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楊網
登錄

今日推薦

鐫刻在基因中的社交渴望——讀《社交媒體簡史:從莎草紙到互聯網》

來源:研究生院 ?? 2020-04-14 ??作者:李呈野 瀏覽量:14

【編者按】在新冠疫情全球肆虐的當下,“停課不停學”是莘莘學子探索求知的新面貌。遠離校園,幽居家中,最怕“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這需要加倍的自律自覺。這期間,中傳研究生在導師引導下,選擇適合自己的書單研讀并寫讀書報告,互相勉勵,交流心得,在近兩個月的持續讀書活動中,大家收益良多。他們的選讀書目不拘一格:既有風行學界的傳播學經典如《文本盜獵者》,也有風頭正勁的新傳暢銷書如《社交媒體簡史》,亦不乏契合當下全球形勢的社科經典如《瘟疫與人》。正如左宗棠所言:“身無半畝,心憂天下;書讀萬卷,神交古人。”讀書,不僅能帶來直面疫病的精神勇氣,也能提供學術創新的理論基礎。這樣的讀書活動不是一時的心血來潮,而是一以貫之的治學慣習。傳傳這里選擇三篇我校研究生的讀書報告發表,希望更多的同學靜下心來讀書,也期待更多的導師推薦同學們的讀書報告,白楊網、官微將擇優發表。


大約4.5萬年前,智人踏上歐亞大陸,發現尼安德特人早已在彼處繁衍生息。然而,尼安德特人在4萬年前逐漸絕種,而智人竟生生不息,延綿至今。尼安德特人擁有比智人更敏銳的視覺系統、更健碩的體格、更協調的肢體。然而,自然選擇的規律,并非強者生存,而是適者生存。尼安德特人大腦的大部分被用于視覺與肢體控制,只有很少一部分被用來社交。面對生存環境的變化、異種群的競爭,種群內部的個體需要溝通情感,分享信息,協作配合,而尼安德特人更偏好獨來獨往。曾經的長處化為致命的弱點,尼安德特人就此淡出歷史的舞臺。與此相反,擅長社交的人類就此崛起。

社交,是鐫刻于人類基因之中的原始沖動!

           李呈野 中國傳媒大學傳播研究院2018級傳播學碩士研究生


社交媒體的核心功能不是現代人的首創

開社交媒體之先河的“論壇”(Forum),源自拉丁語中的“廣場”(Forum)一詞。在羅馬城內,作為政治與商業活動中心的廣場是各類消息的匯集之地。如今,“論壇”早已沒落,而人類對“廣場”的渴望卻在不斷膨脹。取“論壇”而代之的“知乎”、“微博”等社交媒體,乃是更大的信息集散地,不斷促發著更廣泛、更激烈的社會討論。

現代社交媒體的核心功能,都非現代人的首創。古羅馬人寫信時,有時也把信的副本送給別的朋友,借此擴大信件的流通范圍,這類似于“群發”功能;他們會抄錄別人的信件或文章,附上自己的見解,再把文本送給其他人,這有類于“轉發+評論”;大人物的推薦能夠讓一個人的作品引起轟動,這堪比當今“大V”的作用;如果哪個作者的作品被鴻儒巨擘收入私人博物館,其榮幸程度不亞于知乎上某個“答主”的“人在美國,剛下飛機”的個人故事上了“知乎日報”。有趣的是,社交媒體中的各類縮列詞,如“AWSL”“GKD”,也非當代人的專利。在古羅馬的“社交媒體”中,縮略詞也是隨處可見,如“SPD”意為“多多致意”。

如今頗受互聯網平臺倚重的“智能推送”技術,其實與馬丁·路德宗教改革時的印刷商發揮著同等作用。其時,印刷商通過對市場的觀察,大量翻印有銷路的作品出售。于是,即使在沒有原作者參與推介的情況下,該作品也得以廣泛傳播。“智能推送”機制亦是同理,用戶的點擊、分享、收藏等行為都是該機制觀察市場的重要信號,使其能夠篩選出優質內容,并精準推送出去。

甚至于互聯網平臺的后現代主義文化,如“鬼畜文化”,也可以在人類的社交史中找到痕跡:“鬼畜者”將帶有權威色彩的文本通過音視頻剪輯的方式予以破壞性的再創作;而在馬丁·路德宗教改革時期,路德的支持者將民歌以滑稽的形式改編,創作出歌曲《現在我們趕走教皇》以諷刺羅馬教廷。當是之時,各種大膽地近乎傖俗的批判天主教會的海報,如《教皇的起源》、《僧侶的起源》等,也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在B站之上,年輕的“UP主”們也在用類似的方式解構文化工業所擁立的流量明星。


社交媒體的誤用:貫穿歷史的隱憂

社交媒體必然更多的“社交性”嗎?似乎未必。

法國大革命之際,學者孔多塞盛情稱贊當時的社交媒體——報刊砸碎舊世界、建立新世界力量:“(報刊)建立起了推崇理智和正義的論壇,它不受任何人的左右,在它的探究下任何事情都無所遁形,它做出的判決無法逃避……”然而,就在他熱情洋溢地寫下這些詞句之時,法國的報刊已呈失序之態。在報紙上發表文章的人并不是在辯論,而是公開要求處死他們的政敵。孔多塞本人最后也因為政治斗爭瘐斃獄中。

我們的社交媒體是否在重蹈當年法國之覆轍?甚至比當年之法國更加荒謬與不堪?互聯網平臺之上面紅耳赤,甚至于上綱上線而必欲置論敵于死地的爭吵,是更多了還是更少了呢?人類對社交的渴望不應畸變成對攻訐的熱衷!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
熱門標簽
熱門排行
同乐城188