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動態

【校友風采錄】 《我的大學》 ————北京廣播學院83級電視編輯專業 鄭 浩

1983年7月,17歲的我,成為了一名大學生,被錄取到北京廣播學院 電視系 電視編輯專業。

1987年,因為我連續四年被評為一等獎學金獲得者,所以很榮幸地被保送為電視系碩士研究生,攻讀攝影美學。

1989年,社會的劇烈變革,讓我從前途光明的優秀大學生,變成了畢業分配的困難戶,所有主流單位的大門這時突然對我全都關閉上了。

在一位同學的幫助下我辦了一個小公司,但很快因為各方面經驗和知識的欠缺,我就敗下陣來,公司垮了,我連一天幾十塊錢的辦公房費都交不上。

我是個內心不服輸的人,又開始了新公司的運作,這次我選擇和朋友合作,我開始慢慢學習管理技能,不久,又創立了新的公司。 

畢業二十多年了,我還有一個收獲,就是經營著金薔薇公司,從一個電視創作者變成為一個電視經營管理者,把導演的舞臺從一個劇組轉換成一個公司,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我心中只有電視事業。

說起母校,每個人都會懷有各種各樣復雜的情感,對我來說,母校是親切,是溫暖,是青春,是血液。當我年過四十之后,對于母校的愛,愈加深厚,對于母校的自豪,更加強烈。

每當那首《校園里有一排年輕的白楊》的歌聲響起,我的心中總會蕩起一股特有的激情。作為一個音樂電視導演,我有幸受母校之邀,兩次重返母校執導拍攝,和眾多學有所成的校友們共同制作了這首屬于我們每個廣院人的校歌。

在白楊樹下,我們永遠年輕,透過白楊樹的眼睛,我永遠會和我的大學時代相遇……

1983年7月,17歲的我,成為了一名大學生,被錄取到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電視系(現電視學院)電視編輯專業。和許多當時考上大學的年輕人一樣,伴隨著人們對“時代驕子”的贊美,開啟了我們青春的夢想。在廣院的天地里,我學會了攝影,了解了音樂、美術,懂得了如何看電影,掌握了初步的電視制作技能,更見證了:“廣院之春”和“月光杯”的誕生。在這里我結識了來自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并與他們攜手走過了那段陽光燦爛的日子,直到今日,我們的手還是緊緊地牽在一起。翻開我的學生作業,一幅幅黑白照片的影像不僅僅是紀錄,更是一去不復返的青春歲月。17歲到21歲,我把人生最黃金的美好時光,默默地安放在廣院的課堂、階梯教室、操場和圖書館,當然每個周末的舞會,更成為我們揮灑青春的情感依戀。

有一回,老師讓我們提出對廣院的希望,有同學回答:“希望這里能成為大師的搖籃!”,幾十年過去了,也許我們當中還沒有出現大師,但今天,廣院和一代代廣院學子的確與蓬勃發展的廣播電視事業一起邁向了輝煌。

1987年,因為我連續四年被評為一等獎學金獲得者,所以很榮幸地被保送為電視系碩士研究生,攻讀攝影美學。三年的研究生生活,除了專業知識上的豐富之外,在那個特定的年代,社會風雨的洗禮更是給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令我永生不忘,1990年終于我畢業了。

與我當年踏入大學校門時意氣風發的情況不同,走入社會時的我卻陷入迷茫。我必須要面對人生的選擇。1989年,社會的劇烈變革讓我從前途光明的優秀大學生變成了畢業分配的困難戶,所有主流單位的大門這時突然對我全都關閉上了。這讓我的心靈產生了極大的落差。我真正感受到從未有過的苦悶,委屈和不服。我體會到那種走投無路的滋味。恰巧,離休的老父親因病要做手術,他是個從戰爭年代走過來的老軍人,我艱難的處境他早已查覺,他在進手術室前問我今后怎么打算,我說您放心,當年你歷經戰火的洗禮,從一個窮孩子成為今天光榮的老軍人,靠的是奮斗。作為您的兒子我一定要靠自己的奮斗打拼我的事業。父親聽完后,馬上表態,你不要在病床前陪我,現在就上你自己的前線吧!其實,當時對于我來說,根本沒有選擇,面對所有大門的關閉,我第一次發現只把書讀好,并不能解決實際的問題,只領到畢業證書,也并不意味著真正讀完了人生的大學。在當時分配工作最為困難的時候,是我的導師給了我堅強的力量。我曾對天發誓,不管有沒有單位,只要不失去工作的權力,我一定會闖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榮獲1997-1998年度中國音樂電視最佳導演

走自己的路,說說容易,真正走上這條路,就像一個人在大海上漂流,無邊無際。那時的我沒有生活來源,沒有固定收入,沒有單位,成了個自由職業者。為了解決生計,老師和同學們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幫助我,為我介紹各種劇組,讓我有機會拍教學片,拍電視廣告。也許是少年輕狂、也許是絕地重生。幾年后,作為攝影師我參與拍攝了一部電視劇,名字叫《我有一片遼闊的天空》,影片中失去雙臂的小姑娘成潔,用她永不放棄的努力,獲得了社會的尊重,我想這應該也就是我當時心靈的寫照。我同樣深深的記得,在最艱難時,重慶電視臺的何為大哥,介紹我拍攝當時紅遍全國的太陽神電視廣告。從此迎來了我人生的重大轉折,我走上了以廣告拍攝為基礎的電視之路。這基本解決了我生活上的后顧之憂。隨著生活的好轉,一個更大的挑戰開始逼近了。要想保住這個難得的飯碗,就要在市場大潮中變被動為主動,真正在競爭中求生存,求發展。在一位同學的幫助下我辦了一個小公司,和所有的年輕人一樣,起初覺得很有信心,勝利唾手可得,但很快因為各方面經驗和知識的欠缺,我就敗下陣來,公司垮了,我連一天幾十塊錢的辦公房費都交不上。失敗,重頭再來,我是個內心不服輸的人,悄悄的我一邊回到劇組打工掙錢,另外又開始了新公司的運作,這次我選擇和朋友合作,開始我們共同努力,很快就在電視圈內小有名氣,業務量蒸蒸日上,在外人都非常羨慕我們的時候,卻因為我們經營理念的不同,在公司決策上產生了重大分歧,我的合作伙伴選擇了單干,我又一次在社會上體會到了孤獨的滋味,更體會到了友誼的珍重。再次的失敗,讓我更加理智地對待市場這個大江湖,我知道,僅僅靠專業知識不能夠打拼天下,于是,我開始慢慢學習管理技能,不久,又創立了新的公司。

與我許多同學畢業后就分到各個電視臺或國家單位不同,我走上了另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成為了一個獨立電視人。今天看來,這并不算什么,但在上個世紀的中國,社會環境相對封閉,人生選擇相對單一的情況下,這幾乎就是在沒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條路,用我老師的話說:“在特定的時期,鐵軌在鄭浩這里拐了個彎。”我真正成為了中國最早一批獨立的電視人。從一個順風順水的優秀大學生變成了在大海中四處漂泊的自由人,這種反差是特別強烈的。社會上的不解,父母的困惑,都曾讓我深深地失落在那個沉悶的時代。

好在我沒有失去工作的權利,好在有老師、同學們的幫助。我開始在劇組里從最基層的攝影助理干起。曾獲四川國際電視節大獎的電視劇《南行記》成為了我人生大學的第一課,感謝潘曉陽導演給了我這樣一個機會,感謝著名攝影師王小列手把手地教會我怎樣去營造電視畫面。時至今日,我都常常和年輕人講,對于年輕人來說,掙錢不是最重要的,實踐機會勝過一切。這種感受我想一定來自于當年的奮斗經歷,來自于那么多朋友和師長給了我機會,給了我平臺,這其中還包括電視片《八千里路群英會》的導演鄭鳴。他們也許不知道,當年他們那樣一個個具體的關懷,卻實實在在改變了我的人生。心存感激、心懷感恩,這是我多年后時常提起的做人原則。 

如果把校園的學子生涯比做一條河,那么走出校園就好比躍入了大海,四處無邊,天地無限。人在孤獨時經常會焦慮、會躁動、會不知所措,剛走出校園的我就是這樣一個迷途之子,在尋找人生坐標的旅途中,我慶幸自己結識了一位良師益友,他就是吳文光,中國新紀錄片的代表人物。和校園里的正統教育不同,與他在一起,我學會了反思,學會了獨立思考。我也隨他一起走進了當時被叫做“地下電影”的獨立藝術家群體,結識了崔健、張元、牟森、呂嘉、金星、張大力等一大批充滿才華的藝術家。那個階段給我的人生打下了最重要的思想基礎,直到今天我都認為那些年是我思想最為活躍的時光。感謝上天,讓我從另一種角度重新認識了自我,重新認識了人生,重新進行了人生的選擇。從跟隨吳文光拍攝紀錄片《1966.我的紅衛兵時代》、《流浪北京——四海為家》到參加演出牟森的試驗話劇《故鄉天下黃花》、《與愛滋有關》,每一次參與都讓我有說不出的愉快和精神的滿足。我跟隨他們一起走進各種國際文化藝術節和電影節,走在世界許多角落,去傾聽世界的聲音,這是何等的幸運! 

當時曾經有朋友勸我留在美國,還為我申辦了綠卡,我的確有過這樣的想法,但最后還是選擇了歸來,因為走出國門,我才真正地認識到,我的事業和夢想一定只能在中國。與許多同學相比,這也許算是另類的人生吧。當一個人面臨困境,選擇了另一種人生時,往往會獲得意想不到的收獲,這是我真切的感受。時隔多年,我常常會非常懷念那段生活上貧窮但精神上富有的歲月。在那段日子里,我的內心充滿了追求,充滿了創造。在那樣一個活躍而自由的特定群落中,我獲得了享用一生的精神財富。

人生的選擇,經常會從被動走向主動。從起初的無意識選擇,到后來選擇的自覺,漸漸地我學會了把握自己的命運,我愿意轉變,喜歡接受挑戰。因為我拍攝過《回到拉薩》、《知心愛人》等上千首音樂電視,在1998年還獲得了全國音樂電視導演大奨,所以很多人把我定位為音樂電視導演,其實我到今天仍然都在尋找著新的轉機,希望在新的挑戰下完成人生的又一次轉身。在離開學校的二十多年里,我拍過新聞、紀錄片、電視劇、廣告、片頭包裝、電視晚會、電視欄目、電視宣傳片、音樂電視……,幾乎涉足過所有的電視門類。我希望人生變得更加豐富,我也很希望把在校園里的每一段理論,都實踐到眾多的創作中,以此來激勵自己不斷成長,不可懈怠。

畢業二十多年了,我還有一個收獲,就是經營著金薔薇公司,從一個電視創作者變成為一個電視經營管理者,把導演的舞臺從一個劇組轉換成一個公司,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在商海沉浮之中,我上過當,受過騙,但這一切都不足以擊倒我,因為我心中只有電視事業。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更好地為我的電視創作服務,我時常告訴我的同仁,要學會采集珍貴的塵土,才能鍛造金色的玫瑰。在每天的平凡之中去不懈積累,終有一天會得到金色的收獲。我們這個規模不算大的電視制作公司,十幾年來已經拍攝了幾千部各種類型的電視作品,現在我們不僅擁有了屬于自己的創作空間,先進的電視設備,甚至還有了專業的攝影棚。直到今天,我依然工作在第一線,在公司里我既是管理者,也是生產者,作為導演,緊要關頭也經常會操起攝像機,親自去拍攝,在我的身邊,沒有人管我叫“鄭總”,大家都習慣地稱我為“鄭導”,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熱愛電視工作,一切都是為了圓一個學生時代的電視夢。

今天,我能用另一種軌跡,完成了人生的跨躍,這其中最最重要的一條經驗就是堅持!感謝我的老師在畢業時送給我的八個字“為人要好,業務要精”,這已成為我和我的團隊的座佑銘,對此,我會信奉終生!

最后,向我的母校致敬!

向我的老師們致敬!

向我的校友們致敬!

我驕傲,我自豪,因為我是廣院人!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