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動態

【校友風采錄】從首席主播到首席品牌官

結束新聞主持人生涯,變身企業職業經理人,2008年1月,習慣于播報新聞的徐浩然,自己制造了一條新聞:以百萬年薪出任江蘇著名民企——遠東控股集團(簡稱遠東)副總裁,首席品牌官(CBO)。

與6年前以50萬年薪,受聘《江蘇新時空》主持人造成的巨大轟動效應相比,徐浩然此次跳槽顯得異常低調。5月中旬,作為南大商學院MBA導師的徐浩然,趕回南京大學擔任研究生答辯委員會的主席,本刊記者在他休息的間隙對他進行了一次專訪,揭秘徐浩然加盟遠東的心路歷程和“幸福生活”。

跳槽是不愿重復自己  

5月16日中午11點,記者來到北極閣悠仙美地茶舍的三樓一間大包,徐浩然正埋頭在棋牌桌上批閱著研究生的論文。當上百億企業的集團副總裁后,徐浩然依然沒有放棄他的教學與科研工作,除了在完成博士學位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繼續兼職任教外,他還是清華、北工大、傳媒大學、南大、南師、南財等七所高校的兼職教授、客座教授和研究生導師。

翻開徐浩然的簡歷,他閱歷之豐富,成績之斐然,讓人由衷生出敬服之心。以電視人的身份開始自己的職業之旅,徐浩然從記者、攝影,到編導、主持人,一路摸爬滾打過來,做主持人讓他的事業達到了一個頂峰。作為編導之一,他策劃的紀念改革開放20周年的大型電視專題片《春風綠南粵》曾獲得全國“五個一”工程獎、中國電視新聞一等獎等7個獎項,成為廣東電視臺有史以來獲獎最多的電視專題片,也使他受聘為廣東省新聞界最年輕的主任記者。受聘于廣東和江蘇電視臺主播期間,他兩次獲得“全國十佳電視節目主持人”稱號,與白巖松等名主持一起獲得“年度中國最佳新聞評論主持人”,1999年則與崔永元、周濤等一起奪得中國廣播電視主持人的最高榮譽“金話筒”金獎。

在主持人做得順風順水之余,他始終沒有放棄求學,從電視專業到法律專業,再到管理專業,徐浩然學歷也從學士升到了博士,再升到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博士后,并成為一個響當當的個人品牌研究專家。

可就在做傳媒事業最興旺的那一年——2007年底,徐浩然離開了江蘇電視臺《1860新聞眼》的主播臺,結束了他的新聞人生涯,放下了17年來曾經陪伴他出入各種各樣新聞現場的麥克風。之所以如此選擇,徐浩然的解釋是,在主持人這個行業,他自己覺得已經達到了一定的峰值,再做下去,也未必達到多高的顛峰。正如李嘉誠說的,“經商之道,要居安思危,也要洞悉社會動態。沒有一樣事情會無止境的好,同樣道理,沒有一個行業會一直好下來。”顯然,徐浩然是一個不愿簡單重復自己的人。

對于商業,徐浩然并不陌生。早在廣東期間,他就曾在廣東和北京兩地創辦過傳媒公司,還創辦過兩份針對企業培訓和管理的公開出版物。之所以選擇管理學作為自己攻讀博士的方向,同樣也是出于對企業管理的濃厚興趣。

對品牌的關注完全是出于他的經歷和興趣使然,在這一領域耕耘多年,他早已是這一方面的專家,出版過暢銷書《個人品牌》專著一部,品牌營銷的文章上百篇。這也是遠東向其投來橄欖枝,希望他出任首席品牌官時,他欣然應允的原因。

為何是“遠東”?

徐浩然在江蘇電視臺的六年時間里,從《江蘇新時空》到《1860新聞眼》,從新聞播報到“浩然觀點”,其穩健大氣、智慧思辯的主持風格,讓他迅速成為家喻戶曉的著名主持人。身份使然,省內一些大型活動,包括本刊多次舉辦的大型蘇商聯誼活動,他都是當仁不讓的王牌主持。由此結識了不少江蘇的知名蘇商,這其中就包括遠東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徐浩然的新上司——蔣錫培先生。

在多次的接觸中,徐浩然發現,蔣是一個非常謙和勤奮、樂觀上進的企業老總。“智商和情商都很高”,兩人相識相惜,很快成為朋友。

去年底,因某種機緣,徐與蔣頻頻相逢在一些場合。在交談中,蔣表達了希望他加盟遠東的想法。此前,“我就了解到,蔣總在企業對外宣傳、品牌打造,文化構筑等‘軟實力’方面非常重視,遠東的企業品牌和文化建設的成績也相當突出。這些方面都是我的專長。”徐浩然說。更重要的是,蔣錫培求賢若渴的真誠深深打動了徐浩然。當蔣第三次向他發出邀請的時候,徐浩然心甘情愿地歸入遠東麾下。

遠東對徐浩然另外的一個吸引力還在于,在徐浩然取得南航管理學博士學位之后,又申請了擔任北京大學經濟學院企業博士后的研究工作,有關于企業品牌和文化建設的研究課題在手。而遠東早在2年前,就擁有了一個博士后流動工作站。在遠東工作,既可以滿足深入企業的實踐需求,又可以得心應手地進行課題研究,可謂是一舉多得。

新浪博客是徐浩然進入遠東后開通的,習慣于用筆思考的徐浩然,在變身職業經理人之后,并沒有停下犀利、生動的筆頭。他對社會的觀察和體悟,對熱點的關注和思考,對生活的敏銳與熱忱時時凝于筆端,廣泛見于報刊、網絡。

據悉,徐浩然進入遠東時,與蔣錫培的口頭承諾是5年。但在正式簽約時,徐浩然執意改為3年。“我努力的成效要由別人評判,3年之后,給雙方都有一個思考和回旋的空間。”徐解釋說。在他眼里,人生的成功有3個指標,就是能干自己想干的事,說想說的話,到想到的地方。如果再從遠東出來,徐浩然的人生之路依然非常開闊。“在企業繼續職業經理人生涯,我有興趣;做一檔財經節目的主持人,我有實踐經驗;做教育工作者,我有這個能力,并且一直在做著。”徐從容地說,“下一輪的選擇肯定比這一次更加提升。”

然而,徐也坦言,人的職業轉換頻率隨年齡遞減。已屆不惑之年的他,也希望能在一個地方做長時間的停留。“從內心深處講,3年之后很愿意能繼續在遠東工作。”實際上,來到遠東之后,在與蔣錫培的密切接觸中,在下屬對上司的觀察中,蔣錫培作為企業家的一面深深地折服了徐浩然。“他處理事務時的嚴謹作風,做企業不急功近利的務實態度,虛懷若谷的寬厚胸懷,從行業和全球趨勢把握全局的眼界,勇于擔當的社會責任感,都真切地打動了我。讓我覺得,在這里有太多的東西需要學習和體悟。”

由于蔣錫培尚在海外,他對變身職業經理人后的徐浩然的看法無從得知。但一個細節是,在遠東,員工日有日報,月有月報,徐浩然的工作報表直接上交蔣總,批復常給予高分或滿分,這意味著你可以拿到全額的薪酬甚至獎勵。這讓徐常感欣慰。

作為載譽天下、名動江湖的職業傳媒人、社會觀察家、品牌營銷家,徐浩然由傳媒人向職業經理人的變身,對企業的借鑒意義尚有很多。抱定終身學習理念的徐浩然,在遠東的生涯是否將劃向人生的另一片藍海,我們拭目以待。(原載于2008年6月《蘇商》雜志)

新聞熱點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