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動態

【校友風采錄】一腔高尚情懷,一條光輝歷程

簡介:趙鐵錘先生是北京煤炭管理干部學院畢業生,2002年北京煤炭管理干部學院與北京廣播學院合并,成為今日的中國傳媒大學。 


一個成功的人,一個偉大的人,不僅僅擁有執著的毅力、出眾的才華、美好的品格,更擁有著高尚的情懷,也往往擁有吸引人、感動人的傳奇經歷。

作為一位部級領導,一位主抓安全生產監管監察工作的部級領導,一位為了國家和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而忘我工作的部級領導,在人們的印象里,是日常工作中忙碌的身影,是在救援現場疲憊的面容,是對非法違法現象嚴厲的態度,是與職工群眾交流親切的言語。 

但是,從一名普通的煤礦工人,到為煤礦、為安全無日無夜、嘔心瀝血的部級領導,堅強伴隨執著,汗水交織淚水,鮮花和著掌聲,風雨映襯輝煌,一路行來,又有多少旁人無從知曉的人生滋味? 

高尚情懷,傳奇經歷,這兩樣,趙鐵錘都有,只是鮮為人知。 

懷一腔情,存高遠志

大學,科學的殿堂,人生的加油站。

很多人,懷揣美好理想走來;很多人,最終把美好理想變成現實。 

與不少人不同的是,趙鐵錘是懷著對煤礦工人最真摯的情感,懷著改變煤礦落后面貌的偉大志向,走進了北京煤炭管理干部學院。該院素有“煤炭黃埔”之稱,2002年與北廣合并,成為今日的傳媒大學。

真摯情感,偉大志向,源于入學前——至今提起仍令趙鐵錘感慨萬千的工作經歷。

1969年3月,河南平頂山礦務局(現為中國平煤神馬能源化工集團)招工,當時年僅18歲的趙鐵錘,戀戀不舍地離開老家,從河南郟縣來到平頂山,到十礦當了一名井下一線工人。

這就是他與煤礦、煤礦工人幾十年不解情緣的開端。

這是怎樣的開端?18歲的趙鐵錘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

“當時,年產原煤120萬噸的十礦,與其他更先進、規模更大的礦比較,各方面是有差距的,但管理上還算較好的。但跟現在的大部分煤礦比,對年輕人來說,是不可想象的。”趙鐵錘說。

“就說當時的‘兩堂一舍’,現在很難再看到那樣的艱苦條件了。每天從井下上來,必須要洗澡啊,可是澡堂里的水又黑又臟又臭;到了冬天,下大雪,刮大風,8小時一個班,干完了在食堂連口熱乎飯都吃不上。”

如煙往事,清晰依然,趙鐵錘說起來很動情。

“我們住的宿舍是大通鋪,大通鋪就是木板鋪上草。十五六個人一個擠一個。當時哪有空調、暖氣呀,冬冷夏熱。衛生條件很差,到了夏天,我們就把大通鋪拆了,把木板拿到外面,用熱水燙,暴曬,木板縫里有臭蟲啊!”

生活條件不堪回首,工作條件也很差。

“井下條件不好,安全管理也不行,工作服又臟又破,好幾天也洗不上一次。我上班的第三天,在掘進工作面正干活,切眼發生了瓦斯燃燒,老工人大喊‘著了,快往外跑!’。”

體驗著煤礦生產、生活條件的艱苦,和工友們天天從事著高強度的體力勞動,年輕的趙鐵錘深受觸動。

面對艱苦,選擇有很多種。

趙鐵錘沒有被嚇跑,而是被激起了個性中的不屈。一個堅定的信念在他的心中萌生:一定要學知識,練本事,改變煤礦落后面貌,改善煤礦職工的生產、生活條件,讓礦工過上好日子!

在一名年輕煤礦工人心中激蕩的這個堅定的信念,是志存高遠的心聲,是高尚情懷的寫照。 

有了堅定的信念,就有了克難攻堅、不斷進取的最強大的精神支撐。

抱著堅定的信念,趙鐵錘刻苦學習,勤奮工作,在學中干,在干中學。

“他對煤礦工作的熱愛,他那份敬業精神,他那種學習的勁頭,我們好多人都覺得他和我們太不一樣了。”趙鐵錘當年的工友十分感嘆,“那時,很多招工到煤礦來的,都是為了掙點辛苦錢,養家糊口,不會想得很多,我們對他那勁頭都難以理解。因為,當時,面對艱苦的環境,很多人選擇的是承受與適應,或者逃跑。”

憑著很多工友無法理解的學習、工作勁頭,從1969年進十礦當工人,到1975年,一年不落,趙鐵錘年年是礦上的先進工作者。從一名一線普通工人,到技術員,趙鐵錘一步一個腳印,用辛勤的汗水和驕人的成績,鋪就了一條閃光的征途。 

1975年8月,十礦要選一名業務尖子,到當時的河南省煤礦學校機采專業學習,為期兩年多,為平頂山礦務局搞綜采綜掘機械化培養專業人才。

當時,十礦有6000多人啊,只選一個人,誰被選上都如同中了頭彩。

趙鐵錘中了頭彩。不是運氣,是多年的學習、敬業、進取和優秀的品格,讓機會自然地落到他這個“有準備的人”頭上。

上世紀80年代初,全國煤炭系統搞綜采綜掘機械化試點。

搞機械化,改善生產條件,減輕工人的勞動強度,這是趙鐵錘一直夢想的。

當時全國組建了兩個隊,一個在大同礦務局(現在的大同礦業集團),一個在平頂山礦務局。 

機會和擔子又落到趙鐵錘身上。對學業有成的趙鐵錘來說,這是一個一展身手的大舞臺。平頂山礦務局優中選優,趙鐵錘上任平頂山礦務局試點的綜掘隊副隊長,成為當時全國煤礦綜采綜掘機械化前沿的領軍人物之一。

有才干、有能力、有品質,給一個人帶來的往往是更重的擔子。 

1985年,趙鐵錘走上了煤礦領導的崗位,上任平頂山礦務局十一礦副礦長,奏響了他改變煤礦、善待礦工的又一段光輝燦爛人生歷程的序曲。 

這段序曲中,讓趙鐵錘留戀而難忘的是,1988年到1990年在北京定福莊校園里兩年緊張而快樂、勤奮而充實的學習時光。 

求學歸來,高莊建功

“一進校門,前面是個大花壇,接下來是教學大樓,后面是個大操場,有著幾百年樹齡的柏樹蒼翠挺拔。校園漂亮極了。” 

對傳媒大學的最初印象,在趙鐵錘的腦海中依然深刻,歷歷在目。 

說到母校,趙鐵錘說的更多的還是感謝,“謝謝學校的領導、老師,兩年學習生活,是最值得我回憶的人生片段。兩年的緊張學習,讓我受益匪淺。”

兩年中,趙鐵錘更系統、更深入地學習了采礦工程管理專業知識,而且還積極參與學校的實踐活動,到煤炭企業參觀調研。

“有的企業干得不如我們好,有的企業干得比我們好,通過實踐,放開眼界,收獲很大。有一次,我們去北京礦務局(現在的京煤集團)的一個礦調研,他們正在搞急傾斜煤層開采,當時我們也在搞,大家一聊起來,特別親切。”

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國有企業逐步探索體制改革。“目的當然是要搞好、搞活,但路怎么走,大家都在摸索。”趙鐵錘說,“在學校學了企業管理、技術管理等不少東西,對我后來做企業管理工作有很大幫助。”

序曲過后,高亢的旋律在平頂山礦務局高莊礦激蕩。

1990年8月,學習歸來的趙鐵錘,走馬上任大莊礦礦長。

大莊礦,坐落在平頂山西部的石龍區。這個礦是平頂山礦務局13個煤礦中,條件最差的一個,貧窮、落后,“大家都叫它‘平頂山的小西藏’”。

滿腹才學,激情澎湃,壯志在胸,可老天賞給他的不是一個艷陽天,而是一個條件最差的礦。

這是真正的受命于危難之際。沒有如此經歷、體驗的人,很難理解趙鐵錘剛上任時的心境。

條件差到什么程度?在趙鐵錘到任前的3年時間里,4000多人的礦,跑了1600多人。沒多少人愿意在這干,別處有活干的、有點門路的,都走了。

在大莊礦區,一年365天,天天走路要穿膠靴,為啥?路上都是臟水、泥。

礦區職工群眾吃水,是附近石龍河的水,是喂牛喂馬洗衣服的水。

走路難,上班難,喝水難,住房難……

危難之際,難上加難。“心里壓力很大。”趙鐵錘說。

壓力大,但壓不垮辦好煤礦的壯志雄心,壓不走他對煤礦工人的一腔深厚感情。

加強管理,提高效益,建設現代化煤礦,改善職工生活,這就是趙鐵錘在大莊礦的工作目標。

目標只是一個指引、一個方向,更可貴的堅持不懈、堅韌不拔、堅強不屈地投身實踐、昂首奮進。

奇跡往往就在堅定的信念里、不屈的拼搏中翩翩而來。

對趙鐵錘而言,這個奇跡來之不易,但來得不晚。

兩年時間,大莊礦躋身現代化礦井行列,推進了安全生產1000天,職工收入翻番。

兩年時間,水廠建了,路也修了,家屬樓蓋了,“兩堂一舍”改善了,中學校舍改造了,老干部活動中心、職工子弟幼兒園有了,井下大巷和硐室地板鋪上馬賽克了……

兩年時間,原煤炭部在大莊礦開了企業管理、成本管理等3次現場會,推廣大莊礦的經驗。大莊礦的方針目標管理法,獲原煤炭部企業管理成果一等獎。

特別是1991年,當時受多種因素影響,全國沒幾個煤礦盈利。辛辛苦苦,出力流汗,一年下來,不賺錢還虧損,煤礦、礦工誰不覺得窩囊!可是,大莊礦這個原來平頂山礦務局最差的煤礦,卻是全國為數不多的盈利煤礦之一,還得到了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鄒家華的表揚。

兩年時間,把條件極差的落后煤礦變成全國知名的先進煤礦,職工生活變化翻天覆地,在礦長趙鐵錘的勤奮與才華背后,大莊礦的職工最明白,更重要的是趙鐵錘 “改變煤礦落后面貌”的堅定信念,是趙鐵錘“把礦工冷暖放心間”的高尚情懷。

“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在大莊礦當礦長,是最開心、最愉快的一段時間,盡管很苦、很累,但發展了煤礦,改善了礦工生活,我覺得收獲很大,精神振奮。”趙鐵錘這樣總結他在大莊礦極不平凡的兩年的感受。 

接下來,趙鐵錘離開了他揮汗拼搏了兩年的大莊礦,就任平頂山礦務局四礦礦長兼黨委書記。

“算起來,快20年了,有一次因工作關系,領導回大莊礦一次,聽說老礦長回來了,職工群眾幾百人自發出來迎接,那場面真是感人。也說明為職工群眾辦好事、辦實事的領導干部,是深受愛戴的,職工群眾是不會忘記的。”趙鐵錘身邊的工作人員動情地說。 

心系安全,情牽傳媒

說起來,真是緣分不淺。 

1997年,當時已經是平頂山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平頂山礦務局改制)黨委書記、副董事長,同時任中共河南省平頂山市委常委的趙鐵錘,再次步入傳媒大學,參加原煤炭部舉辦的“工商管理培訓班”,為期一學期。 

第二次進傳媒大學學習,心中別有一番溫情。

在全國知名的大型煤炭企業——平頂山煤業集團,多年努力,多年拼搏,多年錘煉,在勤奮的學習中不斷成長,在繁忙的工作不斷提升,壓力與動力并存,壯志與情懷依舊。這其中,趙鐵錘始終沒有淡忘傳媒情,經常想起校園,想起學校的領導、老師和同學們。

再次來到傳媒大學,趙鐵錘備感親切,勤奮一如既往。 

作為對煤礦企業高層領導的專門培訓,一個學期的扎實學習,讓趙鐵錘獲益良多,也讓他對管理好大型企業充滿激情與自信。但時隔不久,趙鐵錘又步入人生另一個閃光階段。上級給他的是不再是管理一個企業的擔子,而是更大的平臺、更重的責任。

1999年,趙鐵錘出任原國家煤炭工業局黨組成員、副局長;2000年,出任國家煤礦安

全監察局黨組成員、副局長;2001年,出任原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黨組成員、副局長;2005年,出任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局長、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成員;2008年至今,出任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局長。

趙鐵錘更忙了,為了安全生產,為了安全發展,他常常廢寢忘食,星夜兼程。 

因為工作繁忙,找他見他都不容易。

有人說,抓煤礦、抓安全,經常要去處理事故,趙鐵錘像個滅火隊長。

其實,遠非如此。趙鐵錘對自己的工作有更深刻的認識:要抓好安全生產,就必須打好基礎,抓住本質,絕不能被事故牽著走。

多年來,特別是作為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工作的掌舵者,趙鐵錘從安全立法、完善安全監察體系建設,到煤礦整頓關閉、瓦斯治理、安全質量標準化建設、班組建設、助推煤礦安全科技成果應用推廣等諸多方面,率領煤礦安全監察工作者,推動地方和企業安全生產工作者,為煤礦安全生產形勢不斷好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我們能見到的是,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領導下,在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的努力下,在各地各單位的持續工作中,煤礦安全生產工作乃至全國安全生產工作分數不斷上升的成績單。

“十一五”時期,實現了安全生產狀況明顯好轉的目標,煤礦安全生產成效顯著:

2010年與2005年相比,煤礦事故死亡人數由5938人減少到2433人,下降59%;重特大事故起數由58起減少到24起,下降58.6%;煤礦百萬噸死亡率由2.811下降到0.749,下降73.4%。

制定出臺21部部門規章;制定和修訂300余項煤礦安全標準和煤炭行業標準。新增設4個省級、7個區域煤礦安全監察機構和111個省級直屬安全技術支撐事業單位,充實和加強了監察監管力量。

不斷加大安全費用提取力度,增加煤礦安全生產投入,治理了一大批事故隱患,進一步完善了煤礦“一通三防”等各大生產系統,推進了煤礦機械化和信息化建設,提升了煤礦安全保障能力。

全國煤礦安全生產行政執法累計18.1萬礦次,查處一般隱患104萬條,隱患整改率平均達到97.1%;查處重大隱患3.7萬項,平均整改率達92.2%。實施行政處罰5.16萬次。依法依規查處各類事故9873起,結案率達97.8%。

深入開展煤礦瓦斯治理攻堅戰。“十一五”期間全國煤礦累計抽采瓦斯268億立方米,瓦斯累計利用87.8億立方米。2010年,煤礦瓦斯抽采量達88億立方米、利用量達35億立方米,分別比2005年上升282.6%和250%;2010年相比2005年,全國煤礦瓦斯事故起數減少269起、少死亡1548人,分別下降65%和71.3%;重特大瓦斯事故減少30起、少死亡1111人,分別下降73.1%和83.5%。“十一五”期間,煤礦瓦斯事故年均減少54起、少死亡310人。

大力開展煤礦整頓關閉攻堅戰。“十一五”期間,累計關閉小煤礦1.5萬處左右,由“十五”期末的2.5萬處減少到2010年的9234處,淘汰落后產能達5億噸,30萬噸/年以下小煤礦數量實現了控制在1萬處以內的目標;小煤礦事故減少了5681起,死亡人數累計減少9967人。

2011年,煤礦安全監管監察不斷強化,瓦斯防治不斷深化,基層基礎管理進一步得到加強。在全國煤炭產量預計同比增長10.8%的情況下,煤礦事故總量、百萬噸死亡率大幅度下降。前11個月全國煤礦事故同比減少209起、死亡人數減少443人;全年人數有望控制在2000以內,再次創造歷史的奇跡。煤炭百萬噸死亡率為0.556,同比下降23.3%。

這些數據當然不足以概括安全生產工作的成績。

可是,虛懷若谷的趙鐵錘,很少談及成績,工作上永不滿足。他說,人命大如天,安全生產事故死亡人數再少,也是大事,是無可挽回的重大損失。人民群眾在生命財產安全有保障的環境中愉快工作,才值得欣慰。

對傳媒大學,趙鐵錘倒是心有所慰:“離學校近了,雖然工作忙,但也回去過幾次,看望校領導、老師和同學,很溫馨,謝謝傳媒大學給我的美好時光。”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