,攝像機從不離我左右,我怕萬一不小心撥動了哪個鍵,影響第二天的拍攝進度,那后果就太嚴重了。

我在《三國演義》電視連續劇攝制組做了一年的攝像工作,這尸年攝像工作的結果令我十分意外:“找我做導演的沒有,找我做攝像的卻有十多家。“

更令畢福劍感到意外的是,1995年他有幸被中國北極科考隊選中,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徒步到達北極點的電視記者。從此,他開始了編導、攝像、記者、主持人—肩挑的工作。

在北極的畢福劍差點命喪冰海。他走在一望無際的冰海上,突遇冰塊融化奇觀,見大塊的冰山林立冰海上,心想奇觀難遇,遂抓住千載難逢的壯觀場景拍攝。猛覺一只大手抓住他往外跳,站定看清是外國人。回首剛才站處,剎間成巨大冰峰栽到海里。外國人比劃,那里深達5000公尺!畢福劍目瞪口呆,想起剛才生死一線,后怕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攝影機一直沒關,他那種真實的情感流露完整保存下來,人們喜歡他的真實。

畢福劍:說老實話,去之前,誰也不能肯定自己能活著回來。到達北極點的那一瞬間,我腦子里的第一個念頭是,活了36歲,多干了一檔事兒,值了。從北極回來后,我寫了一首詩,詩中有樣的話:人說,北極一趟,給你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說,是北極的雪,北極的冰。是雪,是冰,使你們險些沒能生還。我說,我只記得她的潔白,她的透明!這話可—點也沒矯揉造作。沒到達極點以前,天天盼著接我們回去的飛機快來,能把我們接回“大本營”,吃上一頓熱飯,最好是東北家鄉的熱菜包子!但是,到達極點那一刻,我卻突然特怕飛機馬上來,最好能讓我們在這兒住上一夜!

畢福劍的主持生涯應該說從北極起步。當時在北極沒有主持人,他就自己對著鏡頭說話,介紹自己所處的位置,以增強真實感,可能就因為這點讓北京的導演看中了,覺得畢福劍上鏡還可以,于是開始有人讓他主持一些節目。

平易但不平庸

1997年,中央電視臺文藝部推出一個新節目——夢想劇場,為廣大熱愛話劇表演、但沒有機會展示才能的人提供機會。這個由電視臺的導演輔導觀眾自編、自導、自演話劇或片斷,幫助他們學習話劇知識和表演技巧的節目,由觀眾唱主角,有很強的參與性,是老百姓自己的節目。現如今,觀眾的欣賞口味越來越高,在觀眾不斷求新求變的要求下,在社會反對做作、追求自然的條件下,畢福劍以平實、貼近觀眾的主持風格,使觀眾感覺不到與主持人之間的距離,因此格外受到戲劇愛好者的歡迎。

畢福劍:在《夢想劇場》當主持人,我說純粹是一種種誤會。最初的《夢想劇場》,曾找了幾4"3-持人,但總覺得他們宇正腔圓的主持風格與觀眾的業余表演融合不到一起去。可節目不等人,我斗膽走了上去,拿到臺里去審查,沒想到特別順利地通過了。從此我從+個幕后的導演,走上了前臺主持人的位置。沒想到的是,估計正因為我是個業余的主持,沒有經過專門的訓練,我的主持風格才與其他主持人的風格形成對比與反差,讓觀眾感到新鮮;同時也因為我沒學習過字正腔圓的播音,也沒有受過主持人起立走坐等基本素質的訓練,顯得平常和自然,歪打正著,反而讓觀眾感到特別親切。觀眾一下子認可了這種主持風格,也認可了我。

從此畢福劍就一發不可收拾,從《夢想劇場》到《星光大道》、《快樂驛站》、《七天樂》系列,主持哪檔節目哪檔節目火,他的另類主持風格、操著一口帶大連音的普通話,受到了全國觀眾的一致好評。

經常有人把我和崔永元做比較,我倆相似之處是主持風格自然淳樸,并具有幽默感。崔永元稱自己是“鄰居大媽的兒子”,那么我就是“鄰居大媽的孫子吧”。觀眾為畢福劍層出不窮的鬼點子叫好,同時也很擔心,這些新穎獨特的創意會不會有一天枯竭了呢?對此,畢福劍大手一揮,豪邁地說:“去過大海嗎?只要海水沒有枯竭,我的創作點子就會源源不斷。生命不息、中鋒不止嘛!”

【探夢】

吳郁(中國傳媒大學廣播電視文藝學教授):優秀的綜藝節目主持人在出現意料之外的“不測”時,總是能從體諒對方、為他人解圍出發,巧妙地轉移觀眾注意力,或索性點明自己的失誤,自我解嘲。如一次《夢想劇場》主持人畢福劍在節目結束公布“音效結果”得獎結果時兩次“卡殼”,他并不掩飾自己的失誤,在播出時保留了“卡殼”并自嘲“嘴真笨,老說不利落”,大家笑了起來,氣氛是輕松和諧。   

李國營(《夢想劇場》導演):1996年年底,當時有一個欄目叫《人間萬象》,這個欄目是實時報道、信息類綜合的一個節目,屬于中央電視臺文藝部戲劇組。當時為了改版需要,我們和畢福劍一起商量,于是定了一個《夢想劇場》。為什么叫《夢想劇場》呢,當時咱們央視的屏幕上,基本上叫貴族電視,為什么呢,因為是國家臺,能夠上到國家臺屏幕的演員要求非常高,都是明星、大腕。所以我們這個劇組當時就想,如何讓普通的老百姓走進央視的屏幕里,走進央視的大門,讓這個欄目成為老百姓自己的節目。我們是第一個打破貴族電視,把平民電視引進央視的欄目。老百姓都有夢想,所以當時夢想劇場的意是,“圓老百姓的表演夢。”

葛延枰(《星光大道》總制片人):  《星光大道》欄目一改以往娛樂節目以明星表演為主的局面,本著“百姓自娛自樂”的宗旨,突出大眾參與性、娛樂性,力求為全國各地,各行各業的普通勞動者提供一個放聲歌唱,展現自我的舞臺,是—個沒有門檻、沒有距離、沒有限制的大眾欄目。老百姓都說看畢福劍的表情特別有戲特別親切,主持人就是應該貼近老百姓的生活而不是高高在上,我們喜歡老畢的幽默,喜歡老畢的親切。老畢這個稱呼是電視觀眾們自愿與他拉近距離的昵稱,其實仔細算算,在主持界能被百姓這樣親切稱呼的人還真是不多,由此可見老畢有多么受歡迎。

星光大道

《星光大道》是中央電視臺綜藝頻道推出的一檔大型綜藝欄目,時長九十分鐘。

該欄目一改以往娛樂節目以明星表演為主的局面,本著“百姓自娛自樂”的宗亂突出大眾參與性、娛樂性,力求為全國各地,各行各業的普通勞動者提供一個放聲歌唱,展現自我的舞臺。欄目以唱歌為主,廣泛吸納多種表演形式,以擂臺賽的形式依次決出周冠軍、月冠軍和年度總冠軍。

《星光大道》是—個沒有門檻、沒有距離、沒有限制的大眾欄目。不分年齡,不分唱法,不分職業,只要熱愛音樂,擅長表演,就可以登上《星光大道》的舞臺。    

此文轉載自卜希霆主編的《我的傳媒夢》

編輯:黃先昊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