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網
[舊版網頁] 白楊首頁?|?

最新更新

王四新: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是抗擊疫情最有力的武器

分享到:
來源:人類命運共同體研究院 ?? 2020-04-16 ?? 作者: 瀏覽量:10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本含義之一,就國際層面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系來講,可以表述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一榮俱榮指的是發展過程中的各國應當堅持大家共同發展、一起發展的原則,堅持大家好才是真好的發展理念。甚至從更極端的角度講,是我發展好了,你還要比我發展的更好。

這樣,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通過設身處地為別國和別國人民著想,來為本國開拓出更大的生存和發展空間。這是一種基于利他而最終利己的發展和思維模式,這種發展和思維模式除了能夠贏得對手信任以外,還能夠和對手結成長期可持續的發展關系。

如果這個邏輯倒過來,比如最典型的“美國優先”論,即讓美國重新偉大的前提是讓美國事事都要走在其他國家的前面,這種思考和解決問題的思路和命運共同體的思路,就有本質不同。美國高調宣布美國優先的這幾年,貌似這條路走的也非常不順,甚至在疫情期間還因為這種思路而使自己在抗擊疫情和經濟發展方面都遇到了很大麻煩。

這種思路之所以走不通,或者說雖然走得通一段,也會最終走入死胡同,因為這種思路考慮的首先是美國好,先是美國好的話就容易陷入極度自私的陷阱,什么都以美國利益為中心,什么都優先考慮美國,這種考慮只會讓自己越來越孤立,只會讓自己早早走入到絕路上去。

只考慮自己,最終會形成無法贏得對手信任并最終走向無法與可能是互補的對手之間配合的道路,與對手的關系只能陷入到你死我活,解決國與國之間沖突的方式,就只能陷入到叢林規則。

如果自己的對手只有一個還好說,或對手的力量遠遠不如自己也沒問題,在對手的數量不可能只有一個并且對手或對手間的合力遠遠大于美國的情況下,那最后可能不是自己重新偉大或者說自己先偉大的問題,而是多久會走入死胡同的問題。同時,這種思路不僅害自己,還會害周邊的朋友,害更多的合作伙伴。它實際上是讓大家一起墮落,一起向下發展,而不是一起向上發展。與人類命運共同體包含的“一榮俱榮”的思路相比孰優優劣,高下立見。

把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之“一榮俱榮”作為一個硬幣的話,其另一面是“一損俱損”。一損俱損實際上是要完蛋都完蛋,這是一榮俱榮的反面。什么情況下才會是一損俱損?首先,有極度不講道義、不顧國際法基本要求的先自私的一方,先想著損人的一方。因為你損人,雖然得點小利,但從長遠來看,你失去的不只是和你合作的朋友,失去的還有可能是你的上升發展空間,你的發展機會。合作才能夠共贏,共贏才能夠共同的發展,才能構建人類共同繁榮的發展秩序。如果老想著自己發展,老想著割對手甚至是全世界的羊毛,不考慮為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共生秩序做出應有的貢獻,遲早會把自己孤立起來,也不會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和更長久的發展機會。這就走到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反面。

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一榮俱榮”,要求任何國家在處理國與國關系的時候,自己首先要考慮到對方,要有讓對方好的努力,至少不能以無原則犧牲合作國利益,甚至像美國那樣企圖置對手于死地的方式,讓自己重新偉大。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反面,即無論任何事情、無論處理什么國際關系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把其他國家放在滿足自己發展需要的位置,尤其是自己的發展在損害其他國家的合法利益的情況下,這就走向了命運共同體的反面。

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相比更極端的反面,是把對方吃干打凈。這必然會進入到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讓對方死會激發對方的能量,在誰都不能保證自己會100%勝出的情況下,也就意味著你至少有50%的完蛋幾率。

所以整個人類社會的最佳合作模式,應當是共同致力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或用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來指導國家間的合作,而不是說我先發展我先優先,更不是我以損人利己甚至把對方逼到死路的方法來發展自己。

中國提出與世界各國人民一道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和世界各國一道發展,共同回應和解決人類社會發展面臨的共同問題,比如當下的新冠肺炎問題。如果走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反面,即我的好必須建立在別人不好的基礎上,或者說我的好必須建立在別人被毀滅的基礎上,是行不通的,必然會被國際社會所唾棄。

從這一次抗擊疫情過程中,中國和有些國家的基本思路和表現,可以清楚感受到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生命力。中國是提出并且秉持命運共同體思想的國家,也是在抗擊疫情過程中認真把這一理念落實到行動中的國家。正是因為中國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它才會把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放在首位,才會不惜以經濟停擺、不惜以犧牲一段時間的發展的代價,來維護人之作為人的基本的生存權利和人之作為人的基本尊嚴,在中國的狀況得到有效控制并取得根本好轉的情況下,又投入到幫助其他國家和地區人民早日擺脫疫情的努力中。

在抗擊疫情過程中,中國實行的是“應收盡收”“應治盡治”的方案,也就是說,在人這個問題上,國家救助的是普遍的、一般意義上的人。中國政府不區別老年人和年輕人,不區別窮人和富人,甚至不區分中國人和外國人。這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提出的要求,也注定了中國政府的救助,必然會把人和整個人類的生命健康尊嚴放在首位。

反觀幾個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在抗擊疫情期間的表現,之所以錯失中國以巨大代價給大家換來的緩沖期而節節敗退,之所以釀成大量被感染、大量感染者無法被收治并最終含恨而死的惡劣后果,就是這些國家的政府沒有把人作為最重要的救助對象,把人的生命健康和尊嚴作為各項政策的基點。同時在抗擊疫情過程中又夾雜了太多的私貨,這些私貨包括對首先陷入疫情的中國不遺余力的落井下石。當中國從陷阱里面爬出來的時候,個別國家不僅沒有從前面的錯誤中醒過來,而是選擇了另外更錯的路線和方向,比如在權衡經濟發展和人的生命尊嚴的時候,更多的考慮了資本的利益、經濟發展的需求,而把人之作為人的基本生存和尊嚴放在了一邊。再往后就出現了把富人放在首位,把窮人放在次要位置的集體免疫理論。當自己國家感染人數節節攀升,死亡人數也節節攀升的情況下,仍然不能聚精會神集中精力對付病毒,忘記了整個人類的敵人是病毒,而念念不忘把自己經貿上的競爭對手置于死地。

這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反面,它的基本表現,就是我必須好,至于說別人好不好,我也不關心。當我不能好的時候,別人更不能好,當我確實陷入陷阱的時候,我不是把陷阱邊上的對手往上拉,而是把陷阱邊上的對手使勁的往井里推、往陷阱里拉。

這種與中國政府所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相悖的理念和做法害人害己,既無助于本國更快更好地控制住疫情,也會害及周邊更多國家和地區的人民。

(作者系人類命運共同體研究院副院長)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