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楊網
登錄

今日推薦

趙瑞琦:以總體國家安全觀為指引,樹立正確的網絡安全觀

來源:馬克思主義學院 ?? 2020-04-15 ??作者:趙瑞琦 瀏覽量:10

在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指出,我國將完善國家安全體系,建立健全國家安全風險研判、防控協同、防范化解機制,以提高防范抵御國家安全風險能力。在我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是事關國家安全和國家發展、事關廣大人民群眾工作生活的重大戰略問題,“要樹立正確的網絡安全觀”,促進實現從網絡大國向網絡強國的轉化。

其一、正確認識網絡空間的特點,提升應對非傳統威脅的意識防線和認知能力。

作為虛擬的人造空間,互聯網的獨特性在于它的開放性、全球互聯、非中心化及架構層(設施層、協議層和信息層)之間的相互關聯。因此,維護網絡安全,必須是整體的、開放的、動態的、相對的和共同的,而不是割裂的、靜態的、封閉的、絕對的和孤立的。這些新特點再加上社會發展中的基礎性框架地位,使得互聯網給政權、主權、安全和全球治理都帶來了全新的挑戰。

構建國家網絡安全戰略,必須把握和順應互聯網的內在特點和發展大勢,勇于創造、敢于變革,在理念、內容、手段、體制、機制等層面進行全方位創新。

其二、認清問題、對癥下藥,全面、系統地應對網絡安全挑戰。

當今時代,網絡安全作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保障,已成為國際上非傳統安全領域競爭的熱點。總體來看,網絡空間面臨七大挑戰:互聯網領域發展不平衡、規則不健全、秩序不合理等問題日益凸顯;國家和地區間的“數字鴻溝”不斷拉大;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存在較大風險隱患;全球互聯網基礎資源管理體系難以反映大多數國家意愿和利益;網絡恐怖主義成為全球公害,網絡犯罪呈蔓延之勢;濫用信息通信技術干涉別國內政、從事大規模網絡監控等活動時有發生;網絡空間缺乏普遍有效規范各方行為的國際規則,自身發展受到制約。具體到我國,嚴峻的挑戰不遑多讓,比如,西方國家憑借網絡話語權(包括網絡管理話語權、網絡技術話語權、語言及網絡信息內容壟斷、網絡意識形態話語權,以及由此導致的公平正義問題,是網絡話語權構成的五個層面)對我國的妖魔化,美國壟斷核心與尖端技術的野心對我國發展5G技術和數字經濟安全的威脅與打壓,網絡信息泄露和謠言傳播危害我國社會穩定和政治安全,各國加快網絡戰部隊建設對我國主權和安全帶來嚴重影響等。對此,在國內層面,要摒棄“一怕、二躲、三堵”的心態,實現從“謀定后動”到快速反應、從行政指令到公共協商的轉型,使公共治理與信息化相適應,促進“良法”與“善治”相結合。在科技層面,要通過掌握核心技術來掌握競爭和發展的主動權,塑造有利于我國的世界政治經濟力量對比,把握本民族的前途命運。在國際層面,要通過國際合作和規范建構,消除信息領域的雙重標準,塑造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維護各國共同的信息安全。

其三、基于總體國家安全觀,以習近平關于網絡安全重要論述為指導,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

《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要完善國家安全體系,就要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統籌發展和安全,堅持人民安全、政治安全、國家利益至上有機統一。作為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第一個被確立為國家安全工作指導思想的重大戰略思想,總體國家安全觀,強調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統籌發展和安全、外部安全和內部安全、國土安全和國民安全、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維護各領域國家安全,構建國家安全體系,走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總體國家安全觀為其他基本方略的實施提供了重要指引和遵循。

在總體國家安全觀的基礎上,習近平關于網絡安全建設的系列重要論述,形成了中國特色的網絡安全觀:關于網絡安全的定位,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網絡安全為人民、網絡安全靠人民;關于安全和發展的關系,要把握網絡安全和信息化是一體之兩翼、驅動之雙輪,以安全保發展、以發展促安全的要求;關于網絡安全法治,要秉持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堅持依法治網、依法辦網、依法上網的原則;關于網絡安全技術能力,要大力發展核心技術,加強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保障,最關鍵、最核心的技術要立足自主創新、自立自強;關于網絡安全人才建設,要認識到,網絡空間的競爭,歸根結底是人才的競爭,要形成人才培養、技術創新、產業發展的良性生態;關于互聯網國際治理,要尊重網絡主權,維護和平安全,促進開放合作,構建良好秩序,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

在2016年頒布的《網絡安全法》《國家網絡空間安全戰略》和2017年頒布的《網絡空間國際合作戰略》中,中國網絡安全的立場和主張進一步系統化和明確化。

其一、強調網絡空間的國家主權屬性,支持聯合國發揮主導作用。在網絡空間究竟是“國際公域”還是國家新邊疆這個屬性爭議上,習近平主席的系列講話與中國相關文件都闡明了一個連貫一致和明白無誤的態度:網絡空間具有國家主權性質,國家在網絡空間的主權不容侵犯,各國有權選擇網絡管理模式,有權根據本國國情制定有關法律法規并依法管理本國信息系統和本國疆域上的網絡活動。

其二、強調網絡空間安全與國家政治安全緊密相關。正如中國在物理空間中反對干涉他國內政、攻擊他國政治制度、煽動社會動亂、顛覆他國政權等活動,并將其視為對國家安全的首要威脅那樣,在網絡空間,中國也堅決反對通過網絡顛覆我國國家政權、破壞我國國家主權的一切行為。

其三、網絡空間的問題和挑戰是全球性的,任何國家都難以獨善其身,技術最發達的國家也概莫能外。因此,國際社會應本著相互尊重、互諒互讓的精神,開展對話與合作,維護網絡空間和平與安全,促進開放與合作,以規則為基礎實現網絡空間全球治理。

樹立了正確的網絡安全觀,才能準確把握網絡安全形式、內容、條件和態勢變化的新特點、新趨勢和新要求,系統回應各種網絡安全挑戰,探索中國特色的網絡安全道路。

大國網絡安全博弈,不單是技術博弈和能力博弈,也是理念博弈、話語權博弈。在“總體國家安全觀”指引下,構建合乎邏輯、富于想象力、系統整體的網絡安全戰略,不僅能夠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支撐,也能服務于全球利益,并且反制當前的不平衡,進而走出一條中國特色、惠及全球的網絡安全建構之路。

(作者:中國傳媒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趙瑞琦)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
熱門標簽
熱門排行
同乐城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